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 第029章文人风骨安在!
  康胜不知道谢康在担心他猝死,落在最后一笔,宝船的尺规图拆解完毕。笑道:“平叔,道祐,某感觉神清气爽!”

  王宴道祐:“……”就你那比兔子都红的眼睛,哪里能看出神清气爽来?

  “有了第下给的提示,很快可以做出大片的透明琉璃来。”康胜揉了揉眼睛,说道,“某去洗下脸。”

  王宴道祐相视一眼:要不要将他打晕休息一会?

  道祐双手合十,说道:“某来。”

  王宴摇了摇头,说道:“还是某来,等他拽着某哭的时候,你再出手,可以休息两回。”

  道祐想了下康胜痛哭流涕的样子,很痛快地说道:“好。”

  康胜刚走进来,王宴照着他的脖子后就是一巴掌,道祐接住人后才说道:“你为什么不用言出法随让他睡觉?”

  王宴:“……”刚当半圣,还没养成习惯。

  道祐将人抱到寝室,看到床边的瓶瓶罐罐,这怎么走过去啊?又看向窗边的矮榻,榻边一堆木头,只好再次将人抱出来,“平叔,送到你原来的院子,他这里没法下脚。”

  王宴打量了一眼寝室,笑道:“好,难怪第下不给他安排园子里的住处。”

  王宴的住处,也有一片竹子,就在寝室外面,道祐抱着康胜来到寝室……到处都是竹简和卷书,将康胜放到床上。出去后问道:“你那些书怎么没拿到知至楼?”

  王宴坐在竹林边的木台上,泡茶,“坐。最近不是听曲就是游湖,书没时间看。”

  道祐坐在王宴对面,轻声说道:“灵山那里应该已经收到消息。”

  “总要反应一段时间,估计会先派人支持来那个三宝奴。”王宴端起茶杯来,淡淡地说道,“你选择来郡公府,不就是想着联手。”

  道祐抬头望天,轻声叹息道:“他已经闭关三百年,我们踏破境界还不到三十天。”

  王宴:“……”

  想短时间再有突破很难,顿悟这种事,也需要积累足够的阅历,遇到机缘才能念头通达,领悟到更深层次的本质。

  郑稚川谢玄度再加上谢伯川,人还是太少,在西域……佛门是国教。

  “他那关,应该不好随便出。”王宴放下茶杯,低声说道。“坐死关还是枯关?”死关的话,不突破无法出来,时间还会充裕一些。就怕是枯关,随时可以出关。

  道祐摇了摇头,“不知道,菩提境和你们半圣境一样,可以抹去或者改写历史。”

  王宴轻声叹息,抬头望天,“道门自从紫气东来,很难突破。第下能帮助我们突破,却无法帮到玄度和稚川。”

  道祐转头看向竹林,幽幽说道:“你说第下会是什么境界?”

  王宴也看向竹林,轻声说道:“竹子在出笋前就已经在地下广布根茎。长出笋来,生长也很缓慢,需要大量的时间。前提是没人挖笋砍竹。”

  没有气运的人,也许在达到某一个节点时,会否极泰来,前提是需要耐心等待。没人知道那个点,什么时候会来。

  道祐沉默良久,才开口说道:“若是将我们认为有希望突破的人,请过来陪第下钓鱼听曲赏歌舞呢?”

  无论如何,不能让西域佛门入主中原。

  王宴微微摇头,“第下是真的体弱,卢清江和康胜都没有突破。”不要抱有太大希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道祐:“……”

  ……

  太极东堂

  在一顿扯皮攻讦之后,敲定了兵部的调动计划,元嘉帝留下三公、首辅程攸和卢浦,用午膳兼讨论怎么继续忽悠承明帝,让他好留在寺庙里专心修佛,争取早日取得正果。

  乐府令一直等在外面,看到衮衮诸公终于离开,让黄门侍从禀告皇上,他有事求见。

  元嘉帝听完梁升的禀告,眉头微挑,他来做什么?歌舞的事情还需要吾来决断?

  卢浦拱手说道:“陛下,昨日乐府令有一起去乐安郡公府,听曲。”

  元嘉帝点了下头,说道:“宣。”听曲能听出什么大事来?

  乐府令阮秀走进来,躬身一礼,说道:“陛下,某请带五人去乐安郡公府,学新曲新舞。”

  元嘉帝觉得很荒唐,被气笑了,问道:“吾记得你说过,乐府的歌舞是最好的。”

  乐府令又是躬身一礼,说道:“陛下,某唱一小段,不是很准确。”

  元嘉帝:“……”

  三公及首辅:“……”

  卢浦面色淡然,就是嘴角抽了下,乐府令的嗓子……那自然是极好的。

  乐府令转身出门,从自己的侍从手里取过卧箜篌来,席地而坐,唱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良辰美景奈何天……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首辅程攸为儒门平天下境,听完这首曲子,暗自摇头,乐安郡公的才华,生生浪费了!平叔半圣竟然不管,昨日还传出什么碧幌如烟,却扇试新睡来,文人风骨安在!

  元嘉帝默默翻白眼,吾每天睡三更起五更,谢乐安这家伙成天听曲,真真让人心生厌恶。虽然乐府令也没什么正事,“这曲你已经会了,又何必去学。舞又有什么特别的?”

  乐府令抱着卧箜篌站起身来,说道:“陛下,某唱的不及十之有一,典帅可以作证。”

  元嘉帝看向卢浦,突然发现他最近也经常去听曲,有时还是自己派过去的。最近听曲二字,已经让自己烦不胜烦,还没和阿姝说不用嫁给谢乐安呢。议事完毕,要和她谈谈。

  卢浦拱手一礼,说道:“陛下……”刚开口声音就被外面的黄门侍从打断,“陛下,豫章长公主有急事求见。”

  元嘉帝无奈说道:“宣。”最小的妹子,还是自己带大的,除了宠着还能如何,得说声,下回不可如此任性。

  “阿兄!”豫章长公主一声白色衫裙迈进东堂,原本清冷的脸若桃花盛开,笑意盈腮,“我突破金丹期,稳在了中期三品!”

  元嘉帝刚想小训一番的话没来得及说,就听到中期三品,震惊地问道:“怎么会这么迅速?可有不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