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恋愿与君眠 > 第四章 选妃
  “主人,主人,快起床了。”沐雪一遍遍喊着冷月,虽然知道这是主人的禁区,但是就算被杀了也得叫啊,因为今天是王府大选的日子。
  “哎呀,让我再睡一会儿,困死了,现在是白天又不用去工作。”冷月翻了身继续睡。
  沐雪将洗脸盆放到桌上,说,“好吧,那我不叫你了,可是等你醒了,恐怕王府的选秀你就要错过了。”
  选秀两个字钻入冷月的耳朵中,冷月猛的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说,“现在几点了?”
  “离选秀还有一炷香的时间。”沐雪直接省略了回答时间问题。
  “哦”接着就听到传来一声尖叫,“啊!沐雪你怎么不早早告诉我呢。”
  “主人,我已经叫了你好几遍了,可是你太困了。”沐雪也很无奈,她搞不明白为什么主人的瞌睡会这么多。
  “快,快,我要来不及了。”
  沐雪哭笑不得,眼前的女人有时候很冷漠有时候却又像个小孩,让人怜惜,“主人,我给你梳一个随云髻吧。”这么多年来都是沐雪照顾自己的起居,现在要离开她去生活,真不知道该怎么过。
  “不,还是简单的束起来吧,今天肯定有很多大家闺秀争奇斗艳,服装都是千篇一律,如果想在众多美女中脱颖而出就必须与众不同。”冷月说的道。
  “主人,你已经够倾国倾城的了,不用这样。”在沐雪的眼中,冷月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只是因为白天从来不出门的缘故,很多人都不知道罢了。
  “够倾城还不算,要让夏晋王爱上,做不到与众不同是不行滴。”冷月整了整衣服,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倾泻于地,挽拖三尺有余,使得愈加雍容柔美,头插蝴蝶钗,一缕银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主人,你今天将会是候选人中最美的一个,夏晋王绝对会被你迷住的。”
  “这样更好,也不用我费尽心思去取悦他了。”冷月笑颜如花,但在别人看来这微笑很假。
  “主人,我觉得你不笑更加漂亮。”沐雪不好意思揭穿冷月,只能旁敲侧击。
  “好啦,我知道自己的微笑很假,我尽量不笑。”冷月瞬间脸上就换成了冰冷的神色,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主人,你真的不需要我进去帮您吗?我不太放心王府给你的那些奴仆。”沐雪还是有些担心,王府里面人人都居心叵测,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暂时先不用了,如果有需要,我会通知你的”冷月收拾好东西,“店里面就靠你了。”
  “知道了。”
  冷月轻轻戴上头罩,以防自己的头发吓到别人,大街上的人来来往往,可是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奇怪的女孩,冷月紧了紧身上的披肩,朝着王府走去,刚到门口就看到大大小小的娇子停在门口,看那轿形和上面的装饰,就知道这些小姐都不是一般人,冷月摇了摇头,走向里面。
  “我是来参加王妃大选的。”冷月的声音柔柔的,很有魅惑力,简单的一句话就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羡慕的,嫉妒的以及爱慕的。
  “小姐,你这边请。”门卫没有办法拒绝。
  当冷月走过后,身边就传来阵阵的议论声,不过坏话比好话要多,“她是谁啊,这个样子居然还来参加。”穿着天蓝色曳地裙的女生满脸鄙视的说道。
  “是啊,是啊,这是王府,又不是菜市场,什么人都来。”旁边的女生附和道,显然她们不愿意承认冷月身上价格不菲的衣服以及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迷人气质。
  冷月没有理会径直走进去,签完字之后便耐心等待,不知不觉中,她居然睡了过去,“小姐,小姐。”听到有人叫自己,冷月才猛然间醒过来,随后又招来一阵讥笑。
  “对不起啊,我刚刚睡着了。”冷月赶紧道歉。
  “小姐,您言重了。”冷月的道歉让仆人有点惊慌失措,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发抖,见冷月没有什么反应,继续说道,“小姐,王爷请您到大厅进行面试,请跟小的来。”
  冷月踏进大厅,只见一个男子坐在正中间,乌发随意的绑着,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身着玄色窄袖蟒袍,袖口处镶着绣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气质优雅,气度逼人,难怪来参加选秀的,这么帅的男子看着就养眼,更别说是嫁给他了。
  “你是哪家的女子?”东方毅辰亲口问道,但是他并没有抬头。
  “小女子是前面棺材铺老板的妹妹,因为不想再卖棺材,所以来参加选妃。”冷月的语气很平静。
  东方毅辰显然被她的回答吓到了,这么直白的对话还是第一次听到,他抬头看着冷月,眼前的女生全身散发着与其他人不同的气息,“你的身份真的够特别的,不过本王不能给你什么,整个夏国都知道本王没有权利,只有锦衣玉食罢了。”东方毅辰的语气中多了份自嘲。
  “这也就足够了,总比在棺材铺好。”
  “你倒挺好说话的,可是本王的王妃可不是那么好当的,琴棋书画必须全部精通。”东方毅辰轻轻松松的说。
  “王爷你放心好了。”只见冷月坐到旁边的古筝后,纤纤玉手拂过琴弦,优美的曲调缓缓流出,“这首曲子叫做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大家都沉浸在优美却带伤感的曲调中,仿佛看见了梧桐树寂寞的孤立院中,幽深的庭院被语塞笼罩,一曲终了,冷月微微一笑,退到旁边,东方毅辰再度出难题,“琴还是可以,但是不知道剩下的?”
  冷月也不等他出什么题目,便说道,“风驻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
  “好一个载不动许多愁,哈哈哈”东方毅辰开怀大笑,“佟管家,王妃就选这位姑娘吧。”冷月惊呆,这王爷选妃也太随意了吧。
  “是,王爷。”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欲走的东方毅辰想起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便问道。
  冷月在心里都不知道骂了他多少遍了,难道做王爷都不会看花名册吗?当然她还是忍住了,说,“小女名叫冷月。”
  冷月?好像在哪里听过,算了想不起来了,“你跟着管家去厢房,等本王禀明皇上就可以定下成亲的日期了。”
  “是。”
  佟管家吩咐完仆人之后便带着她去了厢房,没有被选上的女孩子,虽然愤愤不平,但是王爷做的决定她们也不敢说什么,只好满脸嫉妒的离开。
  “小姐,您先休息吧,晚上的时候王爷会过来。”佟管家满脸和善,毕恭毕敬的说道。
  冷月点点头,待管家走后,她才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屋里阳光充足,并有华贵的摆设,窗上镶嵌着名画,房子中间是一张华丽的床,床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对于这样的装饰,冷月还是挺满意的,她将行李放在桌子上,然后就瘫在了床上,平时这个时间点她正在和周公下象棋呢,冷月裹着被子开始了她的睡觉旅程。
  可是她的小愿望被扼杀了,“小姐,小姐。”一个童声吵醒了她,冷月揉了揉眼睛,皱着眉头说,“怎么了?”
  “王爷让奴婢来服侍您。”小女孩乖乖的说道。
  冷月努力压住自己的怒火,扯出一丝微笑,说,“我知道了。”
  “您有什么让奴婢做的吗?”丫鬟看到冷月没有生气问道。
  “没有,不过希望你以后在我睡觉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知道吗?”冷月的声音很轻,但是不容反驳,当然这个丫头也不敢。
  “是。”小丫鬟悄悄关上门走了。
  冷月换了个姿势继续睡觉,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变暗,她扫视了房子一圈,被桌子旁边的黑影吓到,但随后她有恢复了镇定,问道,“你是谁?”
  黑影缓缓转过身子,“我是东方毅辰。”
  “我说大哥,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坐在这里干嘛,装鬼吓人啊。”冷月将自己心里想的全盘托出,语毕她就后悔了,眼前的人是王爷,一个不高兴就将自己咔嚓了。
  “本王来看自己的王妃有错吗?”东方毅辰出乎意料的没有生气。
  “王爷,您弄错了吧,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是你的王妃。”冷月边说,边起身将蜡烛点亮,看到东方毅辰死死的盯着自己,她低头看了看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纱衣,在棺材铺习惯了,居然忘了现在在王府,她打算去披一件衣服,可是还没有走出一步,就被王爷拽进了怀里,“喂,你干嘛?”冷月有些紧张。
  “你说本王和自己的王妃还能做什么。”东方毅辰坏笑着将自己的手扶上了她的脸。
  冷月激灵一抖,结结巴巴的说,“王爷,我..我们..还没有成亲,不能这样。”
  “下个月十五日我们就成亲,现在做了还不是一样。”东方毅辰继续使坏。
  “不不不,王爷,美好是要放在最重要的时候。”冷月撇着头,尽量拉开两个人的距离。
  “那又有什么关系,迟早你都会是本王的人。”东方毅辰被她逗笑了,很想看看她到底会怎么样。
  “王爷,等我成为你的人再说吧。”冷月瞬间就变得冷静,就连语气都透着丝丝寒气。
  东方毅辰也没有心思再次挑逗冷月了,然后放开她说,“好了,今天本王去面见皇上,他亲自赐婚。”说着拿出圣旨递给冷月。
  明知道这一切都是东方君昊计划好的,但是冷月还是要表现出来惊讶,“王爷,皇上真的同意我嫁进王府吗?我只是个乡村的女孩。”
  “娶你,皇上会更加高兴。”
  这次冷月真的不明白了,问道,“为什么?”
  “你只是个平常人家的姑娘,要家底没家底,要权势没有权势。如果今天被选上的是达官显贵的女孩,恐怕本王这辈子都不可能娶到王妃。”东方毅辰的语气有些自嘲。
  冷月点点头,在这一刻她有点同情东方毅辰,眼前的男子只看到表面,却不会知道她的出现其实也是精心策划好的,“小月,把饭菜端上来吧。”东方毅辰朝门外喊了一声。
  只见小月就把饭菜端了进来,想必一直在门外等着,冷月这时才知道之前吵醒自己的丫鬟叫小月,等到丫鬟出去后,东方毅辰说,“她是小月,以后你的起居都由她来负责。”
  “她看起来年龄好小啊。”
  “是,15岁,从八岁就跟着本王,你可以放心。”东方毅辰知道冷月在担心什么,毕竟才刚刚进入王府,而且还是以王妃的身份,侧福晋那边肯定有新的动作。
  “谢谢王爷。”冷月根本就不害怕侧福晋,恐怕将来是侧福晋害怕她吧。
  冷月拿着筷子望着东方毅辰,眼睛中流落出来的是你赶紧走吧,可是东方毅辰直接忽略了她的眼神,说,“本王在皇宫呆了一天还没有吃饭,一起吃吧。”
  “你不去侧福晋那里吗?我今天才来您就同我一起吃饭,她会不会?”冷月欲言又止。
  “本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赶快吃吧,一会儿饭菜就凉了。”东方毅辰低头吃着饭,看不出什么表情。
  冷月不再说什么也埋头开始吃饭,突然间,东方毅辰放下手中的碗筷,说,“对了,为什么你的头发是银灰色的?”之前因为冷月用披肩遮蔽着,没有发现,现在暴露在他的面前。
  “我小时候得了一场病,好了之后头发就会偶尔变成这个颜色,过一个月又会变回黑色。”冷月用谎言掩饰了过去。
  “哦,虽然有些怪,但是很好看。”
  冷月有些不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只是低着头继续吃饭,东方毅辰微微一笑,他感觉自己有点喜欢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