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恋愿与君眠 > 第十四章 吃醋了
  “主人,藏灵阁还剩下小半瓶最纯净的灵魂。”沐雪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是这完全不够,下个月怎么办。”
  冷月没有说话,她也没了办法,从十三岁出卖灵魂之后,她几乎每个月都会收到一个婴儿的灵魂,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的人会当掉自己孩子的灵魂,冷月不得不拿出之前储存的灵魂应急,可储备灵魂越来越少,她开始担忧自己是否能够活下去,当初和黑魔签订契约的时候,黑魔叮嘱过她,除非愿意,否则是不能私自夺取他人的灵魂,一段违反约定,她将会灰飞烟灭。
  “你先将这小半瓶灵魂放进藏灵阁,留给下个月吧。”冷月说道。
  “主人,你如果不及时吸取灵魂,就会越来越虚弱,之后很难恢复的。”沐雪很担心,冷月每个月必须吃掉一个灵魂,一旦缺少某个月,那么她会变得虚弱,日积月累,今后还不知道将出现什么大的问题。
  “如果不留给下个月,恐怕以后你就得到坟头去见我了。”冷月的语气中透漏出丝丝的无奈。
  “哈哈哈,我们冷漠无情的月影杀手居然也会有如此悲凉的一面。”门外传来一阵爽朗清脆的笑声,只见一个眼前出现张脸,狭长带笑的眼眸,双目如星,眉梢传情,俊挺的鼻子,微微扬起的嘴角,不羁的墨发散落在耳旁。更添一份邪魅。朱红的外纱里面套着的是白色的绸衣。整个人看上去既肆魅又出尘。雕刻般完美的五官,长相极为精致,属于一种很妖孽的男人,他身上有一种浑然天生的优雅,尊贵,一双过分冷冽的眸子却把这种优雅衬得近乎冷漠。
  “商王爷,您来小店有何贵干吗?”冷月可不怎么喜欢眼前这个人,她冷冷的说道。
  “哎呀,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找你了吗。”商黎自行找了个凳子坐下,脸上依旧布满笑容,“我说夏王妃,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有一面之缘的,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来看看我的救命恩人有何不可呢?”
  冷月侧过身子,说,“既然你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也见过了,那么就请离开吧,我还有事情处理。”冷月毫不留情面,也只有她敢这样对商黎说话了。
  “别下逐客令呀,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商黎依旧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能有什么事?篡权夺位?还是攻打夏国?”冷月没好气的说道。
  “都不是,这些东西是皇兄考虑的,跟我没什么关系。”
  “那你到底要说什么?”冷月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到了极点。
  “我是想说你的事情。”商黎语气稍微放缓,瞅了瞅一旁的冷月,见她没什么反应,继续说道,“你每个月都需吃掉一个纯洁的灵魂,这是你和黑魔交换的结果,如果吃不到,你就会像这次一样,在每个月的正月十五,头发变成银灰色,而左眼变成血红色。”
  “你怎么知道?”冷月噌的站起来,惊愕的问道。
  商黎没有回答,继续说道,“如果你每个月都吃不到一个灵魂,你就会变得越来越脆弱,直至死亡,其实你挺怕死的,可黑魔说过,你不能违背主人意愿夺取婴儿的灵魂,否则你会灰飞烟灭。冷月,黑魔是来自地狱的神,存在了上千年,按照他的能力完全不用选择助手,可是那么多的人,独独选择了你,你不觉得奇怪吗?难道你不想知道原因吗?”
  “不知道,我家发生大火的时候,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我的身边,他告诉我如果不和他做交易,我会和爹娘一样离开这个世界,十三岁的我害怕死亡,我不想像爹娘那样离开人世,我还有大好的青春在,所以就答应了他的条件,至于他为什么选择我,还有他的身份,我一概不知。”冷月有些惊讶,今天如果不会是商黎说黑魔是活了几千年的神,她根本不知道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人物是谁。唯一觉得他与众不同的就是他的能力,但是她也没有将他往神的方向想呀。
  商黎定睛看了她许久,确定她没有说谎后,继续说道:“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今天来找你还有个重要的事情,我可以给你提供纯洁的灵魂。”看到冷月怀疑的表情,他说,“你放心好了,绝对是自愿出卖孩子灵魂的,近些年商国不断受到夏国的攻击,而且屡战屡败,导致商国民不聊生,很多百姓为了能够继续活命,不得以牺牲掉最小的孩子,来换取生存下去的机会。”
  “商王爷,你不会这么平白无故就帮我吧。”冷月虽然有些心动,但是理智还是占上风,像商黎这样的人绝对不会作亏本的买卖。
  “月影,你放心好了,我虽然被江湖人士说的那么狡猾,但是对朋友却是真心的,从你救我的那天起我就当你是朋友,所以朋友之间不会有什么交易。”商黎微笑着,此时他脸上的笑容就像个天使。
  冷月环视了他一周,说道,“我相信你。”
  商黎眼睛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后取而代之的是开心,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的母亲,没有人愿意相信他,都觉得他狡猾残热,可只有他知道,那是因为没有人真正的走进他的心里,商黎微笑着摸了摸冷月的头发,满眼的宠溺,但这一幕被刚到棺材铺的东方毅辰看到了,他大步朝里面走去,脸色阴沉。
  “请你离开这里。”东方毅辰的语气异常冰冷,英俊的脸上透着丝丝寒光,冷月惊讶的看着他,说,“你不是在忙吗?”
  东方毅辰扫视了一眼冷月,并没有回答,而是继续对商黎说,“请你离开这里。”。
  “我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冷月是我的朋友,她没遇到你之前就认识我了。”商黎脸上挂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
  “我不管之前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但是现在她是夏晋王府的王妃,以你的身份不应该私下与她见面。”
  “夏国法礼之中哪一条规定女子成亲不能与朋友来往呢?夏晋王,您未免也太小气了吧。”商黎笑得更加灿烂了。
  “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杀了你,还可以去王宫领赏,商国二王子未经允许,私自进入夏国近内,安一个细作的罪名应该很容易。”东方毅辰脸上出现一丝狡黠的笑容。
  商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知道火候应经够了,若再说下去会适得其反,东方毅辰说到就一定会做到,想到这儿,他再次摸了摸冷月的头,笑嘻嘻的说,“丫头,我先走了,这个给你。”说着从衣领里掏出一个大约七寸的小短笛,“如果你想我了,就吹它,灵鸟会带你找到我的,再见喽。”
  冷月傻站在原地,听到关门的声音,半晌才缓过神来,她拿起小短笛把玩着,旁边的东方毅辰一把夺了过去,“你还给我。”冷月试图过去抢,但由于东方毅辰太高,她够不到,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跑圈,“你给我。”
  东方毅辰停下来,却将手举得高高的,“他给你的东西就这么重要吗?”
  “当然了,你没听见他说吹响短笛就可以找到他。”冷月气鼓鼓的说道。
  “找他?冷月,你现在是夏晋王妃,别失了你的身份。”东方毅辰的语气骤降。
  “那你也别忘了,我只是皇上派过来监视你的。”冷月不经脑子的一句话,使周围的空气瞬间凝固了,东方毅辰眼睛中闪过一丝失落,他将手缓缓的放了下来,冷月趁势夺过小短笛,迅速放进口袋里。
  “本王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既然嫁进了夏晋王府,就应该有夏晋王妃的样子。”
  “你是不是吃醋了?”冷月笑嘻嘻的问道
  小秘密被揭穿了,东方毅辰脸上绯红,说话也有些不自然,“哪儿...哪儿有?本王只是想提醒你,注意自己的身份。”
  “哎呦,吃醋了就吃醋了,还不承认。”冷月继续戏弄东方毅辰,她看到他吃醋,昨天的不愉快也烟消云散了。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既然这里没有什么事情,就回王府吧,要不然别人还以为本王虐待你呢。”东方毅辰脸上又恢复了冷酷的神情。
  “不,回去看你和舒萧你亲我侬吗?本小姐心里没有那么强大,能够看着自己的夫君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哪怕她是你的表妹。”冷月嘟着嘴,佯装生气道。
  “哈哈哈。”东方毅辰一阵狂笑之后说,“恐怕是你在吃醋吧。”
  “没...没有。”这下换冷月尴尬了。
  “本王只当她是表妹。”
  “骗人,如果仅仅是表妹,为什么会允许她住采园,那里是禁区,你从来都不让任何人进去的。”冷月不相信。
  “她是母妃一手带大的,从小就住在采园,母妃去世后,她很伤心,成宿待在采园,说那里有母妃气息,不得已才让她住那儿的。”出乎冷月意料,东方毅辰居然耐心的解释,这样一来,冷月也不好继续发作了,说,“好了,你先回去吧,我明天还有一些事情处理,等完了我就回府。”
  东方毅辰本来想问问什么事情,但又觉得不合适,便说道,“好,那你明天处理完早早回王府。”看到冷月点头,东方毅辰才离开。
  寂静的棺材铺里,除了众多的棺材,就剩下冷月了,不过她心里暖暖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关心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