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梧桐树下的传说 > 第二十五章 妖孽出没之地
  
苍狼峰,无忧山庄。
“前辈,您这府邸占地极为特殊啊!藏风聚气,乃是绝佳的风水宝地呐,只是为何没有取名呢?”
朗云自从进入山庄后,就在心中不住地赞叹,苍狼峰这处风水宝地的奥妙无双。
坐在沙发主位的道玄神色淡然道:“你还懂风水之术?其实此处几十年前,本为极恶绝地,百年多前贫道初到此处,发现此地异动,当时邪气刚刚爆发,贫道察觉再发展下去,即将遗祸世人。”
“便当即选址布阵,改变地脉之气的走势,将邪气暂时镇压,而后和华府沟通,建立了苍云驻地;各处阵法经过这么多年的完善,苍狼峰绝地的地脉恶气,方才逐渐平息。”
“风水格局导入正途,也就是近三十多年的事情。至于这居所名字嘛,自然是有的,叫无忧居;只是贫道懒得去立匾了。”
朗云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您说的就是百多年前,苍狼峰剧烈震动那件事吧,前辈的风水玄学之术,真是学究天人呐!这跟改换一方天地,也无甚差别了,晚辈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道玄摇了摇头,轻叹道:“这百多年来,贫道基本都在为苍狼峰绝地奔走,投入了太多,华府方面的投入更是颇大,当年如不是在改善阵法的关键时刻,东瀛异国以邪术入侵,差点毁贫道近百年心血。”
“更是差点导致整个华国,遭到邪物入侵的灭顶之灾,贫道才东渡异国的。说起来,当初还是心软咯,没有将那理应遭天谴的鬼神社彻底覆灭。”
朗云听得冷汗直流,他还从来不知道,苍狼峰那个传说的背后,居然有着如此惊心动魄的故事,玄老一人独战东瀛异国的原因,居然是和苍狼峰有关;既然玄老都觉得,事态严重到险些无法控制,那就真是捅破天的大事情了。
“居然妄图毁我华国根基?前辈,您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当初您下手轻了,直接打废他们了事,平民可以不杀,但凡和此时有关的人,是万万不能放走一个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仇怨已经结下,难保以后,还会用其它歪门邪道来害我们。”
玄老闻言陷入了沉思,没有接话。
“朗云前辈,这其实是当时华府的意思,不想师父屠戮太多,影响华国在国际上的声誉。其实,当初师父已经算是,将东瀛异国的武道界给打废了,也打到了人家一国的国会大楼,该收的代价,该扬的国威也都做到了。”
“凡事也不能太过火,真逼急了他们,给我们进行恐怖袭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有时候打疼,比打死更有震慑效果。”
云逸接过话锋,继续解释道。
这虽不是师父当初收手的真正原因,但却是最合理的解释,师父当年若是一意孤行,华府也绝对会倾力支持的。
师父为国家稳定所付出的,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哪怕就算是当今元首东方辰,也不是全盘都清楚,充其量也就知道部分而已。
朗云闻言点点头,道:“也是,还没怎么地呢,前辈都被称为杀戮最重的修行者了,要换做是我,只会杀的更多更彻底。留手放过他们也好,再敢犯事,也好有我们这些后辈,为国效力的机会不是。”
云逸乐了,这个朗云确实很对人脾气,都已经年近六旬,身上那股掩藏不住的豪气,却依旧是如烈日当空般炙热,是个以后可以多亲近的人。
“云溪回来了!”道玄眉头一动,突然开口。
朗云仔细感应了一下,却是任何异常都没有发现。
十分多分钟后,外面衣袂飘飞的轻微破空声响起,紧接着会客厅大门就打开了。
朗云心下大骇,这感知力也太恐怖了,听刚才的破空声,便知来人身法极快,自己在对方出现在门外的瞬间才感应到。
十多分钟前!这个灵觉的感知范围,可就无法想象了...
“师父!师兄!”
朗云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儿,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就是玄老的二弟子云溪。
十九岁的后天境顶峰,果然不同凡响,浑身气机内敛,隐隐有无穷剑气在内体隐而不发,如此精妙的控制,比起自己竟不遑多让。
果然,又是一个妖孽般的年轻人。
道玄微笑道:“丫头回来啦,云扬那臭小子呢?”
“师弟刚完成今日的训练,正在收拾场地呢。没什么事,我就先回来了。”
“哈哈,那小子的功夫练得怎么样了?这一年被你收拾的不轻吧。”云逸在一边打趣道。
“这倒没有,小师弟这一年中,不断突破和尝试,将步法完美融于剑法当中,进步挺快的,现在每天数量是二十头,最多同时应付五头。”
噗!!!咳,咳,咳...
咳嗽声大作,被呛到的云逸目瞪口呆。
“你说啥?这就能应付五头了?这咋练的,他又没有我的体质,更不像你一样直接可以用剑,就是吃炸药也不能这么猛吧!”
道玄也皱眉道:“内功修行呢?能否以内劲施展出前三招剑诀了?太过注重身法的闪避,容易忽略修行内息的重要性。”
他可不想自己最小的弟子,修行走了歪路,融身法于剑招中,确实是画龙点睛般的神来之笔,以云扬的经脉强度和内息运转速度,此法确实可行,就怕尝到到甜头而忽略修行内息,剑气并重方才是正道。
云逸闻言也是顿感不妙,小师弟的性子,确实容易走上,那条抄捷径求速成的路子。
云溪抿嘴笑道:“师父放宽心,他呀!现在完全状态下,御气劲于指剑,极限状态下,可以连出三招,搏命之下第四招,也勉强能够施展出来,就是准确度有些差强人意。”
“我靠!领悟的这么快?前四招都可以施展了?”
云逸一脸见鬼的古怪表情,就连道玄道愣了片刻。
云溪娇笑道:“何止呢,他现在第五招的雏形都已经有了。怎么样?我厉害吧,你们还以为我会把师弟带沟里去?北斗剑诀那么深奥,我怎么可能乱来,那可是我师弟好不好。”
“嗯!理当如此,云扬天赋极好,这几年也肯吃苦,精进至此,倒也不出人意料。”道玄微微点头道。
云逸不禁担心到:“师父,我也看过北斗剑诀,前三招虽然难度颇高,以小师弟的悟性,应该没什么问题,可从第四招开始,对内息化劲的掌控度要求太高了,急缓交错,轻重变换极快,单只一招,寻常人就算天赋再好,没个三两年也不可能领悟啊。小师弟这...”
道玄颔首微笑道:“你可别忘了他那特殊的经脉,那才是所有的关键,北斗剑诀对内息掌控度,要求极为苛刻,这是为师专门针对你们师弟的情况所创的剑诀,最大程度的发挥了,他经脉的天然优势。”
“他不像你,天生偏重于剑意克敌,他偏重的是纯粹的剑招威力,这是他的先天优势,各有所长吧,但是最总殊途同归,剑道的极致最终追求都是一样的,同是大道,走法不同而已。”
云逸和云溪同时点头。
“咦?师父,这两位是?”
云溪看着客厅总的朗云和朗水晴,不禁好奇问道,她刚才就看到了,只是方才有机会问出口。
从小到大,除了华国高层,还有运送物资的军队战士,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师父带外人回来。
“看师父这记性,光顾着问云扬那小子的事情,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位就是师父常提起的疾风剑朗云,这位姑娘是他的孙女朗水晴。”
道玄分别给云溪介绍了一下,神色间颇为高兴,多年的遗憾,终于把疾风剑朗云给找到了。
其实云溪进门的时候,就已察觉到屋内有一位剑道高手。
天生剑心通明体质!
只要是用剑的剑修,除了师父道玄真人,其它任何人在她面前,是无法隐藏修为的,尤其这股锋锐的气息还异常的浓烈。
闻言,云溪连忙躬身行礼道:“晚辈云溪,见过前辈!经常从师父那里听到您的事迹,师父总因一直没有机会结识您而遗憾。”
“今天晚辈终于见到您了,您的剑道修为,真是让云溪大开眼界,剑气如此锋锐,还能隐而不发,这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
说完又转向另一边,朝没说过话的朗水晴微笑道:“姐姐好,欢迎来无忧居。”
她这番言语,彻底把朗云震了个不轻,她不知道的是,在自己进入客厅的时候,朗云心中对她做出了,几乎相同的评价。
“云溪妹妹好,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多关照!”朗水晴显得很拘束。
没办法,客厅中的人除她之外,无一不是武道强者,尤其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绝美女孩,竟然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后天境顶峰强者。
要知道自己爷爷朗云,也才是后天境圆满的境界,两人相差了四十岁之多,这女孩要到了自己爷爷的年纪,那得是什么武道修为啊,跟人家一比,自己那点成就,简直连渣渣都算不上了。
她已经被打击的自信全无了,本以为自己也算是同龄人中,出类拔萃的顶尖人物,哪会想到,最近却被接连被两个年轻一辈打击,实在是憋屈到了极点。
“厉害啊,小小年纪,竟然能感知到我隐藏的剑道气息,连我剑气属性都一语道破了。”朗云不禁转头向道玄问道:“前辈,朗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道玄大致已经猜到了他的想法,于是笑道:“在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有什么话直说便是,别藏着掖着,没必要。”
朗云颇为激动的道:“我想和云溪丫头比试一下,您别误会,晚辈不是想以大欺小,实在是遇到这样的剑道天才,不切磋一下,会睡不着觉的。”
“爷爷,你这不合适吧。”朗水晴不禁瞪大了眼睛,看着失态的爷爷,加上这次,她记忆中也只见过两次爷爷失态。
上一次是云逸和剑主摩诃天对战的时候,接连失态都和玄老的弟子有关,实在太罕见了。
朗云也反应了过来,不禁有些尴尬,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无妨,无妨,贫道就喜欢真性情的人,丫头你看怎么样?能和疾风剑朗云过招,可是很难得的,相信你一定会收获良多的。”
道玄笑着替朗云解围,他委实是极为看重朗云这个人,尤其是他的真性情,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浮磨砺,却依然能够保有这种心性,这可是极为难能可贵。
“没问题,能和前辈过招,那是弟子的荣幸。不过,能不能稍微等一下?”
朗云见她同意却还要等,不禁疑惑道:“孩子,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等师弟回来,这次和前辈对战,他如果能在旁观战,一定会大有裨益。”
朗云哈哈一笑,道“这没问题,这点功夫还是等得起的。”
云逸不由的笑着提醒道:“前辈,你可别太大意,我师妹在剑道上的天赋,是我见过的人中,最强的一个,你可悠着点,别翻了船哈!”
“噢?最强的?那我可得小心了,别真让个孩子给收拾了,那可就丢人啦。”
朗云是真的收起轻视之心了,他的先天剑体云逸是知道的,可即便如此,都还说眼前的小姑娘的,剑道天赋是最强的,那这中间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至少天赋比自己更好是一定的了。
只是比先天剑体还好的剑道天赋,到底是什么,他的见识阅历,已经完全跟不上了。
快剑门只是个不大不小的二流门派,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存在,就连二流都算不上,这种宗派底蕴,自然是接触不到剑心通明,这种天下至强剑道天赋的信息,就连自己先天剑体,都还是从道玄这里了解到的。
至于,在天境剑派这几十年,他只是潜心闭关,以及帮助门派解决一些棘手麻烦,此外根本不问世事,否则以天境剑派的底蕴,他怎么也应该能知道一些蛛丝马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