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傻二郡主和屠黎灵主 > 第一章:是是非非众生各相
  那牛家正听了皇上口谕,羞愧难当,回到老家,不出一个月就死了。这下真成了死老牛了。

  却说这华原国,皇室一脉复姓南宫,传承不过三代,建国不足百年。先皇南宫雁打下天下登基称帝,娶的是越国公的女儿,便是当今太后,有太后嫡出二子。这南宫雁年近花甲之时也去了,当今圣上作为嫡长子顺利登基。登基后励精图治,上修朝廷历法,下安黎民百姓,广施仁政,一时万物俱兴,呈现盛世之态。弟弟忠亲王南宫珅自幼从军,久经沙场,深谙兵法之道,拥兵镇守边关。自长兄继位便手握天下兵马之权,从严治军,内安家国,外御强敌,打仗十余载,杀敌数百次,终于布下钢铁城防,边关城池固若金汤,数十载不敢有外敌来犯,在兄弟二人共同努力下,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

  当今圣上登基之时,从各族中选娶后妃,林国公长女林微雨德才兼备,容貌上佳,被册封为中宫皇后,贵为天下之母。忠亲王同时迎娶了皇后胞妹林翠微,一时传为佳话。奈何美中不足,这林氏姐妹二人,子嗣甚是凋零,皇后与皇上成亲三年后,方才诞下皇长子,皇上龙心大悦,遂封为储君,大赦天下,免赋税徭役三年,一时举国同庆。妹妹与忠亲王感情深厚,但由于王爷常年征战驻守边关,聚少离多,在王爷近不惑之年方又有一女,便是郡主了。视为掌上明珠,不仅研习琴棋书画,世家公子所习的骑射武功也均请名师教习。

  这南宫一脉开国以来,征战无数,子嗣凋零。还好到了当今圣上南宫珏居然有皇子三人,加上郡主一女也算繁盛了。嫡长子南宫旭阳,(当今太子)自太子之后,皇室又是连续三载无出,到了第四年,尤贵妃和忠亲王林王妃先后有了身孕,二人在次年春天二月初二和二月二十二分别诞下郡主和皇子,一连两个,一男一女,太后、皇上、王爷和皇族后妃们无不欣喜。皇上赐名郡主皓月,赐名三皇子昊阳,(也就是郡主嘴里的死耗子)同是皇族血脉。希望二人日月盈空,福泽万民。同年冬天,又有一品阶低下的宫中女官因偶然被临幸竟怀了龙种,生下了四皇子暮阳。(郡主嘴里的死木头)

  奈何林王妃福浅,在郡主十二三岁时偶感风寒,竟日益加重,没过几个月,撒手人寰,留下郡主这个孤女一人。

  王爷悲痛不已,愧对爱妻,对幼女更加怜爱,无奈边关重地,关乎国家安危,也只得抛下郡主重返边关。皇上见其兄弟中年丧妻心内不忍,下旨厚葬王妃,加封郡主为昭怀明慧玉阳公主,恩宠无限。

  皇后无女,感念妹妹早逝,视郡主如亲生女儿一般。这郡主和太子既是堂兄妹又是表亲,自幼与郡主手足情深,现在更是长兄如父,有皇上皇后不便出宫之事(太子十三岁时便有了自己的府邸)更是关心照扶。

  最为宠溺的却是当今太后,太后一生只有二子,幼子本就让老母挂心,更何况忠亲王常年为国驻守边关,不能承欢身前,今见其孙女幼年丧母,父亲又不在身边,孤苦可怜,便接入宫中亲自养护。无奈宫中礼仪繁琐,人事复杂,虽有太后庇护,不用恪守宫规,但郡主天真烂漫之时,哪里忍得了宫中沉闷,时不时的便偷偷溜回王府,撒野一番。

  皇上心疼兄弟,又忧心郡主年幼,无专人照拂,硕大的忠亲王府不能无主。便下旨给王爷赐婚。这入主忠亲王府的新王妃正是当今尤贵妃的胞妹。这尤王妃一来为守候王爷,二来打理王府,最重要的是看护郡主,可这郡主是天之骄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刚经历丧母之痛,性情些许有变,加上太后宠溺,无人敢管,哪里就把这新来的尤王妃放在眼里。尤王妃对王爷深情厚意,对郡主百般关怀,郡主虽百般刁难却从不生怨,仍视作亲女一般。王妃好意,郡主只当她想取代母妃并不领情。

  郡主自母妃逝后便不再妆扮,一应胭脂水粉全部弃之不用,整日素面朝天,穿衣以为林王妃尽孝为由终日一身白色粗布麻衣,头发也只是简单的绾起一个发髻余下一半披散开来。刚开始众人纷纷夸赞郡主至孝,可王妃百日孝期已满,郡主依然粗布麻衣宽袍大袖的招摇过市,众人又开始了议论纷纷,皇后听了便劝止郡主不可任性,有失皇家礼仪风范,郡主听了并不言语,只是依然我行我素。

  皇后再言,太后阻止道“小孩子家没了娘,使使小性子而已,随她去吧”。皇后听了又是心酸又是无奈。从此郡主越发不理会众人,这身装扮自王妃逝后便不再换了。

  林王妃逝世三年,郡主虚长三岁,年方二八,正值皇上重修皇家书院,就召其入学。

  这郡主本不愿入学,但太后、皇上、皇后三人一力促成无处可躲,只得硬着头皮来了。这一来方知其中乐趣,放眼望去这一帮皇亲贵胄风雅王孙(后来被郡主简称为这帮孙子)聚在一处,那是不缺钱不缺闲,真是犹如飞鸟上了天空,游鱼进了大海,干涸的土地遇上了甘霖,幸甚哪幸甚!

  想想以前,再怎么打闹,也不过王府逗逗家丁,招惹一下尤王妃,宫里撒一下野,戏弄一下宫女太监,毕竟皇家规矩重大放不开手脚。这一下,一帮人,年龄相当、臭味相投,满京城跑,不上一年便把城里的大小街道跑了个便,吃的玩的尝试了个够。郡主本就性子野,这引诱的比先前更淘气了捌分。不上一年就做生出了以上诸多荒唐事端。

  前两个月大家刚见面还什么好贤兄、子聪弟、郡主殿下的,过些时日便直呼各自的名讳,彼此年少,不像长者重视身份地位,一味虚礼谦让,所以各个直来直去,如鱼得水,打成一片。

  这皇家书院里都是圣上从京师各名门望族挑选的优异子弟。

  首先便是太后的母家越国公的孙子越承恩,此子五官端正,言语机敏,肤色偏黑,生的是方面宽额,显得沉稳有谋。

  皇后的母家林国公的近族子孙(林国公嫡系只有二女)林子聪,他体弱纤瘦,沉默寡语,终日低头摆弄一些小物件,但天分极高,忠亲王在战场上颇为得力的武器飞鹰散雪便是他研制出来的。

  尤贵妃的内侄尤好贤也入了学,这尤好贤可是把尤氏一族的皮相美发挥到了极致,眼若含星,眉若刀裁,发质莹润光泽,又爱穿一些颜色鲜明的衣衫,正可谓一位玉树临风的绝世佳公子。也就是打赌输了,给郡主做了干儿子那位。但一接触就发现,中看不中用,整日无所事事异想天开,就爱看一些野史佳人的闲杂书籍,不求上进,把个尤太师气得半死。

  国师紫薇真人的孙子落辰,这紫薇真人精通易经八卦,识风水,测风云变幻,熟知奇门遁甲,是位术士大师。因无意凡尘俗物,生下一子,便遁入空门,常年居住在城外的紫薇道观中,很少回来。儿子资质不佳,不是此道中人,可这孙子落辰聪慧机敏,看星象天文,学习奇门遁甲,是此道中奇才,紫薇真人大喜,这孩子出生之日正好是秋分之时,紫薇真人夜观星象,见一星辰坠入北海,紫薇真人给此孩子取名落辰,养在身边,同自己一起生活在道观之中。所以这落辰是手持白色拂尘,一身青色道服,小小年纪修为极高,一派仙风道骨,超然洒脱。

  定北侯单通之子单兵,这侯爷是立过战功之人,战场上的干将,回京任京兆府尹,管辖京师所有兵防,文韬武略不输忠亲王。皇上称其为京师的守门神。这单兵出身武侯世家,从小跟父亲耳闻目染,弓马娴熟,十分优异。

  还有一位朱老将军的孙子朱如状,这朱老将军当年随先皇御驾亲征,救驾数次,有先皇玉御赐的丹书铁卷,册封为神勇将军,与先皇结义,永享富贵。只是这朱如状被祖母溺爱无度,吃得是肥头大耳,生的是塌鼻小眼,终日吃的不离手。唉,遥想朱老将军那神勇风姿,居然养出此等阿孙,但此人也有一过人之处,常人所不及,便是力大无穷,能举起书院前几百斤重的石狮子。圣上觉得此子亦是可塑之才,便不顾朱老将军的自谦阻扰,也招进了书院。

  太后一看全是男子,怕郡主无贴心玩伴,便特招翰林大学士颜舍的孙女也一同入学。这颜舍当年文采飞扬,状元及第,虽不是名门旺族,但风流雅致,非其他王公贵族所能比的(传说这颜舍与太后有过情愫,不过这等皇家秘密也只是挤眉弄眼一番,又是一副不可说不可说的模样)这孙女颜静姝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三岁识字,五岁识谱,十岁成名,可过目成诵,阅谱成音,是公认的京师第一才女。更妙的是容貌绝佳,比起当年的祖父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有人说这颜静姝不仅是京师第一才女,更推崇说也是京师第一美女,是多少王孙贵族的梦寐佳偶。

  还有一位女子,比郡主年长了几岁,名唤阿鱼。这阿鱼是容长脸面,额圆下巴,唇是浅粉色,不太出彩的容颜,嘴角轻轻上挑,笑意盈盈起来,平添了几分春色。这笑容真切可亲,如春之暖阳,温和而不刺眼,不比那些被宫中礼仪规范刻出来的宫女太监,多了些人情味,让人舒服。

  这阿鱼有一特殊身份,便是未来的太子妃。这阿鱼原是蜀中一神秘部落屠黎一族中人,他便是屠黎族长的女儿。当年,蜀中有妖人作乱,皇上在忠亲王、尤太师、国师的陪同下御驾亲征。但那妖人十分厉害,不仅会用音律操控毒邪之物,还会巫蛊之术,加上蜀中地势险峻,那妖人熟知地形,轻功又极好,近千人竟拿他不下。还日趋覆灭之势。后来,那屠黎族长带着自己的妹妹和族中几个执长前来,几人协助皇上一干人等,活捉了那妖人。原来,那妖人竟也是他们屠黎中人,在族中犯下大错,私自逃出,为害蜀中。皇上感念那族长,便结为异性兄弟,当时太子刚满一岁,又赶上那族长妻子生了阿鱼,皇上便做主定了荫亲,结为秦晋之好。这阿鱼年满十六岁时,便被族人送进宫中,只等太子过了弱冠之年,大婚礼成。

  这阿鱼思想做派很是清奇,她觉得人与人只有善恶之分,没有贵贱之别,不以身份地位论人,待人不卑不亢,不媚上不傲下,平易近人,乐于帮忙。在这吃人的后宫里,却也能够用很短的时间学会那些繁琐的宫规礼仪,人脉关系用自己为人处世的方法竟也应对自如。

  加上四皇子暮阳,还有岁末将要归京的三皇子昊阳,偶尔也来应卯的太子,十分热闹。

  教导这帮孙子的便是当今第一大儒,被推崇为天下文人之首的苏壮父苏老博士,近日因郡主三人生出事端,也回老家去了。

  今日,由于苏老博士不在,不过派了个翰林院一位姓张的学士过来,众人便不把这人放在眼里,个个鬼迷溜眼的小动作不断。

  郡主昨日晚上睡的迟,今天坐在那里是昏昏欲睡。正在迷糊时分,一个卷起来的帛纸扔到了郡主身上。

  主吓了一跳,猛的惊醒过来。拿起帛纸四处张望。只见尤好贤朝自己挤眉弄眼的直嘀咕,央求郡主转交给旁边的颜靜姝。郡主侧目,只见颜静姝在自己旁边临窗而坐,一身淡粉丝衣,冬日一抹阳光照在其秀美的容颜上,眼睛直视前方,优雅端庄,风一吹,秀发微起,好一个倾国倾城的佳丽,真是我见犹怜啊!

  怪不得尤好贤这小子坐不住了。郡主不理尤好贤,把帛纸卷好朝先生投了过去,那张学士捡起来,问是何人所为。众人不语,张学士边走边巡视众人,走到郡主身旁时(那张学士早就听闻郡主平时淘气,认为此事八成与郡主有关)把帛纸放到郡主课桌上,命其念一下。郡主巴不得一声,站起来,咳嗽了几声才要开始。把尤好贤吓得头也不敢抬,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郡主念道: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幽坐临窗

  君子好贤。”

  众人听了,情诗啊!哎呀!可以呀!起哄声一片。颜静姝脸上白一阵红一阵,尤好贤更是羞得不知躲到何处。张学士大声咳嗽一声,众人忍笑安静下来,张学士见这帮学生实在是狗胆包天,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写这种东西,公然传阅,简直是成何体统。把尤好贤好一顿训斥。

  张学士一生迂腐,哪里见过这等纨绔子弟,气的是摔门而去。前脚迈出学室,尤好贤便一下扑将过来,要把帛纸从郡主手里抢走。郡主也是会点花拳绣腿的,满课室里左跑右跳,就是不给。

  边躲还边戏弄的喊道:“儿呀,你这可是不孝啊,这不通知我这当娘的,就自己偷偷找了媳妇,可是不成啊······”

  众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个个拍手叫好,有帮着尤好贤拦着郡主的,也有帮着郡主拦尤好贤的,一帮人,喊喊闹闹,就差把房顶拆了。

  这单兵见尤好贤给颜静姝投情诗早已怒不可遏,又见被郡主收拾的如此狼狈,甚觉痛快,拍手道:“我看这尤公子肤白貌美,自己就是个美人,怎么还去追其他美女。”众人大笑。颜静姝也撑不住笑了一下,这单兵更加得意。

  阿鱼看不过了,拦下郡主,拉住郡主的胳膊劝他把那帛纸还给尤好贤。这尤好贤见阿鱼帮助自己说话,顺势拉起阿鱼的袖子哀求道:“阿鱼姐姐,他们欺负我。”阿鱼安慰了一番,把帛纸从郡主手中抠出来,还给尤好贤,让大家莫要再闹。旁人来劝郡主未必肯听,但阿鱼说了也就算了。单兵却又不依不饶,把尤好贤拉过来,轻薄了一下其下巴,浪声道:“尤美人,喊我一声单爷爷,今这事才算了!”阿鱼见其太过无理,挡在尤好贤身前。单兵出身武侯世家,骄横无理,也是见阿鱼性情柔善,嘴里喊道:“让开!”还伸手欲推却阿鱼。郡主一把把他的手拉住,冲单兵喊道;“放肆!”单兵甩开郡主说道“南宫皓月!这尤好贤你欺得!我也欺得!凭什么拦我?”郡主一把拉过尤好贤说“单兵你爷爷的,大家都知道我是这小子的干娘,你让他喊你爷爷,不是占我便宜,想的美。从现在起,谁再欺负尤好贤就是跟我过不去!”这尤好贤一阵云里雾里的,这郡主唱的是哪出啊,不过这郡主忽然又为自己出头,还是挺感激的.看着风采张扬的郡主,忽然心中荡漾。

  单兵蛮横,虽不直接与郡主动手但就是不肯让开,颜静姝过来了,说道:“单公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单兵见颜静姝同自己说话,骨头一阵酥麻,顿时心花怒放,说道:“既然颜姑娘说了,只要尤好贤不再叨扰姑娘,有损姑娘清誉,在下自然不难为他。”

  郡主冷笑,“呦!在这儿等着呢?英雄救美啊。”

  尤好贤听到此处,来到颜静姝跟前,打躬作揖道“今天是我莽撞,惊扰了姑娘,我尤好贤以后再不会烦扰姑娘”。

  颜静姝听了,“既如此,以后尤公子自重便是”。

  众人纷纷散去,尤好贤也转身离去,也许他匆忙而出是不想让人看到他眼里的泪花,唉,这一场匆忙的青春期早恋还没开始就被一场闹剧扼杀了。

  单兵望着颜静姝离去的背影,一阵飘飘然。那朱如壮边喊着颜姐姐边朝颜靜姝追了过去。落辰自然不屑与众人胡闹,一甩拂尘去了。暮阳拉着林子聪走了。阿鱼自是回宫,众人散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