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靠抽卡维护和平 > 第67章 玩家身份
森鸥外听到了身边人极其浅淡的心跳声, 他看起来并没有慌张,神色依旧是淡淡的,猩红的眼眸很亮, 但却覆着黑暗。

恍惚间, 森鸥外看到了自己。

芥川飞扬的衣角比利刃还要锋利, 他苍白着脸, 在夜色中游走, 浑身缠绕着死气, 像阴间而来的夺命死神。

“杀不死吗……”

森鸥外注意到了目标明确围攻他们的这些人的恢复能力已经已经超出人类的范围。

他们行动很迅速,枪子打在身上动作也仅仅僵硬了一瞬。

哪怕身子被芥川龙之介的衣角切成了两半, 依旧能恢复成完整的模样。

这些是什么东西?

芥川龙之介利用异能, 一个人拖住了不少敌人,但他的攻击敌人照单全收,防线被压的越来越近。

他当机立断道:“银,护送首领回港口mafia大楼。”

泷泽梦也玩味一笑:“港口mafia首领?森先生和邻居交往都要隐瞒身份吗?”

森鸥外不慌不忙道:“我本名的确是森林太郎。”

银护着森鸥外往后撤,可退路被挡住了。

包围圈渐渐收缩, 银悄无声息的穿梭在敌人中, 试图撕开一道口子。

可普通的攻击对这些人并没有什么作用。

森鸥外手中的手术刀猛地刺下,飙出的鲜血沾到了他的手上。

他的手很白,手指抵着手术刀柄, 粉色的指甲圆润, 鲜血沾在上面, 被手衬托的更红了。

所有的攻击目标都只有一个——森鸥外。

泷泽梦也就站在森鸥外旁边,可进攻的人就像没看见他一样, 拼了命的想要将森鸥外给杀了。

泷泽梦也不紧不慢, 一点都没有慌张, 他往旁边走了一步, 不想让自己沾到不干净的血。

“森先生,你看来将人得罪的不轻,不顾一切代价都要杀了你。”

森鸥外拢了下散落的碎发,银色手术刀不断往下滴血。

他轻笑一声,杀气一瞬间倾泻而出:“想要我死的人有很多,但通常想要我死的人都比我先死,全部被我杀死了。”

他曾是名医生,下手的每一刀都是往人身上最薄弱的地方下手,只要刀落准了,敌人就必死无疑。

可这些不是人,像从地狱爬出的恶鬼,被赋予了使命,誓要将森鸥外拖下地狱。

挡不住了。

成员死了不少,可敌人凭借强大的恢复能力一个不少。

咳嗽声愈来愈剧烈。

太多了。

森鸥外沉着脸,依旧从容不迫,他试图找出这些人的弱点。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伤口的增多,敌人明显恢复速度变慢了。

森鸥外猜测,恢复能力应该有个临界点,达到这个临界点后,恢复能力就会失效,自然而然就能杀死这些不人不鬼的东西。

可是他们撑不到那个临界点了。

一条长刺的荆棘从侧面袭来,速度极快。

森鸥外抬起手术刀,锋利坚硬的刺直击手术刀,森鸥外手中手术刀脱手,掉落在地,被刺刺成了两半。

寒冰在地上凝结,森鸥外听到急促的风声。

“绝对零度之盾。”

泷泽梦也手指微抬,冰冷的寒气从他指尖发出,刺青经由心脏直达两手。

一人高的冰墙在森鸥外面前形成,挡住了大部分的攻击,港口mafia的人借此机会得以喘息。

敌人杀不死,和自己却体力不断流失,这里距离港口mafia并不远,再支撑一会能等到援兵到来。

可就怕,他们的条件等不到援兵到来,就被全灭了。

泷泽梦也收回手,还不忘道:“森先生,救命之恩,该怎么谢我?”

森鸥外警惕地看着他,语气依旧温和:“泷泽君会是港口mafia的朋友。”

泷泽梦也得寸进尺道:“只是朋友吗?”

森鸥外示弱道:“我这个人不太会揣测人心,泷泽君想要什么可以直接说。”

泷泽梦也:“……”

呵呵,不善揣摩人心森鸥外,他看起来是傻子吗?

细碎的冰渣在泷泽梦也手中环绕,一柄冒着寒气的□□被他握在手中。

丝丝白气上飘,森鸥外冷的抖了下身子。

他看泷泽梦也的目光更加幽深,异能者?还是咒术师?

这样一个人盘踞在港口mafia附近到底有什么目的?

一瞬间,森鸥外想了很多。

泷泽梦也的格斗术和他的人一样,看起来没什么杀气,软绵绵的,可藏在柔弱的招式下的是森然的杀意。

□□所到之后,就是一片鲜血。

泷泽梦也跟逗弄老鼠一样逗着他们,泛着凛冽寒意的枪,却不沾一丝鲜血。

白色的衣摆和银发一起翻飞,森鸥外看到了泷泽梦也脖子上挂着一个奇怪的项链,四四方方,下面还坠着一条流苏。

左耳上的耳环勾到了头发,泷泽梦也伸手拨弄了下。

“森先生,这些鬼是杀不死的,解决他们只有两种办法,不断击杀他们,等到力量耗尽,他们再也不能恢复。”

“另一种呢?”

枪头从地面划过,带了一片冰花。

“等天亮。”

“天亮?”森鸥外看了下时间,“泷泽君,等天亮怕是等不到了。”

泷泽梦也右手握着枪,进攻没停。

他用牙齿咬住左手指尖,将左手的黑色半掌手套脱了下来。

“戏做够了。”

他特别轻的喃喃了一句,除他之外没人听到。

手指触及地面,夹杂着冰渣的刺骨寒风卷起。

与此同时,碎裂的寒冰以泷泽梦也的手指为中心往外扩散。

森鸥外眯起了眼,风和寒冰全部停在了他面前。

冰刺突然刺出,无情的贯穿敌人。

寒风之中的冰渣凝结成利刃,席卷着寒风范围之内的敌人。

泷泽梦也站起身,慢条斯理地拍了下衣服上落的冰渣。

他还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发圈,将打架时碍事遮挡视线的长发扎成了高马尾。

白皙的脖颈修长,被路灯照着,像覆盖着一层盈盈冷光。

发尾在空中一扫,划出一条弧度。

他并没有去看敌人还有没有活着,他很自信。

被耗尽了能量的鬼燃烧了起来,化为灰烬,消散在空气中。

泷泽梦也戴上了手套,他自然的朝森鸥外伸手,吐出两字:“报酬。”

森鸥外直白问:“你想要什么?”

“钱、珠宝、黄金……什么都好,只要能让我们两清的东西。”

森鸥外一脸错愕,显然没想到泷泽梦也想要报酬的原因是不想和他搭上关系,不让他欠人情,干脆利落的两清。

他低低的笑了几声:“泷泽君,你看起来不是缺那些东西的人。”

泷泽梦也眼皮都没动一下:“重要吗?”

知道没有可能,森鸥外仍是邀请道:“泷泽君有兴趣加入港口mafia吗?”

泷泽梦也撕破了温和的外表,收回伸向森鸥外的手,近乎挑衅道:“我不喜欢屈居人下,森先生邀请我去港口mafia是接任你首领的位置吗?”

芥川龙之介还在处理现场,否则听到泷泽梦也嚣张的话,恐怕直接对着泷泽梦也就是一记“罗生门”。

“泷泽君,你在生气。”森鸥外笃定道。

泷泽梦也冷笑道:“森先生,你真有意思,任谁知道有人怀着目的接近自己都会生气吧?”

他冷冷的笑着,带着讥讽,明明就站在森鸥外面前,却让他觉得这是轮悬挂高空的月,高不可攀。

“是在下的不对了。”

森鸥外叹了口气,主动示弱。

泷泽梦也不吃他这套,强硬道:“自己将报酬送上门。”

他直接转身就走,落下的银色发尾晃啊晃,逐渐和夜色融为一体。

“脾气还真大……”森鸥外无奈摇头。

身后并没有人跟着,想来森鸥外也不太敢。

煤煤球坐在泷泽梦也的肩膀上,刚刚来不及问,可现在它有满脑袋的问号。

【玩家,我记得我没有给你开挂啊。】

泷泽梦也没好气道:“我用你开挂?”

【那你怎么……那么厉害。】

“你绑定我让我进入游戏之前没查过我所在的城市和我是什么人吗?”

煤煤球有些心虚:

【检测到有符合条件的玩家,我就直接绑定了。】

从煤煤球话中透露出了不少讯息,泷泽梦也肯定,这个所谓的游戏,不是地球本体搞出来的。

“我是赫尔沙雷姆兹·罗特人,有一半的异界血统,是‘艾丝美拉达式血冻道’的继承人。”

信息量太大,煤煤球有些难以消化。

【你是赫尔沙雷姆兹·罗特人?这个城市难道不是你虚构出来的吗?!】

泷泽梦也解释道:“游戏世界里的赫尔沙雷姆兹·罗特的确是虚构出来的,是我用真实之书参考现实中的hl结合出来的。”

现实中崩落点不在霓虹,而是在纽约。

整个纽约崩塌,成为和异界的相邻点,经过三年成为了赫尔沙雷姆兹·罗特。

游戏中的hl,是现实中hl的投影。

泷泽梦也当初想着制造一个混乱的城市,正巧他所在的hl就是个混乱不堪常年争斗的地方,他直接带入,进行了一些改良,套到了游戏中。

泷泽梦也手指蹭了下已经石化的煤煤球,有些无奈:“下次绑定之前,查查对方的身份,蠢货。”

煤煤球不说话了,它转移话题道:

【玩家,你说明天森鸥外会送什么报酬来?】

泷泽梦也:“他会送什么报酬来不知道,但他肯定会亲自登门。”

【你今天都这样怼他了,他还敢来?】

泷泽梦也将房间灯打开,烧了下水将窗帘拉上。

他道:“我有意在他面前透露出了我知道那群刺杀他的怪物是什么,森鸥外明天不亲自上门来试探我,他这个港口mafia首领就白当了。”

【人类之间的弯弯绕绕,即使我努力模拟,也依旧模拟不出。】

“人心怎么可能是用数据可以揣摩出来的。”

泷泽梦也拿出手机,打开聊天室装模作样发消息。

【泷泽梦也:在横滨出现的鬼是怎么回事?】

“哎呀。”寺门通拍了下脑袋,一脸懊恼。

经纪人问道:“阿通,怎么了吗?”

寺门通吐舌一副“要完了”的表情:“我忘了来横滨拜访老师了。”

经纪人:“明天下午正好没有工作安排,你可以去拜访。”

寺门通捏了下脸,僵硬道:“等演唱会结束在去吧。”

明天去,她怕搞事露馅被老师骂一顿。

【卡牌人物“寺门通”扮演值提升至17。】

她迅速回复,找好了背锅对象。

【寺门通:鬼?这应该去问磨磨头呀。】

【泷泽梦也:有谁知道童磨在哪里?】

【桂小太郎:不知道。】

【黄昏:不知道,我立刻去查。】

煤煤球在地上滚了一圈,玩家可真无聊,精分演自己,还玩得这么开心。

人类真是最难懂的生物,没有之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