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 第033章内心很狂野
  王宴摇了摇头,说道:“不会。他知道人皇品级是怎么来的,想要保住品阶,就不能乱来,不能失了民心。”

  谢康默默同情元嘉帝三秒钟,多了没必要,做得好,绝对可以青史留名,受万世景仰。别虎头蛇尾,晚年来个烂尾楼就好。

  “第下,你的婚事必须慎重。”王宴沉默很久后,低声说道,“不论是正妻还是贵妾,都不能大意。”

  谢康指了指自己的脸,笑道:“先生,孤体弱多病。”

  王宴端起茶杯来喝茶,悠悠说道:“第下的床,质量不错。”

  谢康:“……”你个老不正经的,竟然听床!

  王宴欣赏完谢康的呆滞地表情,低声笑道:“郡公有简版起居注言行录,国相有权翻阅。”也就是第下在道观长大,没人教这些,不然怎么可能不知道。

  谢康内心是崩溃的,小声问道:“当了国师,会记录更详细吗?”不要乱记啊!太尴尬了!

  王宴摇了摇头,笑道:“有了国师封号,便没人会记。国相是某,第下只要不想着南面而坐,便不会有任何问题。”其实想想也可以,不过就你这日上三竿而起的习惯,还是当国师比较合适。

  谢康发现王宴的内心很狂野,这话都敢说,靠近王宴一些小声说道:“先生,孤一点都不想,现在的日子,都嫌烦累,最近升级的人太多,你需要帮我控制一下。新曲先不做了。”自己的目标很明确,偶尔画个图爆下肝,当体验生活的艰辛。要不再收一个?告诉所有人某只爱美人。

  王宴标准的君子脸上,笑容有点诡异,小声说道:“第下可以将青杏和樱桃收入房中,只有棠娘子一人,对她来说,不是好事。”专宠就容易生妄念。

  谢康脸色变得严肃了一些,流苏也提过这个问题,看来是自己忽略了时代不同,轻声说道:“先生,你觉得流苏如何?”

  王宴惊讶地看向谢康,“第下,你竟然没有收过她?”这么个温柔如水的美人在侧,竟然没有吃窝边草,这也太有定力了。若是真的体弱,也可以理解,毕竟力有未逮……可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啊!

  谢康……再次体验到原主对这个世界认识的匮乏,摸了摸鼻子说道:“她……好像当不了贵妾。”

  王宴低下头,瞪着地衣上的祥云纹,想要瞪出个洞来,有气无力地说道:“第下,郡公府的侍女和美人,都是你的,不用名分的那种,也不用担心怀有身孕的问题。就是棠娘子,没有你的允许,也不可能有孕。”

  世家门阀的规矩,是铁打的,哪怕是庶出的孩子,那也不是谁都有资格生的。不然去画舫,也不会安排的都是清女子。就是担心会有看上的,想赎人。

  谢康低头看案几上的木纹,似泼墨山水,“她们,某用的比较顺手。”

  王宴看完祥云纹,改看仙鹤,“第下,谁来你都会用着顺手,谢家不是寒族。侍女的训练,规矩严整,分毫不能错。”第下太过单纯,需要和谢玄度说声,派人过来补一下这些常识。

  谢康有些方,光家里这些,自己就是鞠躬尽瘁也忙不过来……看来是到了一定年龄,没被收用,或者收用了不再受宠的,就会被放出去。

  “第下,该更衣了。”流苏在门口轻声提醒道。

  谢康略有些不自在,摸了摸鼻子,淡淡地说道:“进来。”

  王宴拱手一礼,站起身来离开。

  流苏发现谢康有点怪异,原来更衣时会和自己闲聊几句,难道是因为当了国师,有些紧张?低声说道:“第下,老祖让我告诉你,国师是为了给你封赏,毕竟……几位大能都算是你点悟的,最少算是半师。”

  谢康暗自叹了口气,对于窝边草,还是等等再说,别扭,上一世从没招惹过公司的小姑娘,“还有这种说法?那孤就能安心当这个国师了。”

  流苏抿嘴一笑,就知道第下在心不安,声音更小地说道:“良家子也好,乐府……梨园美人也好,还有府里的侍女,老祖说只要你喜欢就行,若是没有看上眼的,他让家主再挑几个送过来。”

  谢康穿好白纱织银色祥云纹的大袖外衫,微微点了下头,暗自吐槽道:能不这么诱惑我不?原本打算出去找海鲜的人,发现自己家里又有一大片海,这种感觉……我还想快乐地撒币,向大少看齐,当一名有格调的舔狗。

  因为元嘉帝要来,流苏帮谢康束发用的是白玉竹节小冠。

  ……

  元嘉帝是从静明园那头的大门过来的,为的是顺路接上豫章长公主。看着改完后的园子,有些牙疼,比原来好太多,这个皇帝当的相当憋屈。

  更不要说谢乐安是扶着平叔半圣的手臂,等在门口……不能想,要保持心态平和,今日是来听曲的,不是来找茬的……身后那四个半圣级,真心惹不起。

  谢康坐着步撵跟在元嘉帝后面,他后面是几为大能,然后是豫章长公主,建安公主,公主后面是首辅司空司徒典帅……队伍相当壮观。

  晚宴定在曲院风荷,由于康胜突破到半步半圣,玻璃相当容易地做好,原来造型的灯亮度提升极其明显不说,还设计出了球形灯罩。就算在荷花间跳舞,也不会再像水鬼。

  谢康再次怨念,只有筑基境修为的自己,收集再多的勋章也没有,不用问系统都知道又收获两枚勋章,深刻体验到什么叫短板理论。

  再丰富的理论知识,没有实践过,依然是菜鸟一个。就像很多人看了很多的金融类书籍,对各种金融知识倒背如流,一旦实际操作股票或者期货,就成了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赔个底掉后,再次抱着书研究理论,反复几次后,大多数人会选择愤怒懊恼地离开,不再动用账号。少数人选择坚守,更少的人能成为挣钱的百分之二十(二八定律)。

  曲院风荷的听雨斋,元嘉帝落座主位,各人依次落座,卢浦很悲哀地发现:自己敬陪末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