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 第027章关键是太浪费
  刘伯姝看着青杏水袖翩飞,和天外飞仙截然不同的美,更像前朝洛神赋所写: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

  难怪谢乐安不肯割爱,若是自己也不舍得。她们在乐府时,好像没有这么翩然若仙。

  阮秀耷拉着头,默默喝酒,陛下若是看到,自己这个乐府令,就可以回家采菊东篱,悠然见南山了。乐安郡公,您是权贵,是门阀嫡子,能不和可怜的某,抢活干不?不敢说出口啊,唉……

  道祐大和尚觉得自己圆满了,笑道:“第下,青杏的舞越发厉害了。”

  “先生觉得满意就好。”谢康淡淡笑道,两次天地清气盈溢,青杏她们第一批美人都有赶上,境界在前几日,纷纷突破到筑基境,自然跳得越发好看。

  王宴摆了摆手,让青杏退下休憩,淡淡地说道:“好看是看,就是有些折腾人,不扔莲子,让她们自己跳,也不错。”关键是太浪费。

  侍人进来快速撤走立鼓,清理干净莲子。

  一只白猫悄悄走进来,趴在谢康身边,打盹。

  谢康拍了下它的头,低声说道:“不是让你在雷峰塔捉老鼠吗?塔还没倒,你怎么出来了?”

  白米换了个姿势,继续趴着,不搭理谢康。

  又过去一个时辰,卢浦看豫章长公主没有任何想离开的想法,很想摇她的肩膀,你已经待的时间够久了,没发现乐安郡公的脸色更苍白了一些吗?该回你的公主府了!

  谢康实在不想继续端坐着,就是上一世开会,中途也会休息一段时间,拱手一礼,说道:“殿下,某的身体实在是撑不住,需要休憩一会,你们随意就好。”

  刘伯姝这才发现谢康的脸色有些差,忙说道:“乐安尽管休息,是本宫大意了,天色已晚,改日再来。”

  谢康微微点了下头,扶着王宴的手臂,脚步虚浮地朝寝室走去。

  “第下,婚事,某去和陛下谈。”王宴低声说道,豫章长公主太过受宠,养成的习惯就是不会为别人考虑。

  谢康微微笑道:“先生,我更担心她和我抢美人。清江会将今日的事,如实汇报。陛下,应该不会再提赐婚。”自己喜欢小女人一些的,这种大女主类型的hold不住。

  原本以为元嘉帝会今天就找豫章长公主谈,毕竟谢家现在有两位大能,进了门,只要自己不是太过分,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不知道。

  王宴嘴角抽了抽,抢美人,还真有可能,不过不是长公主,“你更担心的应该是陛下,阮子期会如实禀告。”

  “陛下刚升五品,不会。”谢康坐在寝室的矮榻上,笑道,“谢家再加上两位先生,会三思。”

  王宴看谢康想得明白,就没再多说什么,“第下好生休息,某去看看叔时。”说完,转身离开。

  璎珞等王宴离开,忙带人进来,服侍谢康沐浴更衣。

  谢康终于能躺下来,舒展一下僵硬的身体,真佩服那些衮衮诸公,朝会议事,一扯就是几个时辰。

  海棠坐在一旁,帮谢康按摩头部,小声说道:“第下,我……我知错了。”

  “没事,不过是一支舞。”谢康握住海棠的小手,笑道,“你跟了孤,自然会护着你。”

  翻过身来,搂着海棠的软腰,“该休息了,今日确实很累。”

  海棠忙放下帘账来,挨着谢康躺下……细碎的声音传来,“第下~”

  “花露重,草烟低,画堂双燕归。”谢康的笑声隐隐传来。

  门外守夜璎珞暗自握拳:…………

  ……

  豫章长公主府

  刘伯姝梳洗完,穿着白娟单衣梳着单螺髻,坐在窗边望月,低声吟唱道:“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顾女史放好安神香,盖好香炉,轻声说道:“殿下,改休息了。”

  “你说,谢乐安是怎么想到那些曲调的?”刘伯姝眼神里有些迷茫,又有些困惑,“我原本以为他赎那清女子,是为了拒婚……那样的美人,就是阿兄见了,也会心动。”

  “殿下慎言。”顾女史忙打断道,说陛下会喜欢画舫女子,不论事实如何,属于大不敬。

  刘伯姝回过神来,低声笑道:“阿兄不会在意这些,天外飞仙,乐府也有在排演。那水袖舞跳的真好,你让人去定做立鼓,本宫想试试什么叫体迅飞凫,飘忽若神。”

  顾女史低声劝道:“殿下,那时舞伎们练的,你哪里需要去费神。”

  刘伯姝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本宫想再赏会月,别忘了定鼓。”

  顾女史无奈,躬身一礼,带着侍女,默默退出去。殿下这是……动心了。

  长公主的寝殿瞬间安静下来,支撑寝殿的圆柱上绘制的是银线流云纹,地衣上织的是采莲曲,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刘伯姝站起身来,纤纤玉足踩在地衣上,来到寝殿最空旷之处,脱下单衣,仅穿着白色细娟齐胸长裙,以右脚为支撑,软腰若杨柳随风摆动……

  一个没站稳跌倒在地衣上,却没有懊恼,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这舞还真是不易跳。

  没有急于起来,低声唱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守在门外的冯小怜:……殿下在唱什么?

  ……

  流苏过来和璎珞换班,看到她的黑眼圈,面色微寒,低声问道:“又是摇了半夜?”

  璎珞默默点头,自己都有些怀疑人生了,第下这要是体弱多病,那正常的话……会是什么样子?

  靠近流苏的耳朵,很小声地说道:“我听到棠娘子求饶。”

  流苏闭了下眼睛,轻声说道:“你先去休息一下,这事……不好明着劝。”

  璎珞脚步虚浮地往外走,不但不好劝,也不好问别人,万一……万一第下只是为了面子,让棠娘子配合着叫唤,岂不是害他丢脸。

  流苏轻声叫道:“第下,该梳洗了~”

  谢康睁开眼睛,看向身边睡得正酣的海棠,轻手轻脚地下床,朝着浴室走去,“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