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恋愿与君眠 > 第十章 公主驾到
  夜很深了,美丽的月儿在天空中遨游,冷月起身走到池塘边,深吸了一口气,一股淡淡的荷花香抚摸着她的鼻尖。在月光的照耀下,若隐若现着荷花的骄恣,像从牛乳中洗过似的,那么冰清玉洁、那么亭亭玉立,让人不禁生爱怜之心,睡了一天的冷月看到这些荷花,她觉得心情舒畅了许多。
  好久都没有去当铺看看了,不知道最近生意怎么样,她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再过几天就到十五号了,到现在都没有收集到纯净的灵魂,如果眼睛的秘密被发现,别说是接手的任务,就连自己的性命,这么多年,她几乎没有见过外面的太阳,陪伴她的除了沐雪、月光,就是蚀骨的心痛,她恨将她变成这般的魔鬼,但却无力反抗,因为对于死过一次的她来说,不想再死第二回。
  “这不是皇叔新娶的王妃吗?”尖酸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冷月转过身看看,只见来人身着淡蓝色衣裙,外套一件洁白的轻纱,把优美的身段淋漓尽致的显现出来,即腰的头发因风飘得漫天飞舞,颈上带着一块蓝宝石,衬的皮肤雪白,手如柔夷,肤如凝脂,美目盼兮,目光中纯洁似水,只是眼前的女孩和刚才的说出来的话全然不搭,冷月还没有开口,女子绕着她转了两圈,轻蔑的说道:“平民家的女子就是平民家的,没有气质,土里土气的,真是个贱婢。”
  “说话这么难听,难道你爹娘没有教过你吗?”冷月平静的说道。
  “大胆,你知道这是谁吗?她是陛下最喜欢的女儿——长青公主,居然敢如此对她说话。”姬琴仗着眼前的公主,趾高气昂的说道。
  冷月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笑说道,“哦,原来是松树公主啊。”此话一落,旁边的小月不禁掩嘴笑了。
  “松树?”显然面前的两个人都不知道冷月的意思。
  “长青嘛,这个世界上被人们称作常青树的就是松树啊。”冷月说着,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继续道,“别说,你长的还挺像的。”
  “大胆,居然敢取笑本公主。”说着便将手高高的举起,冷月眼疾手快,握住了长青的手,冷声说道,“长青公主,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皇婶,你觉得你对着夏晋王的正妃大打出手应该吗?”冷月将正妃两个字咬的很重,分明就是在向姬琴宣誓,就算搬过来公主也无济于事,这个王府终究是自己说了算。
  姬琴狠狠的握着拳头,今天她专门去皇宫里邀请长青的,表面上是让她来玩儿,事实上就是为了压一压冷月的嚣张气焰,谁不知道,皇上最宠长青公主,本来十二岁的年龄已经可以嫁人了,但是因为皇上舍不得,所以她就一直留在皇宫里,而且,即使是皇上在批阅奏章,她都能在祥和殿自由出入,这足以看出陛下有多么宠爱这个公主,不仅如此,皇宫中还流传着,如果长青是龙子,太子之位肯定是她的,哪怕长青非皇后所生,也正因为如此,养成了长青目中无人,较慢跋扈的性格。但是所谓一物降一物,如此娇惯的长青公主,最害怕夏晋王。
  “公主,算了,我们不和这个平民贱婢计较。”姬琴依旧嘴不饶人,可她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啪”姬琴捂着自己的右脸,半晌才吐出一个字,“你...”而旁边的长青公主显然没有想到冷月会当着自己的面打侧福晋,不等长青说话,冷月就开口了,“公主,我在处理王府的家事,你应该不会在意吧。”
  “你居然在本公主面前打人。”
  “那需要我将王爷叫过来,让他处理吗?”
  “不,不,不用了。”长青说话有些结巴,显然这种害怕不是装出来的。
  冷月满意的笑笑,说道,“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回去休息吧,大晚上的就别到处跑了。”
  “是”两个人毕恭毕敬的俯了俯身子,快速离开了这里。
  不远处的东方毅辰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他没想到一个棺材铺长大的女孩子居然能让长青公主屈服,这女子实在不简单,同时也对她的身份更加好奇了,“池铉,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回禀殿下,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你觉得她像一位普通人家的孩子吗?”
  “臣不敢说。”
  “但说无妨。”
  “臣觉得她不像一般女子,就凭王妃刚刚对公主态度,恐怕别的平民家的女子早都吓得跪倒地上了,而她.....”
  “池铉,你记不记得选妃的那天冷月的头发是银灰色的”东方毅辰不等池铉回答继续说道,“我在茅山鬼王遗留下来的残缺的风水笔记上看到过,有关银发的记载,只有阴间的鬼奴有。”
  “王爷是怀疑王妃是鬼奴?”池铉有些不可思议,好好的人怎么可能是半人半鬼的鬼奴呢?
  东方毅辰摇摇头说,“不确定,作为个鬼奴除了有一头银发外,还有一双血红的眼睛,可是到现在为止,冷月都没有出现。”
  “如果她真的是鬼奴,唤起阴兵就毫不费力,那对我们来说是极大的帮助。”池铉欣喜若狂的说道。
  “你继续去查冷月的底细。”
  “是”
  待池铉走后,东方毅辰坐到案桌前,冷月真的是鬼奴吗?可是看着不像,鬼奴的各种特征她也只符合一条,如果是,她来王府干什么?以她的身份,可以说是争权夺利者梦寐以求的人,能够调动阴兵的鬼奴,天下哪个君王不想要,就连东方君昊为了研制鬼奴不惜大肆屠杀女孩子,只是老百姓并不知道皇帝选取民间的女孩干什么,还以为是去皇宫当妃子呢,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早已命丧黄泉。眼前是要确定冷月是不是鬼奴。
  深夜,一声刺耳的尖叫声打破了王府的宁静,刚刚入睡的东方毅辰被这声惨叫惊醒,赶忙披上衣服朝外面跑去,听到声响的冷月也赶了出来,寻着声音,是长青公主的房间传出来了,东方毅辰和冷月相视一望,匆匆跑进去,只见长青公主平躺在床榻上,脸色发青,嘴唇发紫,身体不停的抖动,旁边的侍女吓得蜷缩在一旁。
  东方毅辰看了一眼,大声说道:“快,传太医。”
  太医经过把脉,站起身,俯了俯身子说,“王爷,恕微臣愚昧,不能查出公主得的什么病。”
  不等东方毅辰说话,旁边的姬琴就指着冷月说道,“肯定是这个贱人做的,几个时辰前她还和公主吵过架,两人闹的很不愉快,不是她还能有谁”
  “住嘴。”东方毅辰厉声打断姬琴的话,姬琴看着东方毅辰的表情吓得大气不敢出。
  “有劳袁太医了。”然后又对管家说道,“管家,送太医出去。”
  “是”
  东方毅辰看着眼前的床榻上的长青,脸上看不出来任何表情,送完太医的池铉,俯在东方毅辰的耳边说道,“王爷,现在怎么办,长青公主是陛下最喜欢的孩子,如果出什么事情,怕是对我们不利。”
  东方毅辰长长叹了口气,池铉说的没错,一旦陛下怪罪下来,所有的一切都会前功尽弃。站在不远处的冷月将他们之间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顿了良久,她才开口说道,“公主这是被鬼魂上了身。”
  “你怎么知道?”东方毅辰惊异的看着冷月。
  “我家世代是做棺材生意的,什么诡异的事情没见过。”冷月白了他一眼。
  “那应该怎么办?”东方毅辰问道。
  “你给我三天的时间,但是.....”冷月停下来,看了看姬琴,东方毅辰当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便说,“今天的事情谁也不准说出去,否则别怪本王不留情面。”
  “是。”
  “沐雪,你去棺材铺把我的盒子拿过来。”冷月吩咐道。
  “是,小姐”
  之后的三天,冷月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写写画画,第四天的时候,她终于从房间里出来了,早已等在外面的东方毅辰说,“怎么样了?”
  “我们现在就去驱鬼。”
  来到公主的房间,冷月糯米,鬼符全部摆好,然后开始做法,“现身吧”很久没有动静,冷月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本姑娘的脾气不好,一不留神就会作出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情,万一要是把你给灭了,你可千万不要怪罪哦。”说着将右手的鬼符举了起来。
  眼看着鬼符落下,公主突然坐了起来,嘴里发出尖细的女声,“大师,求求你不要杀我。”
  “说说吧,为什么要附身在长青公主的身上。”冷月问道。
  “是她的父亲将我抓去杀掉,我要报仇,可是东方君昊的龙气太重,我不敢靠近,只能找到长青公主。”厉鬼声音柔弱,但却透着坚毅。
  “那是你跟她父皇的仇恨,你应该去找他,快从她的身上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出来?哼,我要杀了她,来偿还她父皇欠下的债。”厉鬼没有了之前的柔弱,声音也变得诡异。
  “找死。”冷月也不想和她废话,直接拿出糯米洒向空中,接着是鬼符,附在公主身上的厉鬼连连叫苦,但却始终不愿意从她的身上下来,冷月只好用刀划破自己的手腕,让鲜血滴在鬼符上,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厉鬼化身一股青烟,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到长青公主脸上恢复了神色,冷月露出了一丝浅笑,随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