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恋愿与君眠 > 第二十一章 赴约
  姬琴死后,因为是侧福晋,所以葬礼办得很简单,东方毅辰在她的灵柩前坐了整整一个晚上,也算是对这么多年姬琴的报答,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王府发生的事情多的让人应接不暇。处理完丧事,各自都开始忙各自的事情,仿佛早已将这些抛到了脑后,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
  清晨的阳光洒落在玉静阁宽敞的小道上,在长满鲜花的茉莉树枝上,一只信鸽咕咕的叫着,吵醒了正在睡觉的冷月,她不停的翻滚着身子,用枕头死死地压着自己的脑袋,然而却不管用,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冷月甩手将一个小锦囊扔了出去,正巧不巧的砸中了信鸽的脑袋,声音瞬间就没有了,冷月心满意足的转身继续睡觉,等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她揉了揉眼睛,喊道,“沐雪,沐雪。”半晌都不见回音,她起身朝外面走去,只见一个高大而熟悉的声音坐在客厅里,“东方毅辰!”冷月有些惊讶,距离上一次东方毅辰已经好久没有来过玉静阁了。
  “沐雪回棺材铺了,洗脸水准备好了,洗漱完快来吃饭。”东方毅辰的语气很是温柔,但又不容反驳,冷月迅速洗漱完,坐到餐桌前,看着东方毅辰细心的将饭乘好,放到自己的面前,“吃吧。”
  冷月就像一个提线木偶,很听话,低头开始吃饭,“这是那只信鸽身上的东西。”东方毅辰拿出一张小纸条,递到冷月的面前。
  “今天傍晚在杜三娘酒馆见面,商黎。”冷月看完纸条上的内容,偷偷瞟了一眼东方毅辰,只见他面无表情,过了很久才冷冷的吐出三个字,“不准去。”
  “之前为了救舒萧,我答应了商黎必须陪他,如果失言,以后要是再找他,他可能就不会帮忙了。”冷月说道,虽然商黎让人摸不透,但是她能感觉到他对自己还是蛮好的。
  又是一阵的冷场,东方毅辰优雅的放下手中的碗筷,擦了擦嘴说,“不准超过一个时辰。”
  “是,主人。”冷月开心的行了军礼,忽然间,她想到了什么,四下张望了一番,问,“那是信鸽呢?”
  “被我煮了,你现在吃的就是。”东方毅辰轻描淡写的说。
  “啊!”冷月激动的差点跳起来,“那是商黎最喜欢的信鸽,世界上到目前为止只有两只,我居然把它吃了,怎么办,商黎一定会杀了我。”冷月说这话并不夸张,别看商黎平时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一旦触及到他视为宝贝的信鸽身上,可是能要人命的呀。
  看着冷月坐立难安的样子,东方毅辰笑着说,“行啦,它没死,只是被我打蒙了,现在在笼子里睡觉。”
  冷月再三大量东方毅辰,确定他没说谎,才长长舒了口气,“好了,我吃完了。”
  “我让池铉送你。”东方毅辰说道。
  “不用了,他去了反倒不自在。”冷月边收拾边说。
  “只能陪他一个时辰,否则我就去找你。”东方毅辰的语气不容反驳。
  “好好好,我知道了,就一个小时。”冷月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在想,我出了这个大门,腿在我的身上,像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我就不信你真的能跟过来。
  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让人不由深深地沉醉,冷月走进杜三娘酒馆,在一角落里,商黎已经早早等在了那里,看见冷月,便举杯示意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商黎笑着说道。
  “怎么会,答应你的事情。”冷月边入座,边说。
  “不错,我喜欢。”商黎笑得更加开心了,冷月拿过酒倒满,“商黎,这次谢谢你。”随后一饮而尽。
  “丫头,你突然变得这么客气我还有些不适应。”商黎斟满酒,呡了一口,旁边的冷月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说,“一个大男人喝酒居然像一个小女生,应该一饮而尽才行。”
  “这你就不懂了吧,酒呢,慢慢喝才有味道,也不容易喝醉。”商黎微笑着说道。
  “我们又不是品酒师,喝酒就是为了开心,不喝醉那还能叫喝酒吗?”说着,端起酒再次一饮而尽,“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好。”商黎乐意与她不醉不休,也只有和冷月在一起,他才可以不用管那么多的礼节,不用顾忌自己的身份。
  推杯换盏之间,桌上堆满了五六个空酒瓶,冷月也已经微醺,说话都不太利索了,“商黎,我很庆幸能够遇见,虽然你这人吧,老奸巨猾,但是最起码怼我是好的,交你这个朋友值了,以后你就是我冷月的好哥们,在帝都,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真的吗?”商黎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当然,我冷月说话算话。”冷月拍着胸脯说道,商黎笑笑,他觉得喝醉的冷月要可爱很多,没有了平日里的冷酷无情。
  夜色渐浓,虫鸣声伴随着喧闹声渐渐消失,冷月喝的七荤八素,走路都东倒西歪,有几次差点摔倒地上,商黎吃力的扶起她,心中不免吐槽,你这个丫头看着挺瘦的,抱起来这么沉,肉都长到哪里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抱进自己帝都的住处。
  “舒萧,他是我的,你干嘛天天粘着他。”冷月嘴里嘟囔着,“东方毅辰,为什么你对舒萧那么温柔,对我却不闻不问,我才是你的王妃。你这一辈子都是我的。”冷月一把抓住商黎的手,眼角流出了些许眼泪,“东方毅辰,不要抛下我,不要抛下我。”
  商黎心中有些不爽,不知何时,眼前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着他的心,哪怕是看不到她,他都会在想今天她在干什么?可现在,她躺在自己的床榻上,却叫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搁到谁的身上谁都受不了,商黎掰开她的手,正打算走时,冷月却却不停的来回翻滚,嘴里发出凄惨的叫声,商黎被吓到了,赶紧跑过去,焦急的呼唤着,“丫头,丫头,你怎么了?”
  冷月疼的受不了,加上又喝了很多酒,意识不清楚,完全没有办法回答他的话,冷月的惨叫声越来越大,商黎慌张起来,他朝门外喊道,“商力扬,快叫季先生来。”
  不到五分钟时间,一个白衣飘飘,手里拿着大蒲扇的长胡子老人进来了,他径直走到床边,看了看冷月的症状,开口说道,“王爷,夏晋王妃的灵魂被一点一点抽离身体。”
  “什么?”商黎惊讶的站了起来,他明白灵魂离体是什么意思,可是冷月的灵魂无缘无故的离开身体,就有些诡异了。
  季先生点点头,说,“从刚才的情况了看,有人在做法,而且是很厉害的一种——召唤阴兵,但是老奴想不明白的,唤起阴兵的风水术只是对有契合度的人才适用,其他普用人是不会感受到的,现在夏晋王妃为什么会被侵蚀,说明她和阴兵有关系。”
  “什么关系?”商黎的好奇心也重了起来,他问道。
  “这个老奴暂时还无法得知,不过老奴可以肯定,夏晋王妃的身份远远比我们想象中的那个要厉害。”
  “我现在不管她的身份,您快让她平静下来。”
  季先生从随身携带的布袋子中拿出一粒黄色的药丸塞进冷月嘴里,说,“这是镇魂药,只能维持24个时辰,如果对方不暂停施咒,那么夏晋王妃的生命就有危险了,除非....”季先生欲言又止。
  “您快说,除非什么?”商黎催促道。
  “除非有人能够打破这场施咒。”
  商黎静静的看着床榻上的冷月,他知道现在只有东方毅辰能救她,“商力扬,去夏晋王府报信。”
  “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