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 第039章叔时半圣
  一个似苍老又似年轻的声音传来,“罗什,西南,三宝奴。”

  释罗什双手合十,说道:“菩提,据传悬门那位是半步半圣,那几位都和谢乐安有关。”

  过了很久,昙迦的声音再次响起,“道祐,佛子。”

  释罗什愕然,低声说道:“出身门阀世家,琅琊谢氏。”

  又过了很久,昙迦的声音微冷地说道:“滚。”

  释罗什忙站起身来,快步离开,看来菩提证佛又失败了。那些妖族蛊族蛮族巫族一旦放出来,九州大陆将会再次乱起来,为昙迦菩提赢得时间,毕竟佛只有一位。

  不过道祐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得证菩提的?踏入生死境好像还不到百年,绝对能载入佛门史册。若是再遇到机缘成佛……也不是不可能,难怪昙迦菩提想放出妖族妖族蛊族蛮族巫族。

  ……

  建康城国师府

  邓庆之将舆图展开放在地上,说道:“西夏虽然人最少,疆域却最辽阔。”

  谢康仔细端详舆图,和上一世的差别还是挺大的,去西域取经,好像不用经过那么多的国家。喜马拉雅山脉和昆仑山脉倒是还在,只是一个叫玉雪山脉,一个叫昆吾山脉。

  指着玉雪山脉的一处,好奇地问道:“这里为何是如此标记?”

  郑洪轻声解释道:“这里是四百年前为灭妖族和蛮族,为了让西域佛门众武僧能迅速进入九州大陆,昙迦菩提劈山为路。只是没想到导致西南江河泛滥,很多低品武僧不是死于妖族蛮族手里,而是死于洪水。”

  谢康对那位昙迦菩提充满了敬仰之情,还真有这样的二傻子啊!上一世也有人提出过这个办法,倒不是为了运兵,就是想让雪区高原能不再干旱,后来……当然没有后来。

  先不说成本问题,贸然改变已经稳定了几千万年的巍巍雪山,对气候的影响那是不可预估的。不是刨掉家门口的小土包,也不是打碎地里的土坷垃!

  就是建隧道通铁路或者高速路,那也是核算不知多少回,才会去做:解除屏蔽,系统,那两个山脉有通隧道吗?大概在什么位置。

  系统默默调出地图来,标记出隧道的位置和时间。

  谢康:“……”

  还真通了,那可以让康叔时试试,没准可以去灵山活捉昙迦……又开始膨胀了,低调低调。安静地摸鱼混日子就好,那些大事轮不到自己去操心:屏蔽。

  系统已经陷入深深地自闭中:额只是一个莫得想法莫得感情地小度百科。

  谢玄度看到谢康依然盯着那处看,轻声说道:“乐安,就因为这件事,昙迦菩提,差点佛心碎裂,用了一百年时间才恢复过来,于三百年前,坐枯关。”

  谢康抬起头来看向便宜曾祖,小声说道:“怕是没那么容易修复。”佛心和道心差不多,一旦碎了,想修复……想想小说里那些被虐的七灾八难的男主,好像需要死过一回才行。

  有非常好听的说法,什么向死而生,破而后立,凤凰涅槃,置之死地而后生……还有亲人献祭这一说,什么父母兄弟老婆,各种情况都有过。

  总之一句话,不是男主的话,请躺平等死,绝对死翘翘,死的不能再死……好像也有倒霉催的,加入反派势力,结局还不如直接死了,弄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不祥大帝很喜欢玩的套路。

  王宴道祐郑洪邓庆之康胜一起看向谢康:非常有可能这才是真相,而不是什么成佛。

  道祐双手合十,说道:“就算是修复,这三百年也差不多修复完毕,若是境界跌落,叫他菩提会叫不出口。”

  谢康开口叫道:“叔时半圣。”

  道祐:“……”

  王宴眨了眨眼睛,看向道祐,笑道:“我真的忍了,可是……忍不住,哈哈哈……”第下绝对是故意的!

  郑洪几人也忍不住大笑起来,道祐吃瘪的样子,还真是难得一见的风景!

  谢康茫然地看着大笑的几人,很想说句:严肃点,打……打……打劫呢!

  香清益远的厅堂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璎珞默默站在门外,管家派来玉竹做第下的大侍女,流苏阿姊……早知道还不如去梨园,和步摇作伴呢!

  玉竹带人端着新做好的点心,走过来,轻点一下低着头的璎珞,接过点心亲自送进去。别人还是离远点比较好,以免听到不该听的,随意一句话,小命就有可能没了。

  璎珞回过神来,忙也接过一份点心,跟着送进厅堂。只有跟在第下身边,才有机会帮流苏阿姊求情。

  王宴几人讨论后的结果是,邓弘先与康胜去西夏与西域相邻的关隘布置阵法,以防武僧大举入侵。郑洪回司天台主楼的八卦台,随时监测可能出现的异动。

  王宴道祐守好国师府,以免西域佛门暗地里来抢谢乐安,当然,明面上的说法是,不用草木皆兵。

  谢康指了下舆图的西南方向,“平叔,孤若没记错,你说过妖族蛊族和南蛮族,退缩于西南和东北的深山老林里。”若是自己想争取时空间换时间的话,一定会放出这些妖魔鬼怪来,祸乱九州大陆。

  王宴眸光闪了闪,轻声笑道:“第下,西南有圣人和十哲像镇守,某踏入虚圣境后,曾去那里游学一甲子。”大规模的出不来,少来少去的……总要给修炼的人一点事情做,不除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何提升境界。

  谢康突然发现,妖族什么的也有些可怜,妖族也有好妖,就像人族也有不少败类。摇了摇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很多血的教训凝结而成。

  王宴疑惑地问道:“第下可是觉得对妖族他们有些过分?”在楼观台待的十五年,第下基本没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有时会显得特别天真。

  谢康放下手里的茶杯,看向王宴,轻声说道:“孤在想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既然会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必然是经历过很多深刻的教训,才总结出来。”

  王宴松了口气,想得通就好,人族的崛起之路,需要和第下谈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