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攻略那个女主 > 第 8 章
罗阮只知道在现代上学很辛苦,却不知道在古代上学也要五六点就起床!

天刚蒙蒙亮。罗阮就被绮罗唤了起来。

“公主,不早了,该去上学了。”

罗阮困得睁不开,嘟囔着翻了个身,想继续睡。

绮罗有些着急,站在床边不断的催她起床。

听闻国学里面管教甚严。不管你是高官权贵之女还是皇亲贵族,只要进了里面都要守规矩。

公主要是第一天上学就迟到,那可成什么样子了。

要是有个人站在你的床边,不断地催上大半天,再困的人也得被喊清醒了。

罗阮欲哭无泪。

幸好现在已经过了冬日,起床不需要费那么大的劲。

她在侍女的服侍下洗漱完毕,然后用了朝食,坐上了去国学的马车。

车厢内被熏炉熏得又温暖又舒适。罗阮坐在里面靠着几个软垫枕,忍不住又蒙着眼打起来了瞌睡。

几刻钟之后,马车外面的喧嚣声越来越大,她这才有些清醒过来。

罗阮掀开车帘向外面看去,这一看之下被惊到了。

好家伙,这条街上这么宽的青石路,现在全被各式各样的马车占据了。

这些都是来国学上学的学子。

前面的马车看到罗阮马车上皇宫的标志,纷纷让出路来让她先过去。

罗阮睁着一双溜圆的大眼,盯着外面这么多人,实在是清醒得不能够再清醒了。

没想到她重活一世,竟然还要重新体会一遍上学的痛苦。

按照规矩,马车是不允许进入国学里面的。甚至就算是天子亲至,都得老老实实地走到里面。

罗阮下了马车,带上了侍女为她提前准备好的笔墨纸砚,开始了自己的异世界上学生活。

罗阮虽然是头次入学,但是年纪比起来十一二岁的新学子确实是大上了一点。

国学的祭酒和监学商量斟酌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让公主和她同一年龄段的人安排到了一块。

由于侍女是不能够陪同入学,所以绮罗就被留在了外面。

国学自然不敢怠慢公主,祭酒早早就站在学宫门口迎接公主的到来。

学院里面的有些学子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一时有些好奇地向周围人询问。

“这个女子是什么身份,她竟然如此大的排场,连祭酒都给惊动了。”

于是就有知情人十分热心的替她解答了疑惑。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她正是当今圣上唯一的亲妹妹——乐昌公主!”

“怪不得!可是公主为什么突然在这个时候才入学。”

“这个就不清楚了,不过据说——”

正在说话的这人低声拉长了语调,引起周围人的兴趣,纷纷围了上来想听一耳朵。

“不过什么??”

“有人猜测公主绝大可能是为了端王的未婚妻,也就是丞相府的废物大小姐杜若而来的!”

这个消息确实够劲爆。

一时之间公主突然入学这个话题,在国学炸起了一个不小的波澜。

祭酒将公主亲自送到了上课的学屋,然后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一张脸此时笑成了一朵花,看起来要多友善就多友善,要多慈祥有多慈祥。

可把周围一圈人的下巴都给吓掉了。

等到祭酒离去,罗阮抬脚进了学屋,这才发现。

巧了!

一个不大的学屋,二三十个人,这里面竟然有她见过的很多熟面孔。

她首先把目光锁定到了角落里的杜若身上,也没感到意外。

毕竟她是提前打探好了女主的消息才直奔而来的。

而剩下的人可真的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了。

学屋里不仅仅那天和杜若起过冲突的曹凝若。

甚至罗阮还看到了身为丞相府庶女的杜薇。

因为按照规矩,庶女入国学是不太可能的。

由此也就可以想到丞相厌弃长女,偏爱庶女,这样的传闻多半为真。

罗阮踏了进去,本来还颇为哄闹的学屋里竟然一下子静了下来。

有一些身份不高,家族处于中下等,爱好钻营攀附的女子已经听闻公主要来,率先反应过来,上来亲亲热热的找公主搭话,也不管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和公主相匹配。

罗阮根本就不认识这些人,要她回应实在是有些困难。

在外人的眼中,这一幕就成了公主脾气冷傲,不好接近的表现。

这些女子上来碰了一鼻子灰,只能重新讪讪的回到了座位上。

学屋里的空位置不多。

罗然选了一个离女主不近又不远的地方。

杜若从刚才罗阮进门就注意到了她。

不过她这位置是在不起眼,因此罗阮并没有发现自己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曹凝若见公主过来,想打招呼又拉不下脸。毕竟她之前才是被众人巴结追捧的对象,何曾轮到过她上前讨好一个人。

于是一时就有点接受不了这种落差

她又看到公主竟然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坐了下来,脸色更是一变,哼了一声,独自坐在座位上生闷气。

“公主来了。”

罗阮坐下不久,前方传来一个友善友好的声音。

她抬头一看,这才注意到斜前方坐着的竟然是苏绾白。

这可不是巧了么。

罗阮对这个身上自带诗书气质的温婉女子十分有好感。

因此她也扬起了小脸回过去一个笑。

“绾白,你竟也在这里!”

“那看来我和公主是真的很有缘分。”

罗阮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在这里你还叫我什么公主,唤我阿阮就好了。”

围在曹凝若身边的几个女子见到苏绾白竟然这么快就抱上了公主这条大腿,不禁有点眼红。

开始对曹凝若上眼药:“若姐姐,苏大小姐不是自称为恃才傲物的才女吗?怎么这么快就巴结上了公主?”

苏宛白平时也没见对她有多么热情,曹凝若不甘地嘲讽道:“她这个才女也不过如此,本小姐从来不喜欢跟这种人来往。”

周围有人注意到杜薇从刚才开始好像就不太在状态。

于是神秘兮兮的唤了她一声,问道:“薇薇,你说公主来了我们汀芷院,到底是不是因为你那个姐姐杜若。”

杜薇一个回神,及时的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

“外面的传闻听听就是了,你怎么还当真了?公主身份尊贵,又何必跟我姐姐过不去。”

问话的这个人表面上同意了她的观点,实则内心嗤笑了一声,认为事情多半跟她猜测的那样八九不离十了。

一时间整个教室里人心浮动,个个都有个个的心思。

国学钟声一敲,一个白发垂髯,面容刻薄的夫子准时踏进了学屋里面。

没有人敢再发出声音,大家都规规矩矩做好拿出来了自己的课业。

第一堂课是曾夫子的课,曾夫子为人严厉且古板。且完全不顾你的家世背景,因此教室里的很多人都十分畏惧他。

“今天我们来讲《中庸》”

学屋里面的翻页声起,伴随着夫子抑扬顿挫的讲书声。

罗阮……罗阮很快就打起来了瞌睡。

她平时从来没有起过这么早。再加上这种文言文让人看起来就头疼。

因此犯困实在也是怨不得她。

曾夫子讲到声情并茂的时候,一双浑浊的老眼往下一瞟,就看到了在课桌上一点一点小鸡啄米的公主。

祭酒老早就同他交代过公主要来,因此他一下子就看到这里唯一的一张生面孔。

上的第一节课就如此态度,曾夫子心头闪过不满。

“公主,你来说说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下一句是什么?”

听到自己被点名,正在打瞌睡的罗阮浑身一个激灵,立马清醒了过来。

她一脸懵逼的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时隔多年再次感受到了中学上课被老师提问所支配的恐惧。

救命!!!她连题目都没有听清,而且就算给她题目她也不会呀!!

一下子被二十多双眼睛盯着,罗阮在脑海里疯狂戳系统。

“系统,大事不妙!快来救我的狗命!!!”

可是平常随叫随到的系统这次喊了天都没有动静。

罗阮额角的汗慢慢流了下来。

在前面坐着的苏绾白好似感受到了罗阮的求救,悄悄扭过头来跟她对了几个口型。

这是啥??

罗阮的心情一下子经历了从大起到大落。

好家伙,这些东西的根本就没学过,对口型也没用啊!!

学屋里的气氛一时间有点凝固。

就在罗阮上天无门下地无路的时候,突然不知道谁弹了一张小纸团到了她的桌子上。

来不及多想,罗阮飞速地扫了一眼上面的夫子,见他并没有往下面看。

于是赶紧哆哆嗦嗦地把揉一团的纸条给展开了。

“知斯三者,则知所以修身;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罗阮念完,松了一口气。

见到公主回答出来了这个问题,曾夫子没有再揪着她不放。

只是提点了一句:“公主回想的时间有些长了,根基不稳,回去还是要多学多背。”

罗阮坐下来,脸都变得红扑扑的。

杜若在侧后方,甚至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她柔嫩小巧的鼻尖上沁出来的小汗珠。

不知为何,她的心情突然愉悦了一下。

小猫还挺可爱。

同时罗阮悄悄往后看了一圈,没发现到底是谁给她扔了这个纸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