桃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恋愿与君眠 > 第十八章 报复
  晚风习习,庭院的树枝随着微风不停的摇摆,经过一个月的修养,冷月的身体渐渐好转,她揉了揉眼睛,起身朝着外面走去。“主人,你中毒的事情是舒萧做的。”沐雪救了冷月之后,立马去调查下毒的事情。
  “舒萧?不用猜都知道是她,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罂粟,这种毒只有她能做出来。”冷月嘴角微微上扬,“但是,咱们暂且不说她有没有杀我的想法,就她那个胆量,还不至于对皇上钦定的王妃下手,而且,和她生活了近一个月,我们还不了解舒萧吗?”
  “主人,您什么意思?”沐雪有些不明白。
  “舒萧再怎么说也是个小孩,太过单纯,你觉得这件事情会是她一个人完成的吗?”冷月摆弄着手中的花束,脸上的表情异常冰冷。
  “主人,您是说她是被别人怂恿的?”
  “嗯,你想想看,在这座王府里最希望我死的人会是谁?”
  沐雪看了看冷月,恍然大悟的说道,“您是说...姬琴。”
  冷月点点头,“主人,属下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要对您痛下杀手。”沐雪疑惑的问道。
  “如果有人抢了你喜欢的东西,你会怎么做?”冷月挑了挑眉毛。
  “主人,现在怎么办?姬琴敢做第一次就敢做第二次,留这样的人太危险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我还一针;人还犯我,斩草除根。我已经给姬琴多次机会了,既然她不想要,那就别怪我无情。”冷月将手中的鲜花折断,脸上的表情更加冰冷了。
  夜晚姗姗来迟,天空中漆黑一片,星星和月亮仿佛知道今晚会有大事发生,都吓得不敢出门了,冷月静静聆听窗外的虫鸣声,“吱”沐雪推门进来,俯了俯身子说,“主人,时间到了。”
  冷月起身,走到事先摆好的八卦阵中,盘膝而坐,打开手中的黄色布袋,“主人,您真的要这么做?”一旁的沐雪问道。
  “万妙散功烟的毒性太大,延续时间太长,如果不是先打通下面的兄弟,恐怕舒萧就被当成孤魂野鬼收了,东方毅辰是只老狐狸,这个王府中到处是暗哨,一旦舒萧出了事情,他肯定会调查个水落石出,你觉得以他的能力会查不出来吗?到时候恐怕连皇上都救不了我们。”冷月只是想杀掉姬琴,并不想要舒萧的命。
  “主人,唤出鬼差会损耗您的精气,商黎送过来的灵魂不多了。”沐雪没有将话说完,对于像冷月这样的级别来说,唤出鬼差根本就不成问题,可是问题在于冷月是半人半鬼,唤出鬼差要损耗一半的精气。
  “我心里有数,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冷月的语气不容反驳。
  “是。”沐雪迟疑片刻出去了。
  房间慢慢变得黑暗,只有冷月身边的蜡烛跳跃着曼妙的火焰,她从袋子里面拿出一个小铃铛,纤细的手指握着铜黄色的铃铛,清脆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异常诡异,“天上地下,地狱之魔,各位鬼差,听令,现。”随着一阵阴风吹过,六七个身影出现在冷月的面前。
  “月姐,我们是这片地区的鬼差,不知您呼唤我们有什么事情?”鬼差毕恭毕敬的问道,虽然冷月不在鬼俯当值,但是她的身份却是不可抹去的,掌管着几千万阴兵的鬼奴,谁敢去得罪。
  “我待会儿会送一个人下去,可是你们不能收,不但不能收,还要保护她,明天中午送回来。”冷月言简意赅。
  “是,这点小事您就放心好了。”鬼差满口答应。
  “你们下去准备吧。”
  鬼差们俯了俯身子便离开了,房间又恢复了安静,冷月现在要做的是将舒萧的灵魂勾走,以便能顺利将她的灵魂送到这几个鬼差的手里,“天上地下,地狱之门,七魂之魄,见令,收”话音刚落,只见舒萧的灵魂歪歪斜斜的走了进来,她揉着眼睛,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冷月,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哼,明明是你进了我的房间。”
  舒萧定睛环顾四周,发现真的不是自己的房间,“我怎么会在这儿,睡觉去了。”她嘴里念叨着,便想去打开门,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无法找到门,她转身疑惑的问道,“我怎么找不到门呀,冷月,你快放我出去。”
  “因为你已经变成了鬼,所以找不到门。”冷月轻描淡写的说道。
  “不会的,怎么可能,我刚刚还好好的。”舒萧有些崩溃,甚至有些害怕,全身都在发抖。
  “你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你给我下药的时候可没有害怕哦。”冷月的脸上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就像是一个还未长大的小孩子。
  “皇婶,那些都是姬琴让我做的,你快放我回去。”舒萧都快哭出来了。
  “行啦,江湖谁人不知道你罂粟的大名,现在装可怜没用,我现在就送你下去。”冷月不想和她废话,念了一阵咒语,舒萧就消失了,“你先在下面呆几个时辰,我办完事再找你回来。”
  冷月起身将房间里的蜡烛全部点亮,她不喜欢黑夜,更不喜欢摆这个八卦阵,因为每次摆阵,她就不得不承认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也让她对自己的身份之谜更加好奇。不一会儿,沐雪也从外面回来了,“主人,一切都安排妥当。”
  “嗯,忙了一晚上,你去休息吧。”
  “是。”
  清晨,太阳在鸡鸣的催促声下,慵懒的伸伸胳膊,微笑着射出第一缕光辉,冷月坐在亭子里呡茶,“王妃娘娘,不好了,舒萧小姐出事了。”小月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喘着粗气说道。
  冷月和沐雪相视一笑,放下手中的茶杯,到采园的时候东方毅辰和姬琴已经在那里了,这个时间也是冷月算好的,东方毅辰昨晚没有回来,今天肯定会大清早回府,所以她特意没睡懒觉,一早就在亭子里面等着了。
  “殿下。”冷月俯了俯身子。
  “起来吧。”东方毅辰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给舒萧把脉的太医站起身来,说,“回禀王爷,王妃娘娘,舒萧小姐是中了万妙散功烟。”
  “万妙散功烟?”冷月故作疑惑。
  “万妙散功烟是西南苗疆的瘴疠毒气聚成一的种毒烟。能使人嗅之中毒、散去功力,并可能于七日之后骨肉齐消、化为浓血而死。”东方毅辰解释道,冷月当然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演戏演全套,她故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王爷,据属下所知,万妙散功烟只在西南苗疆有,我们这边是不会有的,舒萧小姐怎么会中万妙散功烟呢?”池铉很疑惑。
  东方毅辰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姬琴,寒光令人发毛,然后冷冷的说道,“池铉,去侧福晋的房间搜。”
  “是”
  世界上最难熬的是等待,姬琴坐立不安,大概半个时辰后,池铉带着两瓶东西放到东方毅辰的面前,说:“紫色瓶子里是七星海棠,白色的瓶子里是万妙散功烟。”
  姬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东方毅辰将两个瓶子扔在她的面前,冷冷的说道,“你还要说些什么?”
  “王爷,这些真不是臣妾的,臣妾是被冤枉的。”
  “冤枉?”东方毅辰冷笑了一声,“本王之前觉得不可能是你做得,但是今天所有的东西都是从你的房间里面搜了出来,你觉得有人会害你吗?”
  姬琴环顾四周,突然指向冷月,歇斯底里的说,“是她,一定是她。”
  冷月擦了擦嘴,站起来说道,“我陷害你?之前差一点死了的是我,你觉得我会蠢到搭上自己命吗?”冷月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是苗疆的人,会制作这些东西应该不难,有胆量做,没胆量承认。”
  “王爷,真不是臣妾做的。”
  “来人,将侧福晋关进地宫。”
  “是”
  “王爷,冤枉呀。”姬琴的声音慢慢变小,直至听不清楚、
  “这种毒七日内会发作,我们必须在七日内找到解药。”东方毅辰说道。
  “交给我吧。”冷月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