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 第045章嫌力气太小
  蘅芷清芬

  谢康不知道,豫章长公主恨不得扎小人,上写谢乐安三个字。送走王宴他们四个后,让流苏取出七弦琴来,随意弹奏一曲,缓解一下疲惫的大脑。

  平叔说元嘉帝必然已经接到那首诗,消息还是要偶尔露出些去,算是君臣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

  流苏看到谢康脸色有些疲惫,音律一转,改弹云水调,流云散淡,水面波澜不兴,只有微风拂过的涟漪。

  谢康从窗边矮榻上坐起身来,轻声笑道:“流苏,孤让你谈曲是为了放松,不是为了催眠。过来帮孤把头发散开,有些紧,头皮遭罪。”

  流苏忙站起身,拿过整套的梳篦来,帮谢康散发,散开后,用白玉卷草纹宽齿梳,轻轻梳理头发,按摩头皮。

  “流苏,孤就不能披散着头发吗?”谢康将后脑勺靠在流苏的腹部,轻声问道。

  流苏放下梳子,用手指帮谢康揉按头部,柔声说道:“可以,第下除非去上朝,没有人会要求你梳什么发式。只是现在才刚刚进入八月,第下不嫌热就行。”

  谢康:“……”

  好怀念空调啊!明天找康叔时,让他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你们不怕热吗?”谢康想到流苏,有时一站就是半天,服侍自己和那些超级大佬。

  流苏小声说道:“筑基后期,便可寒暑不侵。”第下不能修炼,不知道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再正常不过。

  谢康感觉到了这个世界,对自己的深深恶意,不能修炼的人,太过苦催,流苏再也不是温柔的解语花,而是扎心小能手!

  伸手拽过来流苏,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声音微凉地说道:“孤现在很生气。”

  流苏鹅蛋脸上没有任何惊慌,清亮如水的眸子里充满笑意,“第下为何生气?平叔先生或者监正,可以帮你制作法器束发带,自然也可以清凉无汗。”

  谢康抬起手来,手指拂过流苏的腮,落在耳垂上,轻弹一下,笑道:“胆子变大了,敢打趣孤,看来得好好立立规矩。”

  说完,抱起流苏,朝那张大的离谱的床走去。

  世间男子,果然没有正经人,哪怕他是技术狂宅。

  流苏有些紧张,不知道一会自己若是叫得不够婉转,会不会被璎珞或者玉竹发现,第下是真的体弱?那样的话,自己丢脸事小,第下丢脸事大!

  谢康刚放下帘帐,就听到流苏娇媚地呻吟声,震惊地看向流苏,这是什么操作?自己好像没有隔空吃海鲜的技能!

  流苏有些羞愧地低着头,声若蚊蚋地说道:“第下,我再练练应该就可以了。”

  谢康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出现幻听了?不解地问道:“你练这个做什么?”

  关键你还当着我的面练,怎么感觉那么别扭呢?

  流苏伸手去推床……纹丝不动!不应该啊,自己已经踏入金丹期,怎么可能摇不动床?

  看到这里,谢康觉得自己就是个棒槌,竟然还问为什么……脑子进水了,还进的不少!

  伸出右手,拖过来流苏,不让她再推床,左手调起她的下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流苏,我这回真生气了~”

  流苏:“……”第下是嫌我力气太小,推不动床吗吗?

  ……

  守在门外的璎珞有些纳闷,流苏阿姊怎么叫了一声就不叫了?难道第下嫌叫得不如那两位娘子妩媚妖娆?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璎珞暗暗握紧了拳头,原来流苏阿姊一样可以妩媚妖娆!

  三更天(晚上11点—凌晨1点)的时候,玉竹过来替换璎珞,听到流苏有些沙哑的声音,默默坐在门旁的矮榻上,拿过绣花绷子来,云罗上绣缠枝莲花花样,给第下做秋日香囊。

  半个时辰后,听不到流苏的声音,玉竹暗自松了口气,年少则慕少艾,第下初尝滋味,难免会有些食髓知味,过些时间就会看淡些。

  绣完香囊的图案,玉竹又换了细长形的绣花棚子,第下不喜欢带小冠,束发丝带,需要多准备一些。素白的轻纱上,开始钉绿豆粒大小的真珠,合浦郡送来的,均匀饱满。

  “咦?”玉竹再次听到流苏的声音,疑惑地看向香篆钟……刚刚寅正(早上4:00),第下如此偏爱流苏娘子?

  流苏可怜兮兮地看着谢康,求饶道:“第下,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乱叫了,你就放过我吧~”

  谢康很体贴地将枕头给流苏,在她耳边轻声笑道:“金丹期可以不眠不休,你觉得我会信你?”

  流苏:“……”

  ……

  玉竹绣好三根发带,无奈小声说道:“第下,来日方长。”

  谢康:“……”婉转版提醒保重身体。

  低声笑道:“不许出声~”

  流苏:“……”

  ……

  辰正二刻(8:30)谢康起床,看了眼流苏,放下帘帐。

  璎珞带人进来,服侍谢康沐浴更衣。准备束发的时候,被谢康打断。

  “不用束发,用发带简单一拢,不会有头发掉落下来就好,其余的披散着。”谢康从两边各取一缕头发,示意道。

  璎珞眸光微转,将两侧耳前的头发简单编结,用窄版发带将两缕头发绑在脑后。梳好后,后退三步,仔细打量,选出真珠发带,更换完毕,轻声笑道:“这样才符合第下的气质。”

  谢康默默翻白眼,还好脸色够白,不用擦粉,至于气质应该是什么样子,不是娘炮不是gay就行。

  只穿着长袍,没有理会广袖长衫,站起身来朝外走去,低声说道:“别吵到流苏。”

  璎珞带着人,悄无声息地退出寝室。

  流苏欲哭无泪,拽过被子来蒙住脸:“……”第下,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放过!

  王宴道祐康胜邓庆之看到谢康的样子,微愣了下,披发……这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道祐双手合十,问道:“第下,你这是放下的意思吗?”

  “孤这是嫌束发勒得头皮痛。”谢康白了一眼大和尚,说道。脑补这个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好呢?身为一个普通人……没气运的人,压力有点大。

  王宴的君子脸上没有任何尴尬,笑道:“第下,昨夜我们赶工,府邸修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