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傻二郡主和屠黎灵主 > 前言 传闻中的傻二郡主
  郡主经常做一些荒唐事。比如自己才十六岁,却认了个十七岁的干儿子,让人家管自己叫干娘。而且这个干儿子还是自己父王后续的尤王妃的亲内侄,辈份都乱了。更荒唐的是这郡主虽然身为女子,却天天一副公子哥的打扮,还结识了一位红颜知己,是京师一位出名的舞姬,还声称要娶回王府做自己的侍妾。后来这些事传到了自己的亲姨母当今皇后那里,跪在地上被皇后骂的是狗血淋头。要不是太后护着,非让盛怒之下的皇后拿鞭子抽死不可。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好了伤疤忘了疼,说的就是郡主这号傻帽。郡主荒唐的厉害,傻的出名,在皇族子嗣中排行老二,背后都称她为傻二郡主

  这傻二郡主张口闭口都喜欢带个死字,给人取外号也不例外,比如和自己同年同月不同日生的堂弟南宫昊阳,也怪那三皇子的母妃天天妖里妖气喊着昊儿长、昊儿短的,还搂在怀里心肝肉的小昊昊一通狎昵乱叫,听的郡主直起鸡皮疙瘩,两眼一翻,送了三个字,死耗子。四皇子南宫暮阳性格内向,不爱言语,郡主见他木讷呆憨也送了三个字,四木头。可四和死同音,郡主哪天心情不好了,就成了死木头了。皇家书院的苏老博士,年近古稀了,头发胡子花白,本已经退朝隐居了,不知又被皇上从哪个山脚旮旯里给寻了回来,郡主刚开始喊他苏老汉,可苏老汉那天留的课业有点多了,郡主又觉的他个老不死的,不在山脚下躺尸,出来折腾人,顿时就由苏老汉成了死老汉。反正和郡主相识的,在她这里活不过俩月,心情一不好,都成死的了。

  这就是华原国皇族一脉唯一的女孩,当今皇上南宫珏同胞兄弟忠亲王南宫珅的独生女,南宫皓月。封号--昭怀明慧玉阳公主。

  最近郡主又干了一件事,先是坑了自己的恩师苏老博士,把皇上也连累了,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却说他们的老师苏壮父有一位相识,二人是同年的登科状元和榜眼,那位榜眼姓牛,曾任职礼部高位,年轻时因嫉妒苏博士才学,没少背后捅刀子,但苏博士为人宽厚,念在同年登科又一起入朝的份上,一直也不予置喙。也算是多年老友了,不想这位老友在这年近古稀之年,那是人老心不老啊,竟然娶了一名青楼歌姬,那歌姬在京师也颇有些名声,这人们碍于这牛大人的身份地位,都说是这牛大人老当益壮,用才学征服了这位年轻歌姬,说什么才子配佳人,又要成为京师一段佳话了。这苏老博士见这位同知愈老愈荒唐,便不想去他这宴席,索性称病,委派了自己的几个学生去了。

  郡主一向爱凑热闹,第一个要去的,又有尤太师的孙子也就是郡主的干儿子尤好贤跟着,苏博士一向欣赏越国公的孙子越承恩也让跟着去了。

  到了那日,三人备了礼物,又计议一番,登门去了。一进门,只见这牛府是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宾客往来不断,三人一到,便有家仆唱喝着迎了进去。

  只见那牛大人白胡子一大把了,还拄着根兽头拐杖,身穿大红袍,胸前系着一朵大红花,头上戴着红色礼帽,一大把年纪了穿成这样,说不出的别扭与违和。就像棺材里拉出来的一位穿着鲜艳的老鬼,看了让人头皮发麻。

  待新人礼毕,只听那司仪喊了一声“送入洞房!”把那牛老头兴奋的一阵咳嗽,差点背过去,只见两个服饰鲜艳的妇人扶着好一阵拍打才缓过来。(那两个妇人想是这老头另外的侍妾)众人私下里个个捂嘴背身,窃笑不止,偏又有一些趋炎附势之徒,又开始了奉承拍马,听的人直恶心。

  郡主三人早就商议好了,现在看来时机已到,郡主打断那些溜须拍马之徒道:“牛大人,我等奉家师之命前来恭送贺礼,我三人左思右想,特别为牛大人选了一副对联送来,已应此景。”那牛大人知道这三人虽然年轻但都是皇亲贵胄,不敢怠慢,听郡主如此说来,顿觉脸上光彩,高兴的说道:“郡主客气,承蒙苏老友不弃,三位高徒驾临寒舍,蓬荜生辉呀!这礼物实在是抬爱老朽啦!”郡主对尤好贤和越承恩使了一下眼色,二人一人一副,当场唱喝起来。

  尤好贤:一二三四五六七

  越承恩:孝悌忠信礼义廉

  这牛大人一时没转过弯来,拱手就要感谢,他的门生悄悄告诉了这牛大人这对联的来历和意思。牛老头听了,吹胡子瞪眼气的指着三人骂道:“你们敢,敢如此戏弄老夫,简直,简直······”众人有不解的,越承恩便悄悄解释给大家,“这第一句没有“八”,说他是忘八,谐音--王八,第二句没有耻,是骂他无耻。”众人听了,个个恍然大悟,窃笑不止。

  郡主道:“牛大人,我们也是实话实说呀,为了应景,这幅对联我们好找啊,翻了好多书,才查到的。你看,你娶的是青楼歌姬,那就是要当那绿毛乌龟,也就是王八没错了,你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的男盗女娼,一大把年纪了,还弄一青楼歌姬进门,不是无耻是什么?对了还有一横批奉上,梨花压海棠!”众人实在忍不住了,由刚才的窃笑终于爆发成满堂哄笑。牛老头骂道:“你这乳臭未干的野丫头,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兔崽子,才喝了几天墨水,也敢在老夫这引经据典的骂人。今老夫管教管教你们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

  郡主听了,边骂就想要动手:“他爷爷的,你个死老牛······”越承恩善能机变,一把拦住郡主,拱手对牛老头说道:“牛大人,您老刚才说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还说郡主野丫头兔崽子,大家可都听见了。这郡主的上梁您是指忠亲王千岁呀?还是指当今圣上啊?那郡主若是兔崽子?您这是要至王爷和皇上为何物啊?牛家正!你好大的胆子!胆敢辱骂当今圣上和忠亲王,你这可是灭族的死罪呀!还不快给郡主磕头赔礼,念在你年老昏花的份上,饶你不死!”

  郡主听了,一阵得意,一拽手中的桃花鞭,指了指牛老头到:“他爷爷的,哼!罢啦,本郡主爷不与你这恬不知耻的老王八理论了,走啦!”说完三人大摇大摆的穿堂而去。

  这牛家正门下可是养着一大群能言善辩恶狗一样的门生,见谁咬谁,稍有不顺遂者,就吹毛求疵,各种混淆视听,听见这越承恩给扣了个辱骂圣上灭族的死罪,个个又都放下了挽起的袖子,闭紧了准备要喷粪的嘴,当起了缩头乌龟。

  那牛老头看着三个远去的背影,用手指着,气的是红头胀脸,只是张个大嘴巴,一个字也不曾再说出来,一时一口气上不来,昏死过去。

  却说这牛老头气急攻心,竟两腿一登,大病一场,差点没气死,躺了将近一个月才爬起来,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哭着到皇上跟前告御状去了!

  把当日郡主三人如何当着满堂宾客羞辱自己的说了一遍,又说这定是苏壮父那老儿的主意。说完,就要朝大殿上的柱子撞去,被几个同僚拉了回来,边哭边喊着无颜苟活于世,大有当场就要碰柱身亡的架势。苏老博士听了,便当场请罪自罚。

  皇上听了,先是惊怒,可一想,这一惯是郡主那丫头的做派,便先不责难苏博士,把三人直接宣进了宫。苏老博士觉的三人到底是自己的学生,难辞其咎,硬是辞了皇家书院太傅之职,回自己那山脚旮旯里了,这是后话。

  却说三人进了宫,罚跪在乾宫殿前,等候发落。过了两刻钟才宣了郡主一人先进去。郡主一进乾宫,下方左侧坐着尤贵妃,只见尤贵妃袒胸露乳(领口稍微低下,只是郡主个人看不惯),服饰颜色鲜艳华贵,满头珠翠,一只碧绿色步摇斜斜的插入高耸的云鬓,晃的人眼花缭乱,郡主一惯不喜欢尤贵妃一股狐媚相,尤其那双桃花眼和尤好贤如出一辙。右侧是郡主的亲姨母,当今皇后。皇后清瘦窈窕,严肃庄严,衣着多以深色为主,但裁剪合身,衣料贵重,一看就是正宫娘娘范。往那一坐,威而不怒,虽然沉默安静,但是气场强大,让人不敢直视。正中坐着当今皇上,年轻时也是一位美男子,现在略微发福,一抹胡须,看起来面相温和。郡主可是知道,他这皇伯父虽然一脸慈悲相,那可是深藏不露,自古君心难测,帝王的城府,不可说呀。皇上身边坐着一位鬓发银白雍容华贵的老人,笑容满面,和蔼可亲,这正是当今太后,郡主的祖母。郡主一看太后也在,心顿时踏实了,今天这事呀-----过啦!

  皇上大声问道:南宫皓月·····”一声还没喊完,太后便看着皇上轻轻咳嗽了一下。皇上不得不停顿一下,压低了声音问道:“你可之罪?”郡主道:“不知。”皇上听了又想发火,太后又咳嗽了一下,皇上见不是个事,便起身对太后施礼道:“那要不母后问一下?”太后听了也不推诿,说道:“那皇上休息一下,哀家替你问问,”太后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郡主问道:“月儿,你说说,那牛家正说你羞辱与他,可是为何呀?”郡主多机灵呀,一看这情况,一路就爬到了太后跟前,趴在太后双膝之上,说道:“皇祖母,月儿冤枉啊。那死老牛····”说道此处,皇后咳嗽了一声,郡主马上改口道:“那牛家正一大把年纪了还娶什么青楼歌姬,我给他送那副对联也没错呀,怪就怪他老不正经,不知羞耻,还以此为荣,实在是有伤风化,我看不下去了,就直言了几句,说的都是实情。”太后听了,说道:“你看,我就说嘛,那牛家正确实自己行事不端,虽不触犯国法,但到底有失德行,月儿说他,却不为过。”皇上听了,说道:“母后,这不合适吧,这天下人看皇家如此护短,怕是难堵悠悠之口啊!”郡主忙接道:“皇伯父多虑了,天下人都讨厌他虚伪假正经呢,只是畏惧他门下恶狗(皇后又咳嗽了一声)郡主又改口道:“门生,门生众多,现在都高兴还来不及呢。”太后听了,说道:“到底牛家正行为不端,难为世人楷模,难到娶个青楼女子当老婆还该嘉奖不成?”皇上知道太后一向厌恶此等行为,近年来这牛家正的行为确实有点出格,借此机会敲打一下吧。忖度一番,对身边的王公公到:“你传朕口谕,牛家正年老体弱,需静心安养,准其回老家颐养天年去吧。”说完又指了指郡主道:“你这丫头.”郡主冲皇上做了个鬼脸,跪向皇上说道:“皇伯父圣明!”从地上爬了起来,猴在太后胳膊上说道:“牛家正,牛家正,那就是老牛假正经!”说的众人都笑了,连皇上也撑不住笑了。这一笑,气氛马上变了。宣旨让跪在殿外的尤好贤越承恩也回了。

  皇后却对郡主说道:“月儿,不得无礼。”郡主马上不言语了。

  事毕,皇后率先起身告辞。太后挽留众人一起用晚膳,皇后说:“不日便是选秀女之日,自己要先去查看准备·····”郡主听了,不等说完,“啊!又要选秀女呀,后宫都这么多人了。”皇上听了,想起刚才郡主说那牛家正之语,心中不自在起来,当着太后和后妃,便说道:“皇后不必辛苦了,月儿说的不错,后宫充实,不必再选什么秀女了。”说完便示意王公公下旨。

  此旨一出,尤贵妃对郡主欣然笑道:“这郡主可是越大越聪慧了。”说完笑的那叫一个千娇百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