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 第022章他不想尚主!
  流苏默默服侍谢康沐浴,更衣,没有往床上看一眼。

  璎珞帮谢康束好发后,默默退到一边,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床上垂下来的天水碧披帛。

  “璎珞,你服侍如烟更衣。”谢康淡淡地说道,站起身来,朝外面走去。

  璎珞停下脚步,又默默退回床边,她就是故意的!这么多人在忙碌,怎么可能听不到!

  一盏茶后,如烟撩起帘账来,眉宇间一片慵懒,好奇地看向璎珞,“郎君呢?”

  “第下已经去正堂。”璎珞轻声回道,“请如娘子沐浴更衣。”

  如烟忙披上单衣,跟着侍女们去浴室,忘了这里是郡国公府,不是画舫。

  ……

  谢康听完谢启的话,有些头大,封建社会的讲究太多,“安排如烟住在柳浪闻莺。”

  游湖听曲完毕,可以住在那里,没有多少事需要自己处理,更不用去上朝。正妻,不急,自己去五洋捉鳖的时候,一走就是好几年,把人扔在家里,很不道德。

  王宴和道祐算着谢康安排好美人的时间,觉得应该差不多了,才联袂而来。刚进来就听到安排在柳浪闻莺。

  “第下,如烟娘子不能当六妾之一。”王宴坐下后轻声说道。喜欢赎回来可以,毕竟画舫上的花魁,多是不卖身的,卖过身的只能再待一年,若无人赎,要么自赎,成为画舫的大娘子。要么,只能离开画舫,去馆阁谋生。

  谢康沉思片刻,说道:“先生,她还未曾……”

  王宴忙把画舫的规矩说了一遍,这些人什么都不更第下说的吗?都是些不靠谱的人,“第下,因为你是第一次去,安排的只会是小娘子。”

  谢康惊讶地看着王宴,问道:“他们安排两个给你们,不是为了双飞燕?”这俩不像是只喝小酒的人啊!

  王宴道祐:……双飞燕,还真是传神!

  道祐双手合十,笑道:“跟过我们的人,会有人抢着替她们赎身。”

  谢康扶额,忘了这两位是半圣和菩提,上一世也有受某位大佬的情人当外室或者直接娶为妻的,各中心思,不足为外人道。现在这些人帮着赎身,应该和买手办差不多,还是大佬开过光的手办。

  揉了揉额头,放下手来,笑道:“孤确实是不了解这些情况,不为妾便不为妾。娘子的名头还是要给的。”

  流苏带人进来,摆放朝食,听到不为妾松了口气,第下的妾,只能是高门贵女。就算是庶出,也必须是贵妾之首所出,且不能超过半数,不能为首。

  谢康等只有流苏几人在旁服侍,才开口问道:“叔时不过来一起?”

  “第下,他昨夜没睡,一直在推算你的画卷。”王宴发现在谢康眼里,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尺规图已经做了九卷。”

  谢康默默吃面,康胜真的很适合去做爆肝人,尺规图不是自己画的概念图,那就是前一世的工程图。

  三人安静地吃饭,没有人在说什么。院子里的荷花,幽香依旧。

  ……

  如烟被璎珞等人带着从侧门离开寝室,谢启等在主院侧门,态度恭谨地说道:“如娘子,第下安排你住在柳浪闻莺的闻莺阁,请你坐上步撵,移步过去,服侍你的人都已安排好。”

  如烟微微点了下头,知道自己是没资格住在主院的,没想到自己会有单独的楼阁住。

  璎珞目送如烟的步撵不再视线,才转身朝正堂走去。等谢康他们用完朝食,才上前轻声说道:“第下,如娘子已经送去闻莺阁。”

  谢康看了眼璎珞,微点了下头,站起身来,决定去看看熬夜爆肝的康胜,问问能不能做点玻璃什么的。

  ……

  豫章长公主府

  昨夜体验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的长公主刚睡完回笼觉,起身更衣,小声抱怨道:“谢乐安这个混蛋,他没说睡醒后会头晕难受!”

  “殿下慎言。”顾女士忍笑说道,忘了昨晚是谁兴奋得像个孩子,在湖上飞来飞去,“听说静明园和郡国公府已经打通,两位先生帮着改造的。”

  刘伯姝面色微寒地坐在矮榻上,侍女轻手轻脚地帮着挽发髻,“阿兄太过分!我要了那么久,都不肯给。说什么就喜欢那里的翠竹,结果给那个混蛋,眼都不眨一下!”

  顾女史将莲花头的珍珠发叉簪在发髻上,低声笑道:“陛下思虑深远。”

  话音未落,就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殿下,乐安郡公昨夜去花房,为一位叫如烟的清女子赎身,连夜带回府中。”

  刘伯姝看向疾跑过的大侍女小怜,淡淡问道:“你听谁说的?”

  冯小怜忙停下脚步,气息微喘地说道:“外面都传遍了,郡公教她们唱新曲,她唱得最好,就问名字,说了句碧幌如烟,却扇试新睡。后来还手把手亲自教跳舞,据说两位先生都看呆了。”

  刘伯姝扯了下嘴角,冷笑道:“手把手教?这些女子还真是什么都敢说!”能让两位先生看呆的舞,别说没有,就是有,也不会是画舫女子能跳出来!

  冯小怜接过顾女史递过来的茶,一饮而尽,继续说道:“都说原来安排的是一个叫小小的清女子,只是她唱的郡公不满意。”

  刘伯姝的脸彻底冷了下来,谢乐安,竖子竟敢如此欺我!就算只有三成是真的,也是他故意放出来的,他不想尚主!自己都已经同意他纳贵妾,他竟然……冷声说道:“顾女史,派人去郡公府传话,就说本宫想听如烟娘子唱曲。”

  顾女史忙低声应诺,亲自带人去乐安郡公府。

  谢启听完顾女史的话,轻声说道:“请女史稍等片刻,我需要禀告第下或者国相定夺。”

  顾女史坐到第一进院子的正堂等消息。长公主生气是正常的,那么高傲的一个人,能同意纳妾,已是最大的让步!乐安郡公还有什么不满的?

  谢康王宴道祐听完谢启的禀告:……

  谢康看向王宴,先生没这规矩吧?

  王宴摇了摇头,以前没有过。

  道祐双手合十,女子的想法,某理解不了。

  谢启一头雾水,同不同意你们说句话呀,我看不懂你们的眼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