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 第084章吾心甚悦
  昙迦菩提双手合十,轻声说道:“回头是岸。”

  阿难手里荷花轻挥,清脆的声音犹如玉碎,说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昙迦后退到菩提树树干处,才稳住身形,压下胸口的惊悸,很久之后,才开口说道:“能……能为佛陀献身,是他们的佛缘。”

  迦叶双手合十,说道:“伏魔涧,我们不过问,你好自为之。”

  昙迦:“……”

  迦叶带着阿难,离开灵山,一路向西。

  “阿楼?”离开灵山地界后,阿难小声问道。

  迦叶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还没归位,七宝妙树……没那么简单,执意东行,将不只是灵山无佛,而是天下无佛。”

  “那……他们七个能转世轮回吗?”阿难有些担心地问道,被封那么久……感觉很悬。

  迦叶叹息道:“那就看这部心经能否度他们成佛。七宝妙树的七宝,是由他们所化。”

  阿难:“……”

  这部经是谁留在玉雪山脉的?难道是……谢乐安!

  迦叶双手合十,说道:“此去西行,度众生成佛,若不成佛,不复归来。”

  阿难同样双手合十,说道:“若不成佛,不复归来。”

  ……

  建康城国师府主院

  正在剪莲蓬的谢康,抬头望向灵山方向,嘴角微微上扬,西行甚好。不用动用戒律,避免了再次崩盘,吾心甚悦。

  玉竹看着网兜里的龟,有点蒙,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谢康,问道:“第下,这湖里怎么会有它?”

  吾心甚悦的谢康,瞬间觉得自己再次无路可走,连玉竹都加入扎心大军……控制好自己的怨念,才开口说道:“玉竹,你跟在孤身边的时间,不短了,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吗?”

  玉竹沉思片刻,轻声说道:“第下,奴现在是金丹十一品,运气好到挡都挡不住,刚过来时,才三品。”

  谢康很想问句,你的金丹礼貌吗?我又不是……暗自叹了口气,我就是挂中挂,外挂中的海上巨无霸,可以搭载很多战斗机的那种,外挂之神!

  看到谢康的表情,玉竹恍然大悟,没有气运的第下,会让身边的人,气运风发飙拂,小声说道:“第下,会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吗?”

  谢康眼神有些委屈地看着玉竹,幽幽说道:“玉竹,能不这么直接不?孤的心很痛,很累,很无助~”

  玉竹默默将龟放到竹篓里,第下的样子,好可怜,都怪自己贪心不足!

  谢康放下花剪,还好荷花不会动,没法欺负人。轻声说道:“境界越高升的越慢,需要靠自身的天赋和阅历,到了元婴二品,你们便需要出去做事游历。”

  玉竹低声说道:“第下,奴不想离开国师府。”

  谢康不得不承认,玉竹的统筹能力很强,有她在身边,琐事不用操心,“若是你到五品,孤还是没法出海,必须离开出去历练。”

  玉竹的脸上漾出浅浅的笑容,语气欢快地说道:“第下定会如愿,奴陪第下出海,下五洋捉鳖。”

  谢康没再多说什么,看向不远处的两个小包子,笑道:“阿宁阿南,该上岸了,改天再采莲蓬。”

  谢宁姜和谢南姜语气欢快地说道:“敬诺。”

  谢宁姜没想到竟然还可以再来玩,三哥的排名需要再往上调整,比祖父和阿父重要,排名第三!阿娘说曾祖是谢家最重要的人,阿娘也很重要,三哥排名第三,完美!

  上岸后,两个小包子被璎珞带回听雪轩更衣,玩得尽兴,结果就是袄裙湿了不说,连头发也湿了。

  谢康回到寝室,换上白底缥色暗花宁纱的明式道袍。这个时代以白为贵,和崇尚玄学清谈有关,更容易显得仙风道骨。

  没有再束发,只是两边简单编结一下,拢在脑后,有钉着真珠的细丝带束好。轻声笑道:“步摇,让人通知梨园,今晚的舞,轻盈曼妙便好。”

  步摇轻声应诺,去梨园传话,梨园现在归典仪管。

  穿着象牙白左衽短袄衫竹青百褶裙的两个小包子,如白荷花一样,萌萌地看着谢康。

  谢康满意地看着两个小包子,谢宁姜袄裙的花纹是如意云纹,谢南姜袄裙的花纹是如意卷草纹。笑道:“每人去写几个字,好送回老宅,让他们知道你们有学习。”

  谢宁姜忽闪着圆润的凤眼,说道:“三哥,可以写你唱的那首诗吗?”

  “你们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不学习吗?”谢康宠溺地笑道,要写的在书房,去抄写一遍就好。

  谢宁姜谢南姜像两只快乐的小鸟,跑去书房。

  王宴康胜道祐郑洪联袂而来,看到谢康的样子……第下总是有新奇的想法。

  谢康淡然地看了眼道祐和郑洪,这俩就一直说要坐镇哪哪哪,然后每天都能见到,人与之间的信任,荡然无存,“晚餐是鱼宴,还有不少虾鳖蟹。”

  王宴看向书房,笑道:“两位小女郎还有课业?”

  谢康坐到主位上,眼神温柔地说道:“玩得有点疯,写几个字静静心,免得晚上睡不着。写好后送给曾祖看,也让家里放心些。”

  “就你会哄弄人。”谢询人未到,声音先到。

  “把我们家真珠哄弄的,就差提剑上战场,抛头颅洒热血。”邓庆之的声音也传来。

  谢康忍住扶额的冲动,无奈地说道:“你们都没事情做吗?”婚期还有四天,你们不是应该很忙吗?没事乱溜达什么。

  谢询和邓庆之坐在玉竹她们刚摆好的圈椅上,邓庆之笑道:“再忙也是要吃饭的。”

  谢康:“……”你们这个级别又不需要吃饭,节约点粮食,不好吗?

  听到脚步声,谢询走过来的小姐俩,这才过来一天,怎么感觉更可爱了些?

  谢宁姜谢南姜脚步停顿了下,曾祖怎么来了?小步蹭过来,乖乖地行叉手礼,软糯的叫道:“曾祖。”

  谢询看着瞬间变得乖巧的两个小包子,淡淡说道:“去你们三兄那里,不用给这几个老家伙行礼了。”

  两个小包子看向谢康,真的不用吗?

  谢康微微摇头,温柔地笑道:“礼不可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