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掩月 > 第十九章 卑微的王志冲
林安回到土楼就直奔家中,而林丰庆则是早已准备了一些饭菜,热了又热。

当看见林安回来时,林丰庆才松了一口气。毕竟林安去的时间也比较长了。

看向孙儿略带笑意的面容,笑道:“安儿可曾寻到那令牌?”

林安抬起手将命牌递上,道:“虽然废了些功夫,但也算是有惊无险。”

林丰庆接过令牌,连连点头,

“好,好啊!我孙儿果真有些本事!”

林安问道:“爷爷,这令牌究竟有什么用处?为什么我会无故吐出几句咒语,而且还可以操控此令?”

林丰庆听闻孙儿的话也挺诧异,忙问道:“哦?发生了什么变化,说说看。”

林安将那几句咒语说了出来,也说明了令牌可以为之所用的情景。

林丰庆听了没有过多的惊讶,反而喜道:“安儿,你真的越来越让爷爷刮目相看。既然如此,这令牌你便收在身上吧。”

他的脸上突然变得凝重,

“记得,千万不要让人知道这鬼兵令在你身上。一旦有人知道,杀无赦!”

林安看向爷爷眼中的森寒,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急忙答道:“安儿记下了。”

而后又追问道:“爷爷,所以这鬼兵令真正的用处是什么?”

林丰庆脸上的寒意一闪而过,温柔的抚摸着林安的脑袋,和蔼一笑,

“至于这鬼兵令的真正用处,等你成长了,自然就会知道。你现在要知道的,就是这是林家的令牌,无人可以从你手中剥夺!”

林安紧紧握着手中的黑色令牌,用力的点点头。

在想起爷爷曾说的大同之世,联想起昨夜遇见的奇景,又是问道:“爷爷,您能给我说说前朝的事吗?”

听闻孙儿问话,林丰庆深神色一变,

“怎么会突然问起前朝的事?要知道这在大渊国可是大忌。”

林安答道:“我在地府中见到一幅画,画中宛若仙境,在远方还看到了一座城,一座雄伟壮观的城。而那座城,就叫做丰都城。

不仅如此,我在长行舆中还见到各种种族融汇在一起,没有隔阂,相处融洽。

爷爷曾与我说过大同之世,我想就是那般景象吧。那这古丰都城是否就是前朝的城市?”

林丰庆也是对林安所说感到惊奇。古丰都城的神奇他有所了解,但从没有见过。他也是在祖辈那里得知。

缓缓答道:“前朝距今已经几百年了,而且关于前朝记载的书籍多数大量焚毁,至于这古丰都城是否是前朝的城市,我也不清楚。”

他看着孙儿的面孔,已经完全是大人模样,继而又道:“安儿,你可知我为何带你来到这个偏远小镇?”

林安摇摇头,表示不明白。

林丰庆继续说道:“是因为我们的先祖,也曾经生活在古丰都!”

对于这些,林安并没有感到过多惊讶。这个世界对宗祖十分敬畏,族谱上也记录的十分详细。

如果寻根刨底的话,一些世家都会找到老祖宗生活的地方。

林家以前也是大世家,寻到根,自然很简单。

此时林丰庆又继续道:“传闻古丰都城是一座仙城般的存在,通过它,可寻找到传说中的天门。进入天门,便是天界之地。

不仅如此,前朝灭国据说也与丰都城有密切的关联。

我们祖上有训,镇守丰都,不让外敌侵占。不让外族寻到丰都城的秘密!

甚至今朝的皇室!”

林安听到这里才有些吃惊,守护丰都城的秘密?抵抗今朝的大渊国?就仅凭这些后世的平民?

“哎~”林丰庆叹了口气,

“丰都镇多数是古丰都城的后代,这也是他们的使命。我们来到这里,也是要完成自己的使命。

鬼月鬼门开,也是距离天门打开最近的时间。近日有几股势力涌入丰都镇,也都是因古城而来。

等到他们寻到地下古城遗址,会有强者撅城而现,到时候必然是一场腥风血雨!而这其中,必然会有皇室的力量!”

林安愣住了神,他察觉到古丰都城的不凡,可是没想到会引发到皇室的重视。原来,小小的丰都镇,早已是风雨欲来!

“安儿,如果你的使命是违背大渊国,你会如何选择?”林丰庆问道。

林安沉思良久,才道:“还请爷爷指点。”

“看见你手中的令牌了吗?”林丰庆沉重道:“我要你永远记住,守护丰都,是我林家的使命!”

林丰庆的话让林安有些措不及防,今日所言,完全是“大逆不道”!在看向手中的令牌,突然觉得肩上如负重担!

紧紧握着鬼兵令,淡淡道:“安儿,记下了!”

林丰庆这才点点头,又接着说道:“鬼月过后,无论结果如何,丰都镇定然会恢复平静。那时你便去寻我的挚友柳忠国,他会对你的修为进行指点。”

林安疑问道:“柳翁翁?”

这个柳忠国,林安小时也见过。此人就是林海所救下的前太保。

林丰庆点点头,

“不错!”

柳忠国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惹得帝君大怒,故而下令斩首。直到林安的父亲林海救下他后,便如同了人间蒸发。

不过,此人既然曾身居太保一位,一定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

林安草草吃过午饭,便去往了清水学院。

清水学院在丰都镇的南面的田间头,林安徒步走也要走一刻钟。

小镇南,不远处就是一间不是很大的学院。此时还未到讲课的时间,所以学子们都是在院中嬉戏。作为清水学院的老夫子,则是坐在长廊下静坐读书。任由这些学生嬉闹。

作为学院中头号人物的刘志,闲暇时间自然是要找一些乐子,而他的乐子就是欺负欺负其他学子。这些学生中,最容易被欺负的便是王志冲了。

王志冲家中与林安一样,并不富裕。他的父母在镇子中以卖白馍为生,勉强糊口。

几年前国家派来的灵司,来镇子中替孩子们开启灵窍。王志冲也是幸运的开得了灵关,也有了资格成为一名修灵士。

他的父母得知后,非常高兴,觉得王家终于出了个有出息的人。为了王志冲能上镇子上唯一的学院,即便砸锅卖铁也甘心。

只是王志冲从小就懦弱怕事,在学院中经常受欺负。他家中父母又没有本事,所以二老每当看到王志冲满身的伤,心疼却又不敢得罪刘志。毕竟刘志的父亲是镇子上的三老,虽然芝麻绿豆大的官职,但是在这小镇中就如同土皇帝。

二老几次劝说王志冲退学,但王志冲并没有答应。

王志冲性格怯弱,林安性子阴郁,两人在学院中都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二人会经常在一起聊聊天。

林安得知,王志冲虽然胆小,可是心中还是有志向的。只是这小小的清水学院,实在难以喂养他们这两条大鱼。

林安刚入学院就听到学子们的讥笑,抬头看,此时的王志冲正如狗一般的趴在地上,正从一排学子裆下爬行。他低垂着脑地,看不清面容,袖袍与裤脚都是沾染了大量的泥土,看上去十分狼狈。

“哈哈哈哈~”刘志大笑道:“志冲学弟,你这狗演的可真像啊。”

“哈哈哈哈~”刘志的几个跟班也在狂笑着,

“爬,快点给我爬!”

林安看着这一幕,而后又看向了老夫子。此时的老夫子依旧看着书本,丝毫不在意学子们之间的嬉闹。

“这便是为人师表的夫子?”林安暗叹道:“这些学子也已经成年,但依然没有退去孩童的心性。如此卑劣,国之不幸!”

他缓缓走向前,就站在刘志等人的身旁。

刘志几人见到了林安,微微愣了愣,场中瞬间安静了下来。

每次王志冲被刘志欺负的过分时,林安都会阻止。

林安虽然修为没有刘志高,但因为勤奋,导致刘志从没有占过上风。因此刘志有时候也不愿意招惹林安,因为他总感觉林安是从阴间来的。

场中的安静也让王志冲抬起了头,当他看见林安时,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

刘志却是讥讽一笑,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南宫家的赘婿!”

赘婿在这个世界,身份是极为低微的,低微到让乞丐都看不起。即便是大世家的赘婿,人们表面上可能会阿谀奉承,但是心中都会鄙夷。因为赘婿,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

林安并不在意刘志的嘲讽,看向趴在地上的王志冲,其眼中的期盼让他心生怜悯。若是以前,他一定会相助,可是现在,只是淡淡撇了对方一眼就走开了。

因为他不是怜悯王志冲的遭遇,而是怜悯对方身为男儿却有如此卑贱的性格!

向前走了两步,林安又是停下,侧过身,看着王志冲祈求的眼神,只是冷漠道:“你曾对我说过你的志向,可是你的性格阻碍了你。当你不能将敌人当做狗一样的踩在脚下,那么你永远也只能做狗!”

王志冲幼小的心像是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他想要挣扎,可依旧敌不过内心的懦弱。他趴在地上,拳头攥得死死的,抿了抿嘴,终究还是又低下了头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