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某霍格沃茨的至尊法师 > 第245章 大年夜与情人节的夜晚(一)
  1991年02月14日,华夏大年夜。

  同样也是西方的情人节。

  是的,现实往往就是这么的巧合。

  此时的李非正躲在宿舍的床上“装病”,因为他知道,麦格教授一定正堵在赫奇帕奇的宿舍门口。

  无他,只因为这份现在正铺在李非腿上的《预言家日报》的头版头条——

  “震惊了!霍格沃茨副校长米勒娃·麦格涉嫌潜规则!”

  完蛋了,魔法世界第一个“震惊部”的标题出现了,距离全民步入标题党已经不远了。

  时间还是要跨回到三天前。

  在那场福吉半途跳出来摘果子的发布会结束之后,丽塔本来仅仅只是上前略作尝试一下的,却没想到成功收货了李非的主动示好。

  这真是意外之喜。

  事不宜迟,为避免邓布利多中途搅局,丽塔·斯基特决定就在当晚、她的住所内对李非连夜进行专访。

  丽塔的家不大,但是各种搭配却一刻不停地向外散发着一种“暴发户”的感觉。

  李非望着丽塔家竟然摆了两个由纯金打造的“铜金蟾”,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她傻,还是该说她钱多了烧的没地方用。

  “我们开始吧。”丽塔戴上了她那副镶嵌着珠宝的眼镜,用她那粗糙且肥大的手指打开了她那款小巧的鳄鱼皮手袋,从中取出了一只深绿色的【速记羽毛笔】。

  两寸来长的红指甲,配上深绿色的羽毛笔……唔,红配绿,这品味简直绝了。

  甚至说丽塔那一头打着卷的金发,竟然让身为“金发控”的李非暗地里觉得有些恶心。

  “说实在的,整个魔法界接受过我采访的人并不少,但是能有幸来到我家的人并不多。”

  丽塔端坐在椅子上,一副“你这是莫大的荣耀”的表情,那架势,颇有种“某立竞”采访时那种针锋相对的架势。

  随着她正式进入了采访节奏,桌子上的那只速记羽毛笔已经“刷刷刷”地行动了起来,自动在纸上写好了开场白。

  “在丽塔·斯基特女士那极富品味的家中,一盏温馨的烛灯正散发着令人温暖的火光,对面那位来自遥远东方的黑发少年表现得极为拘束,似乎他因为坚持心中的正义而做出了违背邓布利多吩咐的举动让他十分担忧。”

  好家伙,李非点了点手指,一张采访用的空白稿纸就瞬间泥化,随后变做了两套极为精美的茶具。

  从胸口的冰雪吊坠中取出一壶红茶,由于李非的空间物品可以很好的保持着物体进入空间时的状态,所以此刻的红茶还是滚烫的。

  食指与中指轻轻敲击在一起,从茶壶中引导出两道水流落入了茶具之中。

  李非伸手端起一杯,同时示意丽塔不必客气,请慢用。

  “无杖施法,再配合上极强的魔力操控手段,这是在向我显露手腕示威吗?”丽塔心中想着,同时眼波一转,嘴角勾起了一抹轻蔑的弧度。

  “可惜,仅凭这点手段对我没用,终究只是个孩子,不知道这世上并不是谁拳头大谁说了算。”

  同时,速记羽毛笔在纸上写下了第二段内容。

  “也许是因为拘谨,这个男孩恭敬地为女记者倒上了一杯茶,并用那种忐忑的目光望向了我,那意思仿佛在问‘我也可以喝吗’?

  这些在普通人眼中明明可以通过一抖魔杖就可以轻易完成的动作,这个孩子却舍不得使用他的魔杖,似乎害怕因为魔杖使用过多而无力支付保养魔杖的费用……”

  好吧,见过作死的,没见过丽塔·斯基特这么敢作死的人。

  真不愧是“舍得一身剐,敢把老邓拉下马”的女记者啊!

  李非知道自己不能再让她浪下去了。

  这一支深绿色的“速记羽毛笔”,可以把斯基特采访中的普通语句按照她的心意,自动转化成不切实际的、天花乱坠的句子自动记录在纸上。

  而且看女记者的样子,似乎对这段记录的内容十分满意,用一般的手段,断然是没有可能让她放弃这几行已经写好的稿子的。

  虽然陪她玩玩也挺好,毕竟有一点其实丽塔自己并不知道——李非把魔法界所有报刊的主编、总编都已经上下打点好了。

  到时候哪怕丽塔写出了一篇惊天地泣鬼神的采访稿,但只要是对李非的个人形象有半点不良影响,就一定会被拒稿。

  呵呵,知名顶流记者被接二连三地拒稿,想想都带感,李非暗嘲自己看来也有当记者的潜质啊。

  没办法,媒体与宣传的制高点我们不占领,就会有敌人占领,要知道原著最后之所以哈利·波特有段时间被人人喊打,主要还是因为魔法界的主流媒体《预言家日报》对风向标的引导。

  不过眼下的李非并不打算过多地与对方牵涉起矛盾,毕竟这种人,以后早晚用得上。

  无视了羊皮纸上愈演愈烈的“小剧场”,李非选择直接开门见山。

  “斯基特女士,毫不介意地说,我是畅销书作家吉德罗·洛哈特先生的忠实书友,甚至我们彼此都有着一些私交。”

  话一出口,连桌子上“刷刷刷”一刻不停地造着谣的速记羽毛笔都停了下来,可以看到丽塔的太阳穴处突然有根血管“突突”地狂跳。

  “在洛哈特先生看来,虽然他的书久负盛名,而且畅销世界,但是有一位女性笔者,在他心中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重要地位。

  那个人就是您,知名记者,传奇的八卦故事编织者——丽塔·斯基特女士。”

  是的,作为英国两大都以不说实话著称的顶流“笔杆子”,这两人算得上是“文人相轻”,不仅在报刊上发表文章互喷,而且私下里还经常互寄“吼叫信”威胁恐吓对方。

  两人互相怀恨在心,恨不得能收到对方哪天突然被飞天扫帚撞死的“喜讯”。

  听到李非身后有洛哈特“撑腰”,丽塔知道,只要自己敢黑这个孩子,洛哈特必然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上抨击自己。

  然而李非这次获得的是梅林二级勋章提名,本身是具有极高的含金量的,自己单独引导一下风气没关系,但是一旦有人跳出来与自己“拉扯”,就会有部分民众在这个过程中擦亮了双眼。

  更何况,洛哈特占据着“实力派巫师”的这个身份,自己一个玩八卦的只能从性格、人设等方面打击对方,一旦谈论到李非的具体实力,自己所有的优势就会瞬间荡然无存。

  这样不行,必须转变一下思路。

  正当丽塔心中思考着对策的时候,李非继续了他的开场白:

  “之所以我与洛哈特先生的关系斐然,自然是少不了一些魔法界的‘前辈’们的指引与介绍。

  前辈,不一定指魔法造诣高深,也有可能指的是那些身居高位的‘政客前辈’。

  您知道的,我与褔吉部长关系不错,这一点从他特意赶来为我站场,我也同样为他的梅林勋章摇旗呐喊就可以看出,目前的我们是一个‘利益共同体’。

  在邓布利多扶持福吉部长上位之后,他迫切地需要组建只忠诚于他自己的班底,毕竟再听话的部长,也不甘心做一辈子的傀儡。

  我自然也是一样。

  不论你笔下是如何形容我、形容邓布利多,但不可避免,如果邓布利多彻底发怒,拼着名声不要也要直接弄死你,想必比弄死一只甲虫差不了多少。

  所以你在赌,赌邓布利多碍于身份,不敢出手动你。

  事实证明你赌对了,因为邓布利多对你的纵容,可以做实他‘无心权势’、‘有底线的白巫师’这些形象,所以你现在还能活着与我讲话。

  不论你是否承认,你都无法无视掉我的魔法天赋与现有的实力。

  怎么样,要不要赌一赌,赌我会不会直接劈死你,然后在想办法用‘政治献金’脱罪?”

  说着,从胸口的吊坠中取出了那柄门板大小、四周还插着栏杆的巨剑,径直压在了速记羽毛笔的上方。

  巨剑的可怕重量压得这方茶桌都开始“吱呀”乱晃。

  与此同时,李非从吊坠中取出了一个不算小的袋子,里面足足装了五百枚金加隆,同样扔在了桌子上。

  “砰。”

  “砰。”

  “砰。”

  足足四个同样大小的袋子,足足两千枚金加隆,这份重量已经足以彻底压碎这个不算太结实的茶桌了。

  要不是李非刻意用魔力维系着一切,眼前的女记者早就能体会一下被金加隆砸死的快乐了。

  女记者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仿佛被一股看不见的力死死地压在了椅子上,一丁点都动弹不得。

  屋子里出现了第二个李非,正在抚弄那两只“铜金蟾”。

  随后又出现第三个、第四个,直到整间屋子里站满了“李非”。

  所有人同时扭头看向了女记者,缓缓开口,场面一时间极为阴森恐怖。

  “这些钱,够弄死你之后的‘政治献金’吗?

  呵呵,恐怕两个你都够了吧。

  就如同我所说的福吉部长一样,我也无意去做邓布利多的棋子,任他摆布。

  所以从这一点来讲,我们还是有着一小部分合作的可能的。

  毕竟,活着、又能有大笔的金加隆赚,不好吗?

  所以希望您对我的报道,我个人那部分,不要忘了多加美言。

  这笔钱我相信以您的身份是看不上的,不过这也仅仅只是定金,根据文章发表后续的反响,我们决定这笔订金到底是占比百分之五十,又或者仅仅只是百分之十,还会有百分之九十的尾款可以赚。

  有斯基特记者的帮衬,又有洛哈特先生的宣传能量,我想这次,哪怕你写的是积极、正面的报道,也依旧能写出‘爆款’,不是吗?

  至于邓布利多那边的其他人,随便你写,我只要求两点:

  一,你可以让我与他们有牵连,但是我的个人形象绝不能有污点;

  二,如果我个人临时有什么计划,你需要配合我的行动,临时改变对他们的态度与风向。

  我相信这对你来说,并不难。”

  说罢,屋子里四十多个李非瞬间消散,李非也将那柄重得可怕的巨剑收了起来,只留下那四大袋金加隆“轰隆”一下将小小的茶桌压得轰然坍塌。

  丽塔发现自己已经不会呼吸了,眼前这个不大的孩子,竟然让她有了一种面对邓不利多的恐怖感觉。

  不行,绝对不能受制于人,只要他离开之后,自己要立刻搬家,要给新房子加上加密咒,而且要狠狠地写文章报复回来!

  正想着,李非突然变出来了一只甲虫模型,模型做的惟妙惟肖,那只丑陋的甲虫眼睛上竟然有着类似丽塔眼睛般的纹路。

  “福吉部长托我给您带个话。”李非笑眯眯地说道,“碍于您是大记者,还有点用,所以对于某天魔法部长办公室窗台绿植上的那只甲虫的问题,就暂且搁置一下,留待以后处理。”

  “裤衩”一声,丽塔·斯基特彻底瘫软在了地上,只剩下一句话在脑海之中不断回响着。

  “完了,彻底完了。”

  ………………………………

  时间回到现在,赫奇帕奇的宿舍内,李非还躺在被窝里蹭懒觉。

  焕焕不知从何处回到了李非的身旁,低头翻阅起李非腿上的报纸。

  赫然发现,在报纸的头版头条竟然刊登着一张麦格教授抱着一只猫的照片,而那只猫,竟然就是焕焕本猫!

  焕焕仔细阅读着报纸上的内容,时不时地“嗷”一声以示存在,直到他读到这一段,彻底没了声音:

  “记者调查发现,德高望重的麦格副校长,竟然潜规则了一名小巫师——的猫!

  据悉,在霍格沃茨久负盛名的麦格副校长,魔法界有名的九名登记【阿尼马格斯】之一,这样一位代表着‘猫’变形的顶级变形术大师,在内心深处,同样存在着不为人知的、渴望爱与被爱的想法。

  而这些日子以来,我们各大报纸的主角,梅林二级勋章(提名)获得者李非,他所饲养的宠物猫,就意外的获得了麦格教授的芳心。

  据霍格沃茨的学生所说,麦格教授曾经暗地里称呼这只猫为‘盛世美颜’、‘芳心纵火犯’,甚至多次以为李非同学补习为由,只为与这只名为【焕焕】的美少男猫多亲多近。

  当然,生命本身就应该被尊重,大自然孕育的一切都有资格享受爱与被爱的权利。

  所以在【情人节】的这个日子里,希望我们更多的还是以包容的态度,去面对麦格教授这位猫型阿尼马格斯代表的‘黄昏恋’。

  《预言家日报》特约记者,丽塔·斯基特,1991年2月14日文。”

  李非捂脸,这是何等的丧心病狂。

  要知道自己当时之所以表现得那么狂傲,全都是提前与邓布利多校长、麦格教授商量好的一场戏。

  既然不能威逼,那就只好利诱。

  反正自己又不缺钱。

  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丽塔·斯基特随口编的假花边新闻,在霍格沃茨的校园里,甚至是教师之间,愣是被实锤了!

  焕焕狂喜!

  李非扶额,灵觉感受到还堵在门口的麦格教授那一脸愤怒的表情,李非觉得自己应该再躺一会,躲一躲麦格教授。

  那个,我说真的是丽塔·斯基特自己瞎编的,我一个字都没说,您信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