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不是模拟 > 第二十九章 生日快乐
  直到回宿舍,王煜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

  我是谁?

  我在哪?

  刚才发生了什么?

  向来引以为傲的智商,仿佛也随着蜡烛被吹灭的瞬间,烟消云散。

  王煜莹人生中第一次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真·一脸懵。

  他怎么知道今天是自己生日的?小小的脑袋里大大的疑惑。

  在王煜莹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甚至算得上是神异事件了。

  毕竟连她的身份证,都不知道她的生日啊o( ̄▽ ̄)d。

  没毛病。

  宁省苦寒,当地人都喜欢多生男孩,七八岁就可以给家里干活。女孩自小不受重视,被认为是“赔钱货”,所以上户口时,父亲把她生日写错也就不奇怪了。

  写错就算了,还懒得去改,说反正也差不了几天,这个不重要。

  那什么才是重要的呢?

  要知道,工厂里流水线上的商品,都清清楚楚印着正确的出生日期呢。

  她却连自己在户口本上的出生日期都是错的,不值得父亲去再跑一趟派出所登记。

  可能她的存在本身,也是错的吧。

  但生而为人,父母、家庭是不能自己选择的,她只能努力学习,努力学习,把所有的情绪都深深埋在心底,做一个所有人眼中的“乖乖女”。

  但她知道,自己的“乖”,不是为了父母的某句称赞,也不是为了让家里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多停留一点。

  只是一种本能的保护色,只是把心里的那团火埋起来了。

  直到高考后,她没有听取父母的意见去读省内的师范,而是偷偷报了这所千里之外屹立在海边的高校,这是她第一次“叛逆”。

  “乖乖女”突然不乖了,父母很生气,像被偷了水晶似的,很是闹腾了一整个暑假,连报道也没去送她。

  她拖着两个大箱子,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孤身来到了这座千里之外的海边小城市。

  像化身一条固执的鱼,从贺兰山脚,逆着洋流独自游到黄渤海沿岸。

  那些曾经埋在心底的点点滴滴,不再沉默的从沉默了许久的深海里冒出来。

  因为身份证上的日期是错的,所以也就没人知道她真正的生日其实是7月。

  对,她不是骄傲炽热的狮子,而是虚张声势的巨蟹。

  张牙舞爪的背后,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虚软,所以她不敢在一个地方、一个人身边停留太久,所以她一直风尘仆仆,一路慌慌张张,匆匆忙忙。

  她深知自己绕树三匝,身后是真的无枝可依;她又怕某天突然有了所谓的依靠,又突然的再被丢下。

  她总是想的很多,她不能不想的很多。

  王煜莹怔怔的坐在床边发呆,没开灯,手机屏幕一直亮着,宿舍里显得格外的清冷,映的她的脸,没有一丝血色。

  手机里,父母一如既往的连个电话都没,至于小三岁的弟弟,更是淡漠的很。

  她习惯了。

  习惯成自然,所以她一直以为没有人会记得,会在乎,会知道自己的生日,甚至连她自己都已经快忘了。

  奥,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

  原来不知不觉,自己已经20岁了。

  原来有人陪自己过生日,是这种感觉。

  蛋糕很甜,奶茶很甜,那一瞬间对面的男人似乎也很甜,但王煜莹的心里很苦。

  上次和母亲的通话记录还是在5月,也对,她的一整颗心都放在即将高三的弟弟身上,哪里会记得还有个女儿?

  她不想要什么礼物,不需要太多腻歪的话,她其实就想要句,简简单单的“生日快乐”。

  她等了十几年了。

  小时候家里还会给她过生日,但父亲嫌记两个日子太麻烦,索性将错就错,就在弟弟过生日的时候买两个蛋糕,给她“共享”生日。

  高中寄宿后,连“共享生日”的待遇也没了,似乎她对这个家庭做出的最大的贡献,就是让父母和弟弟看起来更像是幸福的三口之家。

  来做兼职也是想攒点钱,她不想开口和母亲要生活费,每次都是一场折磨。

  她有个本子,每笔钱都记得清清楚楚,清楚的不像是一家人。

  家人这两个字,对她而言,太过于陌生,她高攀不上。

  “我到家了。你去洗澡了么?”

  VV弹出消息,打断了对着拨号界面发呆的女孩,她还是没有勇气给母亲打电话。

  她怕电话接通后,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更怕两个人尴尬的没有话聊。嗯,和自己的亲生母亲,没有话聊。

  她宁愿和吝啬的商铺老板,为了几百块钱的赞助费,口若悬河、声情并茂的聊一下午,也不愿和母亲打一通几分钟的电话。

  别人家的孩子和母亲撒娇,亲密无间,无话不谈,对她是不存在的。

  她更像是一个旁观者,旁观者轻,旁观者也清,可能她暑假不回家,大家都轻松了吧。

  “要你管?”

  “姑娘,麻烦照照镜子,你已经严重影响我们的公司形象了【惊讶】【惊讶】【惊讶】”

  王煜莹捏紧了拳头,满腔的心事不翼而飞,她现在只想狠狠的踹这个男人一脚,用她十公分的恨天高。

  怎么会有这么欠的人呢……

  心里想着方翰被自己踹的连连求饶,抱头鼠窜的画面,心情也不禁好了点,嘴角弯成了个小月牙。

  “我去洗澡了。银行卡密码是你生日。”

  “对了,刚才忘了和你说,生日快乐【蛋糕】【蛋糕】【蛋糕】”

  点了发送键,方翰在老方的唠叨下进了浴室,却不知手机对面的女孩,对着这句话,发呆了很久。

  【啧啧,看不出来,你小子挺会的嘛。】

  【上午陪小妹妹考驾照,下午赶着去给学姐过生日,时间管理的不错啊。】果然,冰神的吐槽永远不会迟到。

  ……

  方翰想了想,还是没有去辩解,说又说不过,打也打不过,委屈巴巴。

  我明明是去安慰受伤少女的心灵,为社会做贡献,还要被系统冤枉。

  方翰默默的洗着头,委屈的泪水顺着45度的热水流下,在瓷砖上贱起一个个水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