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我有了美颜系统 > 第156章 两章合一
  “你说什么?”夏晴刹那间红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夏智:“陆森没有未婚妻,都是你编的?”

  夏智面对堂妹杀气腾腾的样子,即使心里早有准备,这会儿也难免生出几分胆怯。

  他只能硬着头皮说:“是!都是我骗你的!陆森根本不喜欢你,你还总是纠缠,我夹在中间实在是太难做了,所以才会……”

  夏晴万万没有想到,夏智会在这件事情上骗了她!

  而且夏智说的那些话,句句往她的心窝上扎,

  她气愤异常的捶打着夏智,同时控诉他:“我可是你的妹妹啊!哪有你这样坑人的!你把我当猴耍好玩吗?”

  “我没想耍你。”夏智灵活的躲闪防御,还不忘发表自己的意见:“这个事吧,我也承认做的的确不地道。但是不论陆森有没有未婚妻,你都没有资格去找人家杨亦颜闹!你得跟人家道歉!”

  一听夏智仍然坚持要她给杨亦颜道歉,夏晴简直要被气疯了!

  ”她一点亏没吃,把我都气哭了,凭什么我要道歉!我不去!”她更加用力的打夏智。

  夏智被打疼了,忍无可忍的用力抓住了她的两只手腕:“够了!你想打死我啊?“

  夏晴呼哧带喘的:”如果可能,我真想把你打个半死!这件事,陆森知道吗?”

  她现在最关系的便是这个问题。

  夏智点头:”知道。”

  夏晴委屈难过的眼眶立即蓄满了泪水。

  她咬了咬牙,微微仰头不愿让泪落下,“罗琳琳呢?”

  夏智沉声回答,“她一样被我骗了!并且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夏晴心里一松,她把罗琳琳当朋友一般相处,如果她也跟着夏智合起伙来骗她的话,那么她真的会很伤心心寒的。

  她随之想到了什么,怒气冲冲的再度开口,“那杨亦颜呢?”

  如果杨亦颜早就知道陆森没有未婚妻,那么自己前前后后做的一些事岂不是个天大的笑话?

  “她……这几天才知道!“夏智不敢完全吐露实情,担心堂妹脑袋一抽再怨怪上人家杨亦颜。

  “你什么意思?难道那天我去过她店里以后,她跟陆森告状,然后才知道的?”夏晴立即脑补了许多,顿时暗暗后悔自己无形中又给杨亦颜创造了接近陆森的机会。

  夏智含含糊糊的说,“算是吧,但是她并没有跟陆森告状!是她朋友……”

  夏晴不待夏智把话说完,就生硬的打断了他:“什么她朋友,还不是她心机深沉刚好借机博取同情……

  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原谅你的,而且我还要跟琳琳姐告你的状,让你尝尝欺骗我们的代价!你现在马上离开我家!“

  “夏晴!你听我……”

  夏智面对堂妹的推搡,很是无奈。

  “我什么都不想听!你不是愿意站在杨亦颜那边吗?那从此以后,你就去给她当哥哥好了!”

  夏晴现在对杨亦颜又气又恨。

  尤其她想到,得知陆森是单身后,一直觊觎他的杨亦颜,还不得更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

  更是怒火中烧,像是要喷发的火山岩浆一样。

  最后,夏智还是被夏晴赶出了家门。

  望着在自己眼前嘭的一声关上的门,夏智胡乱的抓了抓头发,唉声叹气。

  他不但彻底惹火了夏晴,女朋友那里有的哄呢,同时也没完成哥们交给自己的任务啊……

  杨亦颜对于夏智夏晴兄妹间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她心情不错的到了美容院打了一个转,之后就去了装修现场。

  自从装修公司开始施工后,让她着实体会到了花钱如流水的感觉。

  幸好美容院增加了新项目以后,店里生意比从前更好了,每天营业额很可观,而有些需要订货的装修材料可以先交定金。

  最近这些天,杨亦颜还把饭店的营业额看的很紧,绝对不让母亲手里有超过一万块钱的时候。

  为的也是防着杨文斌他们那一手。

  她担心母亲万一因为没有给老舅进货渠道,而产生内疚心理,再借钱给他们开店。

  之前借出去的十多万还一分钱没还呢,怎么可能再让母亲的钱落到他们那些人手里。

  杨亦颜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她却没有想到杨文斌和白静波没有找杨慧借钱,杨沫这个三妹却找上门来了。

  原来,杨沫那天在饭店帮忙,听杨亦颜说起了关于自己丈夫得了癌症的梦。

  最初她没太当回事。

  毕竟梦这种东西,有的人每天都做,有时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但丈夫刘伟确实尿频尿急,膀胱有些不舒服了。

  她回了家以后就劝说他不如再去医院查查。

  刘伟一向认为身体很好,再加上明明儿子暑假那会,他已经做过体检了,所以他死活不去。

  后来杨沫劝不通,没办法之下只好去药店买了点药给他吃。

  本来吃了药都好多了,以为没事了呢。

  谁也没有想到,这两天刘伟有了血尿,而且根本不痛。

  杨沫这次说什么也不同意丈夫再买药吃的想法,生拉硬拽的跟着他去了医院去检查。

  结果出来后是膀胱癌早期。

  虽然早发现早治疗是好事,但一个身体一直很好的人,得了癌症,任谁也一时半会无法接受这么残酷可怕的事情。

  同时,这些年,杨沫身体不好跟个药罐子一样,再加上供孩子上学,他们手里根本没有什么钱。

  那牙缝里省下来的几千块钱的积蓄,对于前期几万块的手术和各种费用来讲,根本不够看。

  好模好样的三妹夫得了癌症,杨慧心里也很难受。

  她给哭肿了眼睛频临崩溃的三妹递纸巾,同时温声劝慰:“老三,你别哭了,现在能够早早发现是大好事。只要做了手术恢复好了,刘伟身体底子也挺好的,肯定就没事了。”

  杨沫擦拭着眼睛,抬头望着杨慧,仍然难掩哭腔的说,“大姐,我也知道做了手术估计就没事了。但是我们拿不出那么多钱啊!

  听说电切的要两万,激光的三万多,微创的要五六万呢,这还不算后续的费用。

  刘伟的意思是做最便宜的,但是人家医生建议最好是激光或者微创……”

  “都这个时候了,不能图便宜。我看微创最好,伤害还小,恢复估计也快。”

  杨慧发愁的皱眉,可惜妹妹他们赶得也是不凑巧,之前借给弟弟的钱就不提了,最近家里买门市和装修,还买了车,弄得她们母女的钱也有些紧。

  她盘算了一下手里的钱,帮忙凑了凑,只留下一些零钱。

  “老三,我这现在只有一万一了,你先拿着用。实在不行,我再跟朋友那串点……你也知道,我家门市装修呢,颜颜和我的钱吧都搭里面了……早知道我就先不让颜颜买车了……”

  杨沫知道大姐如果手里有的话不会不帮忙的,也是事情赶到这了。

  她接过了那一沓钱,诚恳的说,“大姐,车买了也方便不是,你放心,我知道你们家啥情况,能给我拿这些我知足。并且不用你跟朋友张嘴,我再去爸妈他们那凑凑,咱家人东凑西凑的再加上刘伟他们家肯定能够。”

  杨沫知道父母手里有钱,哪里好意思让大姐跟朋友去借钱。

  杨慧见妹妹这样说,心里才好过一些。

  而且她也知道父母这些年有退休金,再加上他们孝敬的,尤其是她隔三差五的给的最多,手里应该有些钱。

  要不然也不会大包大揽的要借钱给弟弟开美容院。

  “那也行,你先去凑凑吧。最后要是还差的话,你就说话,我跟朋友串点钱没事的,谁让赶到这了。”

  等送走了杨沫以后,杨慧立即给杨亦颜打了一个电话。

  “女儿啊,没想到你那个梦是预言梦!你三姨父得了癌症!”

  “啊?那情况怎么样?”杨亦颜忙急声追问。

  其实,杨亦颜知道前世三姨父得了膀胱癌的事情,所以才会重生伊始就不断的旁敲侧击的提醒三姨他们做检查。

  没想到,这么快真的检查出来了病症。

  相比于前世的几年后,现在处于早期,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杨慧把情况跟杨亦颜说了说,末了提起了给杨沫拿了一万多块钱,而现在杨沫去了娘家借钱的事情。

  杨亦颜手里虽然也没有太多,但几万块拿出来还是轻松的。

  不过,既然杨沫都去了杨远志他们家,她也不可能半路拦截。

  而且她也想看看,作为娘家人,他们能拿多少。

  “妈妈,看我三姨最后差多少吧,我大不了紧一紧先给她拿。”

  “好,看情况,实在不行,我从朋友那串点也行。”

  却说杨沫迎着大顶风终于骑到了娘家。

  敲门以后,却是弟弟给她开的门。

  杨文斌今天过来是跟父母拿钱的,刚坐下没多大一会,还没有把钱弄到手,结果杨沫就来了。

  他注意到了杨沫凌乱的头发和红肿的眼睛鼻头,关心的问,“三姐,你遇到什么事了?眼睛怎么哭肿了?”

  程红云也赶紧盘问,“是不是跟你家刘伟吵架了?”

  只有杨远志大眼皮一挑看了看杨沫,继续坐在沙发那里弄着茶水。

  杨沫和刘伟在市里的三甲医院去的检查,并不是杨清和陶建明工作的那家医院,因此他们都还不知道呢。

  “不是!”杨沫话还没有说完,就忍不住捂着嘴呜呜的哭了起来。

  弄得程红云和杨文斌更急了。

  “到底是怎么了?你别光顾着哭,说话啊!”

  “是啊!要急死谁呀!三姐,到底怎么了?”杨文斌知道杨沫身体不好性子还软,立即发散思维,“你婆家人给你气受了?”

  杨沫哭着摇头,“不是!是我家刘伟得了癌症!”

  一石激起千层浪,客厅里的其他三人都傻眼了!

  谁也没有想到,平时身体倍棒的刘伟会得癌症。

  他们拉着杨沫去沙发那边落座,让她赶紧说说是怎么回事。

  杨沫边哭边说,总算是把事情说清楚了。

  程红云长吁短叹的抹上了眼泪,“当初你跟他,我跟你爸就不同意,家里那么穷,也就有个好身体!

  结果,你看这才多点的岁数啊,就得了癌症!我的老天爷啊,老三,你说你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杨远志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哭成了泪人一般的三女儿:“这怨谁啊?还不是她自己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当初我们让她相看的我单位里的那个小郭,人家小伙子多好的条件啊,不比刘伟强百套?

  结果,她蔫蔫的主意还挺正,非要自己相中自己处的。你看现在怎么着了?后悔也晚了吧!”

  杨文斌平时跟三姐夫处的还不错,刚刚听闻他得了癌症,心里也挺不好受的,现在见父亲母亲这样说,他连忙制止,“爸,妈,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说这种话。三姐,那做手术得多少钱?”

  杨文斌他们家的钱不归他掌管,一直都是白静波管钱。

  现在又看中了一家门市想要租下来开美容院。

  可是三姐夫看病需要用钱,他当弟弟的说什么也得拿点。

  尤其,这些年,他也没少从三姐手里划拉小钱。

  杨沫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家的地位,属于最不吃香的那种。

  可是,丈夫现在得了癌症,父母还说这种话,真的很让她寒心又难过。

  她咬牙抹了把眼睛,把更汹涌的泪意憋回去,故意把钱数往多了说。

  “暂时需要五万吧。我刚从我大姐那过来,颜颜正装修呢,手里也没啥钱了,给我拿了一万一。

  爸,妈,你们看看能帮我凑多少!放心,等刘伟病好一些了,我们肯定会努力赚钱还钱的。”

  面对杨沫赤红的眼睛,那么恳求的目光,杨远志和程红云悄悄的对视了一眼。

  要说四五万其实不多,他们手里就有现成的。

  但是这个钱是打算借给老儿子他们开美容院的钱。

  如果拿给了三女儿,几年之内也够呛能还上。

  可是三女儿张口了,当父母的要是一点不掏也着实是说不过去。

  杨远志立即有了计较,他眉毛竖起,“你大姐给拿一万一?这怎么还有零有整?她们娘俩又买门市又买车的,每天店里生意红火都进钱,还能没钱成那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