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 第063章谁会更胜一筹
  谢康看到画轴上的那个字,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暗自庆幸,还好自己不戴帽子,好像也没有十八弟。可以换人不?

  对这个字熟悉,倒不是自己看过那部宫斗剧,能知道纯粹是因为秘书看得太入迷,汇报行程的时候咬文嚼字的让人牙疼,安排顿商务晚餐,都整得和大观园里的那道茄子一样。

  实在受不了了,问她怎么回事?用了一个小时,讲述完那个苦命的果子狸和绝美的嬛嬛缠绵悱恻,感人泪下的爱情故事。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在脑海里回荡,好吃不过饺子。

  然后……然后就把她调到了风控管理部,在那里她会听到无数类似果子狸和嬛嬛的爱情故事,利用美丽的嬛嬛,控制投资成本,确保投资收益。

  幽幽说道:“玉竹,孤没有十八弟,对吧?”

  玉竹有些困惑,轻声说道:“第下,府里现在为止,只有七郎。”

  谢康松了口气,这绝对属于本能的应激反应,不知道东方教主和宫斗冠军,谁会更胜一筹,这热闹的后院,出海后,眼不见心不烦,得催催康叔时,最近的事太杂太乱。

  “收起来,放到书房去。”谢康看到坐着步辇过来的海棠,轻声说道。

  玉竹轻声应诺,快速收起卷轴,朝书房走去。

  二人抬小步辇停在侧门门口,海棠看到谢康,快步走了几步,便被身后的侍女劝住了,慢步走过来。

  谢康嘴角微微上扬,难怪很多奇女子进入侯门大户,会抑郁而终,规矩太多,原本以为深爱自己的人,身边莺莺燕燕,燕燕莺莺,也见不到几次,更不要说留宿。

  若是再遇到要求严苛的正室,落花委地,零落成尘,香魂从此与君绝。

  海棠在离着还有三步远的地方停下,恭谨地行叉手礼,“第下万安。”

  谢康微微颔首,笑道:“看来这几日采薇很辛苦,过来陪孤一起走走。”

  海棠小步走过来,落后谢康一步,默默跟着。

  谢康暗自摇头,难怪都愿意去画舫,好好的美人,被教成了木头。向后伸手,说道:“过来。”

  海棠忙将手放入谢康手中,脸上笑靥如花,欢快地应道:“诺。”

  “淘气。”谢康轻轻笑道,“现在还很热,你不要不舍得用冰,暑热不是闹着玩地,孤不差那两块冰钱。再乱来,就让你去冰室取冰去。”

  海棠轻声说道:“好多银子呢。也没有不用,只是少放了些。”

  谢康轻捏了下海棠的手,笑道:“和孤顶嘴的胆子有,还怕浪费那点银子?府里的规矩,生病了要去北苑静养,你自己看着办。”

  海棠缩了下脖子,被发现了,小声说道:“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公主郡主入府,不会难为你们,你不要乱来就行。”谢康暗自叹息,对这种多人平衡,实在是没经验。上一世,没有一次养好几条鱼的习惯,都是吃快餐,银货两讫的那种。就是有觉得不错的,在一起也不会超过一个月。

  流苏和青杏赶过来,就看到谢康牵着海棠的手,绕湖而行,默默地厅堂里等着。

  青杏低头看着地衣上的如意云纹,海棠终是特别一些的,第下肯护着她。

  流苏小声说道:“公主郡主旬月后入府。”

  青杏默默点头,第下有派人去说,流苏是贴身大侍女,海棠特别得第下欢心。只有自己,是陛下赐下的乐府美人,还不如一匹骏马重要。

  谢康牵着海棠的手,转身往厅堂走,还是古代好,若是上一世,那就是大型车祸现场,车祸人亡的那种。走进厅堂,看到沉默不语的两人,笑道:“你们两个在学道祐先生参禅吗?”

  流苏青杏忙站起身来行叉手礼,“第下万安。”

  谢康坐到主位上,轻声说道:“你们也坐,让你们过来,没有别的事情,公主郡主入府,住在后院,不住园子。”

  谢康看到三人都松了口气的样子,继续说道:“具体的事情,平叔先生会列出规矩来,老宅也会派人过来,你们不用担心,若有什么问题,孤不会不管你们。”

  流苏暗暗用手指抠地衣,第下不是养在后院长大的,没有见过那些……暗斗。从楼观台回来,一次也没回老宅,不过就算回去,也不可能接触到后院女子之间的刀光剑影。

  公主和郡主不会刻意为难,只要缠住第下就好,自己缠不住的话,还有随嫁侍女,很快,第下就会忘记,还有三个人住在园子里。

  一起吃完晚饭,谢康有些理解不了,说的还不够明白吗?为什么还都是一脸忧虑?让人先送海棠和青杏回去,留下流苏,到寝室后,问道:“流苏,你们在担心什么?孤不会不管你们。”

  流苏抬起头来,看着谢康,轻声说道:“第下,我们知道,只是你不懂。女子之间的争宠,不需要故意为难别人。只要能得到第下的喜欢,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谢康了然,不管平叔制定了多少的规矩,自己是可以不去遵守的,除了给予正室足够的尊重。只要缠住自己,别的小妖精,就只能晒鲍肝。

  这事……是个男人就没法给保证,上一世一夫一妻制的大环境下,海鲜商人的事业,发展的依然如火如荼,屡禁不止。更不用说,还有很多人,去支持海外的海鲜市场。

  没有当海王的经验,太吃亏了,想了想那些好友的语录,抬起流苏的下巴,低声笑道:“流苏,我永远会记得有一个人说再练练应该就可以了,还自己推床,结果没推动。”

  流苏的脸瞬间红透,结结巴巴地说道:“第……第下,我……我……我错了,你……你还……你还是……忘了……忘了吧!”

  谢康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腿,咬着牙笑道:“这事,不可能忘。”

  流苏忙顺从地坐到谢康的腿上,低声说道:“第下,你……你饶了我,好不好?”

  谢康揽着流苏的腰,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