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 第012章话不投机
  道祐:拈花一笑,心似莲开。好有禅意~

  郑洪谢询:拈花一笑,心似莲开。好有道韵~

  王宴:拈花一笑,心似莲开。既有佛心,又有道韵,乐安……若是有气运,将会如何?谢玄度,汝不当人子!

  康胜回到原来的位置继续钓鱼,心里没事开什么莲花,做点什么不好。

  卢浦抬脚走进来,坐到康胜身边,钓鱼,自己没那闲心拈花一笑,朝堂里那些三公九卿那有一个省心的,拈花开花都解决不了问题。

  谢琨默默转身,去准备晚宴,今日是个好日子,值得摆宴庆贺。

  青杏和樱桃等众美人继续奏曲,今夜还要唱曲,嗓子需要休息一下。唱跑调的话,就算第下不在乎,管家和大侍女也会把她们卖到勾栏院或者直接沉塘。

  谢康没有理会众人,扶着流苏的手臂,回寝室休息,不然没精力熬夜。坐到半路突然想起来,转过头来问道:“平叔先生,陛下的新年号是哪两个字?”

  王宴轻声说道:“出咸阳熙邯郸的熙,万物安宁的宁。”

  谢康转过身继续朝寝室走去,果然是这两个字,感觉有点时空错乱的感觉。熙宁变法,阿米豆腐,善了个哉。后来有人评价神宗其人,“唯上之求治也亟,下之言治者已烦尔。”元嘉帝的年号,总是让人有点凌乱。

  画些舞蹈动作,静静心,轻声说道:“流苏,取笔和缣帛过来,我想画长卷。”

  流苏轻声应诺,第下的画从来与众不同,不知道这次会想画什么。

  ……

  院内荷花池边

  康胜低声问道:“道祐法师,承明帝同意了?”按道理怎么也要闹上一段时间才对,这可是菩提境,不是声闻小乘或者缘觉中乘。

  道祐双手合十说道:“承明帝再次脱下帝袍,换上僧衣,舍身出家,自号三宝奴。他问某,他一直致力于建寺、造塔、写经、度僧、造像等,有多少功德?某说,没有功德,都是表面文章。

  他又问某,什么是佛?某说,心即是佛。话不投机,不欢而散。”

  王宴在一旁默默点头,承明帝有些着了魔,不能以常理度之,但这话不能明说。

  卢浦眸光微闪,难怪平叔半圣会说出咸阳熙邯郸,承明帝这是把自己玩废了。

  谢询看了郑洪一眼,没有说什么,按这架势,东周西夏可以先不用理会,向北突进,可以将北齐压到幽云十六州或者……更北。

  又看了眼王平叔,这事算儒门的,肯提前说一声,让谢家能提前布局……看来对乐安,很是看重。

  王宴悠哉悠哉地钓鱼,乐安若是没离开,那是在入定顿悟。已然起身离开,说明就是因为某些事情,只是在发呆。能说出拈花一笑,心若莲开,不容易。

  在几位顶级大佬的允许下,一部分新诗和曲律,流出郡公府,让秦淮河的繁华更添风流韵致。

  乐安郡公和他那些梨园美人不得不说的故事,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梨园二字,让乐安风流成为公认的事实。

  豫章长公主府

  淡青色轻纱若山间的淡淡轻雾,将楼阁的繁复雕花变得轻灵起来。

  二楼正对着湖的堂间,一身霜色衫裙的长公主,懒懒地打着棋谱,朝云近香髻上簪着真珠流苏钗。脸上的清冷少了些。

  “吴姬越艳楚王妃,争弄莲舟水湿衣。来时浦口花迎入,采罢江头月送归。”贴身侍女读完诗句,默默退到一旁。

  刘伯姝挑了挑眉头,笑道:“小怜,你多带带几人去月湖采荷,让我欣赏一下诗中的美色。”

  “诺。”美丽的侍女轻声应到,转身下楼。

  月湖的荷花开得正好,申正,阳光已经没有那么炽热,冯小怜和另外八名侍女,穿着的颜色明艳轻纱衫裙,各乘一艘无蓬莲舟,划入藕花深处。

  听到侍女们的笑声,刘伯姝放下缣帛棋谱,望向月湖……来时浦口花迎入,确实很写实,也很好看。这几个丫头玩得很开心,还赛起舟来,争弄莲舟水湿衣,待到月上,划船上岸,月送归。

  一派热闹的景象,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刘伯姝转头看向旁边的顾女史,疑惑地问道:“为何会说乐安风流?”

  顾女史从袖中拿出一卷帙来,双手递给豫章长公主刘伯姝,陛下说长公主到了该准备昏仪的年纪,有些事情要提前教。

  刘伯姝疑惑地取出卷书来,展开来看……这是!刚想扔开。被顾女史拦下,并边指点着朝耳边低声解释。

  ……脸色有白变粉再变红,若傍晚天边的红云,云蒸霞蔚,蔚然成风,风有点热……

  “无耻之徒!”刘伯姝赤红着脸,咬着牙怒道。

  ……顾女史轻声说道:“殿下,乐安郡公风流雅致,绝不无耻。”

  刘伯姝:“……”哪里雅致了?自己怎么没看出来!猛然回过神来,“顾女史,你为何给我讲这些?”

  顾女史更小声地说道:“陛下说,乐安郡公诗词风流,宜尚长公主。”

  刘伯姝气得直接把卷书扔在地上,怒道:“本宫不嫁!”就那个病秧子……想到谢家……病秧子也就罢了,还如此无耻!谁爱嫁谁嫁!

  顾女史捡起卷书来,低声说道:“殿下,平叔半圣是乐安郡国相,叔时先生是国卿,道祐法师是郎中令。郡公曾祖是玄度真人。曾在楼观台十余载,稚川真人是司天台监正。”

  在顾女史说道道祐法师时,刘伯姝就颓然地坐回矮榻,天下最顶级的那一批人都和谢乐安关系不浅……更想到和阿兄谈论过的那些猜测……就算自己肯下降,谢乐安还未必愿意尚。

  顾女史说的这些,那些衮衮诸公不可能想不到。怕是现在很多家族已经在打联姻的主意。这世道变了,体弱多病的人,都成了抢手货!

  扯了扯嘴角苦笑道:“女史,只怕他不肯尚主。”这装饰舒适的厅堂,突然变得有些空旷,有些冷……

  顾女史忙说道:“怎么可能不肯?殿下倾国倾城,乐安郡公见到你的时候,一定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辗转反侧,寤寐思服。”

  刘伯姝:“……”这算是安慰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