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梧桐树下的传说 > 第十章 因何执剑
  
苍狼峰,山庄前院。
两个月之后。
云溪有些无语的,看着山庄院内,一道黑色人影,带着一连串模糊的残影,如影随形,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正是疯狂修炼流星追月身法的云扬。
在亭中喝酒的云逸,这回是彻底没脾气了,拿着瓶顶级国宴老窖,仰头猛灌了一阵,忍不住的长叹出声。
“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啊!两个月,这都已经登堂入室了,如果不是内息底子还太薄,还不能把那种,诡谲急速发挥到极致。咱俩估摸着,已经追不上咯。”
云溪闻言微微点头,秀眉微蹙,轻声道:“无双韧和通天脉确实很神奇,配合起来这流星追月,都完全感受不到,这第一身法的难度了,再加上这小子,魔怔了一般的修炼,有这个结果,也不能说完全出乎意料。
“只是,这前后两个半月时间,就把流星追月练到这个地步,也确实挺让人崩溃的。”
“后面就不会精进这么快咯!虽然有上古灵石能量支撑,就算通天脉天下无双,能转化吸收多少,还是个未知数啊!”
“嗯!你俩说的不错,上古灵石,灵力可谓是海量,时刻都在挥发能量,能吸收多少,还是个未定之数啊!”
“师父,您来啦!”
“师父!”
道玄手提无忧酒,闲庭信步的走进亭子。
在云逸和云溪中间坐了下来后,饶有兴致的看着,院中正在无限卖弄的云扬。
“混小子,轻功暂时不用针对练了,目前你已到极限,以后随着修为的精进,同步适应即可,过来尝尝师父的酒。”
正在院中,不停闪动的身影,陡然变向,诡异飘忽的出现在亭中。
云扬刚站定,伸手便将道玄刚倒好的一杯酒,抢到手中。
一仰头,滋溜一声,喝了个干净,忍不住砸吧着嘴,惋惜道:“师父啊,您这酒好喝是好喝,就是太少了,您就不能多酿点吗?”
云逸扬了扬手中的国宴老窖,笑骂道:“臭小子,你可别再糟蹋师父的好酒了,让你喝无忧酒,简直是牛嚼牡丹,糟蹋神物;来,喝师兄这个吧,好歹是国宴专供,还是挺稀罕的。”
道玄从不禁止徒弟们喝酒,徒弟们很小的时候,便开始抱着无忧酒坛子,四处乱跑了。
尤其是练功结束后,包括云溪,都能喝不少无忧酒,可以说他们这一门,喜好喝酒,都是受他这个师父影响的。
道玄常说一句话,品得世间酒,方为陆地仙。
云扬抹了把脸上的汗,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得了吧,师兄!那破酒喝多了难受,头疼的要死,还是无忧好喝,喝再多也不难受。”
一旁的云溪,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讽刺道:“真是个酒囊饭袋,无忧居都能让你给吃穷。”
云扬尴尬的坐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这么能吃能喝,却总也胖不起来,老被云溪嘲讽是浪费粮食。
道玄放下手中的酒杯,轻笑道:“酒这个东西,因人而异,随心随性,不是说非要喝多名贵的酒;遇上对的人,喝街边劣酒一样心情舒畅;碰到糟心的人和事,再好的酒,它也寡淡无味;其实,喝的就是个心境。”
云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云扬,师父过来是想,问你几个问题,认真回答师父,这关乎到,你今后的武道成就。”
云扬闻言放下酒杯,认真的道:“师父,您问?”
猛然间,道玄全身气机,陡然一变,凌厉的气势,是云扬从未见过的,不由得呼吸一窒。
“云扬,师父问你,你因何执剑!”
感受着周身,越来越大的压力,云扬精神开始变得恍惚,脑海中开始浮现出,很多深埋在记忆深处的画面。
夕阳西下,一条林荫小道上。
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正一手提着,一大袋的瓜果;另一手,护着几个五六岁的小孩子。
妇人满脸慈祥,虽然累的满头大汗,却始终面带笑容,不停逗着身边的孩子。
孩子们咯咯直笑,围着妇人来回飞奔。
“小虎,英子,你俩慢点跑,多看路,别摔着。”
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回头冲着妇人,做了个鬼脸,开心的喊着:“院长妈妈,来抓我们呀,来呀,来呀!”
一旁穿米黄色裙子的小女孩,也是乐的一个劲拍手叫好。
“对呀,对呀,院长妈妈,来抓我们呀。”
妇人紧了紧手中的大袋子,快走几步,正欲追赶跑远的孩子。
猛然发现,身后的另一个孩子,没有跟上来,赶忙回头。
“小云,看什么呢?快到院长妈妈这来?咱们要回去啦!”
小云却充耳不闻,呆呆的望着不远处,小手一直指着不远处的大树,像是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看什么呢?咱们要回去了,大家都在等我们呢,你...”
来到小云身边的妇人,半蹲下身,正想给孩子紧一紧鞋带。
突然眼角察觉到,不远处有人影晃动,刚才有树叶遮挡没有看清,这下她也发现了异常,转脸望去。
蓦然,妇人看到了,让她绝望而又惊恐的一幕。
顺着小云的视线,妇人看到绿化带后面的草地上,躺着一个蜷着身子的小女孩,小女好一动不动,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苍白的像纸一样。
而在小女孩的一颗大树下,一个黑色长袍人影半蹲着,背对着他们,正低着头在怀里吃什么东西。
在黑影的臂弯处,耷拉着一条纤细手臂,此刻正无力的晃动着。
妇人捂着嘴,身体急剧的颤抖,她清楚的看到,一双天蓝色的小鞋子,因挣扎而无力的抽搐着。
这一幕,让妇人的心彻底碎了。
躺着的小女孩,晃动的蓝色小童鞋,那可都是她,上千个日日夜夜,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啊。
凄厉的嘶喊声,响彻整个林间小道。
“兰兰!小鹏!”嘶喊声,如杜鹃泣血,悲痛莫名。
尖锐的嘶喊声,似乎吵到了那个黑影,瞬间转头。
一双鲜红如血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路边的妇人和孩子。
这是个典型的西方大陆人,满头金发,面容苍白而又妖异,此刻他正张嘴狞笑,尖锐的獠牙,肆无忌惮的暴露出来,嘴角还残留着鲜血。
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滴答滴答的落在草地上,场面极为血腥和诡异。
这个形象,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传说中的吸血鬼,在一些年代很久远的,老电影里面,吸血鬼就是这幅形象。
“哈哈哈,卑微的人类,能成为我的血食,是你们的荣耀,来吧,享受这个神圣的时刻吧!”
说话间,将怀中的小孩随意的丢在草地上,下一刻,便鬼魅般的出现在,妇人和孩子们的面前。
黑袍西方男子,一把卡住妇人的脖子,轻易便将妇人,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小虎和英子吓的转身就跑。
“救命啊,有怪物,快来人啊!”
“救命啊!”
黑袍西方男子,似乎被那句怪物给刺激到了,抖便将手中妇人,砸向了远处没命奔逃的两个孩子。
这一掷势大力沉,趋势极快,一旦被砸中,两个孩子绝无生机。
“呸,下贱的血食,都去死吧!”
妇人此刻刚刚回神,人已身处半空之中,直如腾云驾雾一般,尖叫着撞向了,远处的两个孩子。
黑袍西方男子抱着双臂,嘴角带着残忍的笑容,眼神冰冷的看着这一幕。似乎已经看到了,即将发生的血腥场面,他对自己出手的力道,非常自信。
就在他正得意之时。
嗖!
一块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脑袋上。
石头不大,力道也不算大,半点伤害都不曾给男子留下。
原来是,一直呆立不动的小云,不知何时从路边捡了一块石头,乘着男子没注意到,在极近的距离,准确丢中了他的脑袋。
这个孩子不光没跑,看他四下寻找眼神,显然是在寻找别的石块。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这下,男子彻底愤怒了,高贵的自己,竟然被一个孩子给袭击了,直接闪电般伸手,抓向了叫小云的孩子。
“混蛋!小小血族,竟敢在我华国肆意为祸,给我死来!”一声惊天暴喝,炸响在天际。
黑袍男子紧急收手,猛然转身望向空中。
半空之中,一青一黑两道身影,如电光火石一般,转瞬即至近前。
青色身影,瞬间出现在妇人前方,手掌轻抬,将妇人从空中接下,顺势送出一段距离,直接脱离战局范围。
黑色身影则如苍鹰一般,迅猛无匹,直扑西方男子,身在空中,已是一拳劈下。
这一拳,势若奔雷,夹杂着破空声,直接轰向西方男子的脑袋。
西方男子心下大惊,心知来了华国强者,来不及再管孩子,咬牙举掌迎上。
轰然对撞声中,西方男子直接被掀飞,身体打着旋的摔出老远。
其间,夹杂着密集骨裂声,如炒豆一般,劈啪作响,西方男子重重的摔落在草地上,翻滚几圈,当即没了动静。
小云和未跑远的两个孩子,被眼前这一幕,完全给惊呆了,
三个孩子,根本没搞明白,这是什么情况,眨眼间,凶残的坏人就被打倒在地,面前就多了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哥哥。
他们只是普通人,眼前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那个一袭青衫的中年人,见战斗结束,便转头对妇人歉身的道:“抱歉,大嫂子,我们来晚了。”
妇人没料到,这个从天而降的神仙人物,竟会跟自己道歉,也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转念又想到,那两个被害的孩子,眼泪扑簌簌的往外流,然后就跪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
远处,那个穿着黑色劲装的青年,默默的跨过绿化带,抱起两个已经彻底被吸干鲜血的孩子,眼神犀利如刀。
妇人头发散乱,踉跄着跑到青年身边,神情凄楚至极,双手伸在半空,又不敢去碰青年怀中的孩子,声音颤抖:“兰兰,乖!小鹏,乖!不怕不怕,院长妈妈在,院长妈妈带你们回家。”
哀,莫大于心死!
世上没有一个母亲,能做到孩子惨死眼前,而无动于衷。
黑衣青年抱着两个孩子的小小尸身,默不作声的来到青衫中年人身边,沉声道:“师父,来晚一步,两个孩子没了。”
声音中有压抑不住的怒火,仿佛随时都会爆发。
青衫中年人眼神平静的点点头,静静的走到那个从头至尾,都没有哭喊过的孩子,俯下身语气温和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神情有些落寞,轻声道:“我叫小云,谢谢你们救了我,我们是明心孤儿院的孤儿,她是我们院长妈妈。”
听到这里,一旁的黑衣青年,突然爆发出一股无比惊人的气势,双拳陡然紧握,发出一阵清脆爆响。
小云被吓了一跳,不懂这个威猛的大哥哥,为啥突然变得这么吓人。
“你是说,你们都是...都是孤儿?”
黑衣青年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失控,凌厉的气势迅速消失,神情之中带着一股莫名的酸楚。
小云点头道:“是啊,前面就快到我们孤儿院了,我先去帮院长妈妈,把袋子收拾一下,再...”
他话还没说完,就惊讶的看着,身前的青衫中年大叔手上那一大袋瓜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刚才还散落一地的瓜果,就这么神奇的回到了袋子里面,要不是有不少瓜果,有摔破的痕迹,他真会怀疑那袋瓜果,并没有掉在地上。
青衫中年人略微闭眼,单手掐指片刻,然后猛然睁眼,眼神中有一抹惊喜闪过。
他伸手摸了摸眼前孩子的脑袋,声音温和的道:“孩子,我叫道玄,他是我的大徒弟云逸,我问你,你想学武吗?”
一旁的青年神情骤变,不是惊恐,而是莫名的惊喜。
小云有些茫然,看着眼前的青衫中年大叔,和黑衣大哥哥,又转头看了看,正抱着怀中弟弟妹妹,悲伤痛苦的院长妈妈。
然后又望了望,远处应该已经死了的西方男子,眼神中突然多了一丝异样的神采。
“学武是不是很辛苦?”小云问。
“是的!”道玄平静的回答。
“学成以后能不能保护院长妈妈?”小云再问。
“当然可以!”道玄笑了,笑的很欣慰。
“那好,我跟您学武。”
“学武的地方人很少,离孤儿院也很远,怕不怕?”
“怕!但也要去。”
“好,不错!云逸,通知他们尽快过来,把孤儿院安顿好,告诉他们,再出问题,我亲自找他们。”
“是!师父。”
回忆定格在了,院长妈妈抱着两个孩子,伤心欲绝的这一刻!
为何执剑?
“为斩尽天下不公而执剑,为守护至亲而执剑!”
霎时间恢复清明的云扬,好似明悟一般,道出了自己习武的初心。
亦是他,走上武道巅峰的起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