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梧桐树下的传说 > 第九十章 暗夜袭杀
  华国,齐云山半山腰。
潜藏在石壁后的云扬,无声无声地上移了三米多距离,彻底躲进了山壁上的阴影之中。
他默默地看着脚下陆续过去的五个杀手,真切的看见了其中四人背后,那极其熟悉高精度狙击步枪,然后他无声地笑了。
还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呀!
这一次性就送了四把高精狙,云扬都有些喜出望外了,自己过来只是想捡个小漏,没想到却蹲到了大鱼。
云扬无声地嘿嘿一笑,悄无声息地跟着这队人后面,这队人带头只是后天境顶峰的修为,其他人也只是后天境初期和中期的修为。
这无异于是给自己送装备来了,至于另外那个带头的半步先天境后期高手,明显去了另外一个方向,这边自己再尾随一段时间,等到距离稍远就可以下手了。
这支队伍在云扬眼中,目前几乎是在用龟速前进,这种速度抵达前峰平台附近,怎么都得三个多小时以后了。
云扬就这么吊在队尾,跟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很快就到了一处树木稀少的断崖处,五个杀手终于停了下来。
“有点危险,准备绳梯,把绳索给我!”
领头的杀手看了下眼前的环境,思考后决定不冒险,沉声命令手下准备绳索,准备搭绳梯过去。
他接过后面杀手递过来的登山绳,甩动了几圈,手一扬便将锁头甩向了二十米外,岩壁上的一棵歪脖树。
嗖...咔嚓!
电子感应锁头瞬间咬合,绳桥已然搭好。
领头杀手将手中特制的登山绳,在岩壁上固定好,原地轻踏,如一只狸猫一样,轻巧地跃上绳桥,脚下不停交错连点,很快就出现在了对面歪脖树下。
他在抵达对面后,做了一个先行探查的手势,一晃便消失在了身后的茂密树丛深处。
“老K过去了,走走走,兄弟们,赶紧的,先过去!”
走在最后的杀手正了正背后的高精狙,出声催促道。
“好嘞,我先过去,你们跟着点!”
第二名杀手拉了拉绳索,确定固定没有问题后,瞬间纵身跃起,然而就在他腾身到半空的瞬间,突然发出一声闷哼,直接栽倒在地。
扑通!
整个人正面朝下,直接摔在崎岖不平的岩石上,当场就没了动静。
“老付,你搞什么飞机,这也能摔?”身后的队友轻笑着出声嘲讽道。
“不对,老付被偷袭了!强子快去看看。”有杀手发现情况有些不对,提醒道。
众人大惊,刚才出声嘲讽的杀手闻言,赶忙上前查看。
“敌袭,戒备!”
在看清楚老付的情况后,强子顿时大惊失色的叫道。
因为,他刚刚发现趴在地上的老付,后颈上正插着一枚明晃晃的飞刀,早已咽气多时,骇得他连忙拔出腰间手枪,瞬间背靠岩壁全神戒备,并同时出声提醒剩下的同伴。
然而,就在他回身的一刹那,就看到在两位同伴的背后,一道黑影急速闪过,在掠过同伴身边的同时,手中银光一闪,两位队友就那么捂着咽喉缓缓地跪倒在地。
强子想提醒他们,但还未来得及出声,那道黑影已经到了自己眼前,他下意识地举起手枪对准了黑影,准备瞄准开枪。
然后,他就觉得眼前一花,在沉沉的夜幕中,他只看到了一双冰冷如刀的眼睛,不带一丝人类的感情波动,接着只觉咽喉一凉,转瞬就有温热的液体喷出,眼前黑影就早已是飞鸿冥冥。
多年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战斗经验,强子已经意识到自己被割喉了,慌忙扔掉手枪,去捂咽喉处。
此时,他才感觉到呼吸困难,凉气直从喉间往胸腔里面灌。
太快了!快到自己连反应时间都没有,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果然,一旦面对的高手出招太快的话,创口是不会有太多感觉的,而那渐渐袭来的窒息感,让强子的意识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隐约间,他好像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背剑的黑影,正在优哉游哉地捡取着,同伴们掉在地上的高精度狙击步枪,还顺手拿走了同伴们身上的弹药。
“嘿嘿,不错不错,有了这些大家伙,这回有得玩咯!”
龙?那个传说中的年轻杀神?刚才对他来说,只是玩玩的程度吗?
苦笑中,强子彻底失去了意识,身体也开始逐渐变得冰冷!
云扬收集好四把高精狙后,将弹药和几把虎鲸手枪,分别收进两个背包种,统统背在身后。
抬头朝着远处老K的方向诡异地一笑,瞬间消失在原地。
他毫不客气地借用杀手们搭建的绳桥,一次借力,便已闪身冲进了岩石间的茂密植被中。
与此同时,探查完毕的老K正在一处岩壁下方,静静等待着队员们,他此刻还并不知道,后方四名队员永远都不会来了。
沙,沙,沙...
衣服划过从草的声音,渐渐传入老K耳中,听得他眉头大骤,不由地压低声音道:“混蛋,你们想死吗?搞这么大动静出来!”
他此时已经看到了老付的身影,不过这个老付怎么好像变瘦了啊?还特么背那么多枪,搞得跟尼玛孔雀开屏一样。
看到这一幕的老K瞬间就气不打一处来 ,低声骂道:“老付,你特么搞鸡毛呐?后面人都手残了?枪怎么都给你背了,你特么轻着点,动静太大了。”
远处赶过来的老付也不搭话,毫不减速地直奔老K冲来。
“尼玛,你慢点跑,赶着投胎啊你,你...”
老K终于发现不对了,他们这队人只有四把高精度狙击步枪,老付怎么会背了五把?
猛然间,老K脑海中轰然炸响,不会吧?仔细再看其中一把高精狙的枪杆,怎么看都像是传说中那把黑龙剑的剑柄呐?
龙?怎么可能!
后面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发出,那些人可是人人带枪,还都是小型手炮虎鲸手枪,只要有人发出一枪,这点距离枪声绝对会清晰可闻,他有足够的时间做伏击准备。
预感越来越不好的老K,第一时间拔出腰间的虎鲸手枪,对准了那个身影,精神极度的紧张,让他握枪的手都有些泛白。
“老付!站住,再不站住我开枪了。”
在他无比紧张地,举枪对准了疾冲而来的老付,而对面急行中的老付,突然朝他扬手甩出一道银光,他下意识地就想开枪。
下一刻,他只觉手腕突然传来一股钻心的剧痛。
当啷!
老K的手腕瞬间被飞刀贯穿,虎鲸手枪掉落地,忍着右手腕的剧痛,他就地翻身而退,转身急踏岩石壁,身形陡然拔高,仓皇逃离而去。
云扬原地站定,似笑非笑地看着空中,那个急速逃窜的身影,笑道:“喂,跑那么急干啥,下来聊聊吧你!”
扬手就甩出一把飞刀,半空中的老K已是慌不择路,刚要准备在另一块凸起的山石上借力,顿觉腰间一麻,身上力气急速消散,暗道一声:我命休矣!
然后,便在云扬目瞪口呆中,直接栽落悬崖,非常不凑巧的是,他是以头先着地,这就有点尴尬了。
啪!!!
连惨叫声都没发出,老K便已头撞悬崖边岩石,继而脑浆迸裂的滚落悬崖,这一幕在呼啸的山风中,显得血腥而又滑稽。
“我去,早知道打他腿了,习惯性打穴道了,这事儿办的,真特么晦气!”
骂骂咧咧中,云扬脚下再不停歇,背着一堆武器弹药,一路往前峰平台电射而去。
前峰,平台上。
欧阳菲菲焦急地走来走去,两只纤细小手搅在一起,嘴里不停的碎碎念着:“怎么还不回来,怎么还不回来...”
夏晓蝶笑着走过去,轻拍她的肩头,安慰道:“别担心,云扬的身手你也见过,这种环境看着危险,但是对他来说可跟平地没什么两样的。”
“对对对,美女!放宽心吧,我们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别看他话少人又闷,可到关键时刻,那跟个超人也没啥区别。就算你把他从飞机上扔下来,也伤不到他半根头发滴!”
欧阳旭旋转着指间的手枪,笑呵呵地打趣道。
面露焦急之色的欧阳菲菲闻言,倒是稍微安定了一些,只是这种漆黑一片,周围全是悬崖峭壁的环境,让她实在无法放下心。
虽然不再走来走去,但是口中的碎碎念依旧如故。
众人彻底无语了,这都要担心的话,那以后你可有得糟心了,他们隐龙执行的任务,大多数可比这个还要来得危险。
“喂!旭哥,难得听到你夸我啊,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对啊,这大晚上的也没有太阳,你在说什么鬼话呢。”
在欧阳菲菲惊喜的目光中,云扬背着一大堆武器,从夜幕中一掠而出,转瞬就已到了众人面前,笑呵呵地手臂一伸。
哗啦啦!!
一阵武器碰撞声中,四把高精狙,四把虎鲨手枪,两大背包的弹药,瞬间堆了一地。
“我去,这么多高精狙和弹药,你小子不会是把对面洗劫了吧?”
欧阳旭虽然嘴上说得惊讶,人却早已是迫不及待地上前,从地上抓起了一把高精狙,立即开始上手校对,他得用枪习惯可和其他狙击手全然不同。
但凡有个狙击手,只要用一用他的枪,估计都会骂娘,各项设定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根本就没法正常使用,打到突进的队友都有可能。
“那倒没有,两路人马让我灭了一路,还有一路在另一侧,有个半步先天境后期的高手带队,估摸着再有一个多小时,咱就要进入他们的火力范围内了。”
云扬轻描淡写得来到欧阳菲菲面前,朝她微微一笑道:“不用担心,一会儿你就踏实待在帐篷中就行,这些人先机已失,翻不起什么浪花的,我们早点解决,不耽误咱们明天登山的。”
欧阳菲菲看着地上那一堆的枪械,心下突然有股莫名的冲动,继而展颜一笑道:“我其实很想看你战斗,只是这天实在太黑,什么都看不见,好可惜呀。”
言辞坚定,完全没有一丝的惺惺作态。
我去!好有魄力的姑娘,寻常人见到这种阵仗,早都吓得六神无主了,相信她此刻内心也是慌乱的,单看她身体虽然镇定,但眼神中那抹无助却是骗不了人的,但即便是如此,居然还想亲眼见证血腥战斗。
众人不禁有些侧目,对这个漂亮的女明星,虽然大家都已认同和接纳,但这一刻对她又有了全新的认知。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这样一个,可以为心中英雄而忘生死的女人,虽不是武修,但却拥有着侠女般的巾帼豪气。
众人无不羡慕地看着云扬,这样的女人,配得上我们的兄弟。
云扬闻言哂然一笑道:“这有什么难的,一会我带着你,一样能护你安全。”
其实,就在云扬黄昏突破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了,流星追月步法发生一丝微妙的变化。
即便是背负一人,他此刻依旧对自己充满了信心,那种进退由心的玄妙之感,让他觉得这天下之大,都无不可去之处!
欧阳菲菲瞬间抬头,美眸中异彩连连,这个男人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那样的让人安心,真好!
人生中,她第一次觉得,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自己有了依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