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傻二郡主和屠黎灵主 > 第二十四章 青霄夜语漠河流光
  坤宫寝殿内,林嬷嬷一边给皇后卸妆,一边说道:“这尤家小姐也是人小鬼大,姑娘(林嬷嬷是皇后乳母,有母女情分,当初随同入宫,背人处仍旧称皇后姑娘。)何必因为她难为郡主。”

  皇后:“也不是因为这尤媚娇,主要是月儿这一天大似一天,还是这副假小子模样,不肯上进,看着让人生气。”

  林嬷嬷:“要我说,娘娘也是太心急了些,郡主这孩子心思通透,不是不懂事,也就贪玩而已。过上两年,找个合适人家,一嫁人,自然好了。到时候,也会像阿鱼姑娘一样,成为娘娘的左膀右臂。”

  皇后:“妈妈快不用指望她了,别添乱就行了。阿鱼这丫头是有些样子了,但是没有根基人脉,终究差这一招。至于月儿,毕竟是个姑娘家,过些日子,寻个原由,书院还是别去了,免的跟上一群小子,性子越发野了。”

  皇后卸妆完毕,林嬷嬷笑着道:“姑娘歇着吧,明儿还有事呢。时候不早了,我就让郡主回去了。”

  皇后:“恩,对了妈妈,王爷可有书信?”

  林嬷嬷:“自前半个月说年底回来,再没消息了。”

  皇后点了点头,林嬷嬷退了出去。

  大殿里,郡主跪在地上,趴在一个几案上抄写女则。那是腿也酸,胳膊也酸。人困心乏,苦不堪言。

  林嬷嬷端过来一碗热腾腾的糯米豆沙馅汤圆放在一旁的桌案上,把郡主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让着先吃口东西。

  郡主垂着腿悄悄问道:“嬷嬷,皇姨母她睡下了?”

  林嬷嬷摸了摸郡主的头说道:“睡了,吃了就回吧,有我呢。”

  郡主高兴的一把抱住林嬷嬷的腰,往怀里拱了拱说道:“嬷嬷太好了!我最喜欢嬷嬷你了。”

  林嬷嬷笑着推开郡主:“你这丫头,快吃吧,一会凉了。”

  郡主一勺子塞进嘴里一整个,温热的豆沙溢出嘴里,香甜可口,郡主又喝了几口热汤,吃了两三个便放下了。

  郡主贼溜的出了坤宫,去阿鱼处拉上阿九一路着急忙慌的往外走,终于在宫门落锁前出来了。

  到了宫门口,郡主拍着胸口,长长舒了一口气,这要被锁到宫里,住到坤宫,明天还得面见皇后,死了算了!

  二人这一路折腾,都没好好吃晚饭。郡主便想着带九公子去吃点东西。

  出了华安门,坐上马车,不过一柱香的功夫就到了京师繁华的夜市。

  隆冬时分,呵气成烟,当时已经临近亥时,京师的漠河两畔,那是灯火辉煌,花船游离飘荡,路上行人也不惧寒冷,各个狐裘皮貂,商贩络绎不绝,正是京师夜生活最精彩之处。

  九公子第一次处于这人世繁华中心,随着郡主游走在这人流里,他好奇的看着别人,别人也好奇的看着他。也有一些大胆的女子见这两个少年郎长的实在出挑,就大胆的笑着议论几句,这黑衣服的太好看了,披白色狐裘的也不错,就是太秀气,像个女子,是呀,黑衣服的长的才叫绝呢!我喜欢白衣服的,灵透、、、、、

  一路走来,惹来一路目光和议论。郡主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九公子不习惯,问道:“他们说什么呢?”

  郡主看着阿九坏笑道:“说你呀!”

  九公子:“、、、、、、”

  郡主看着单纯如斯的阿九,只觉的心里眼里都是开心的,一天的阴霾一扫而光,拉着阿九往一家酒楼走去,说道:“不说了,说了怕你骄傲!”

  阿九:“、、、、、、”你什么都没说好不好。

  郡主:“你这样傻傻的就挺好。”

  阿九无语,第一次有人说自己傻,而且还说傻的好!这可真是近朱者赤,近二(月)者傻!

  郡主拉着阿九到了一家名为揽星河的酒楼,小二热情周到,看见面熟,直接引着就穿了大堂,到了后院。

  后院自是另一番天地,这酒楼的后院有一座曲折的回廊长桥,直通漠河。桥头阶梯直通河里,桥墩上拴着大小花船,可以在酒楼点好酒菜,游离漠河之上。

  郡主边走边点菜,首先是揽星河的招牌菜红烧鲈鱼和酒糟鸭脯,又要了两个驴胶火烧,问有什么汤没有,小二连忙推荐道:“最近店里新请来一个厨子,推出一个冰雪芙蓉汤,是用前些天收集的雪水加了冰糖和雪梨还有莲子和芙蓉粉小火炖出来的,一早就煨上了,现在都炖了几个时辰了,香甜去火的,都是现成的,要不试试?”郡主听了,“那就来上一份尝尝吧。又加了两个凉菜和两个下酒的小炒,催着上了,好坐船赏景去。

  二人穿过挂满花灯的曲折游廊桥,挑了一个小船,顺着台阶跳了上去。小二一边招呼人上菜,一边安置船夫,又问要不要带个弹唱的姑娘,郡主付了酒菜钱和船钱,银两就所剩不多了,便说今日不必了,改天有好的再听吧。小二答应着去了。

  一时饭菜酒水上齐,船舱里火炉熏得的温暖如春,关上竹门,放下棉帘,船夫摇桨开始出发。为了赏景,船舱上的窗户糊的都是透明的塑料纸,既可以挡寒,又可以观赏夜色,放下窗帘,又是幽闭的私密空间。

  郡主第一次和九公子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单独相处,船舱内飘着菜香酒香,窗外是漠河两畔灯火璀璨的风光,只觉的美不胜收,这如梦如幻的迷离美妙气氛实在让人心笙摇曳。

  船桨激起水波柔情荡漾,岸上花灯点燃夜色幽梦芬芳。要怪就怪这夜色太美,要怪就怪这美酒易醉。

  郡主把酒三盏,看着美若梦幻的阿九,早已微醺半醉,整个人都进入一种朦胧状态,郡主傻笑着看向阿九,问道:“阿九,华原好不好?”

  阿九,“好,也不好。”

  郡主明白,一时又想到了让人倒胃口的尤媚娇,撇了撇嘴道:“大多还是好的,对吧?”

  阿九没有否认,点头说:“嗯。”

  郡主往前凑了凑,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留下来?”

  阿九:“屠黎好。”

  阿九一句话就把郡主拉到了另一个让人神往的梦乡。

  屠黎,怎样的屠黎,才能孕育出这样集天地精华于一身的阿九。

  郡主虽然不胜酒力,但还是觉的今日醉的有些快了,只觉得口齿缠绵,眼睛都睁不开了,哪堪阿九又提起了屠黎,昏迷着睡了过去。

  阿九看郡主趴在桌子上昏睡过去,拿起手里的酒杯,举高后松手,咚的一声响掉到了地上,随之自己也趴在了桌子上。

  随即,响起了敲门声,无人应答,只见刚才的船夫来到了船舱内,见二人已经昏睡过去,没有反应,来至九公子身旁,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又掏出一个拇指长短的小瓶子。

  只见他小心翼翼的把刀移至九公子露出的手指处,一只手拿着瓷瓶放到手指下方,眼看就要拿小刀去划破九公子的手指,将欲接收流出的血。

  那刀尖还未碰触到九公子的手时,那船夫只见眼前寒光一闪,一把黑色软剑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船夫顿时松了手中的小刀和瓷瓶,举起双手看着九公子。

  九公子:“谁派你来的?”

  船夫张了张嘴,只发出乌拉乌拉的声音而已,是个哑巴。

  九公子示意他写字,船夫摇头表示不会。

  九公子有些无语。

  哑巴跪着又是作揖打手势求饶,嘴里又是乌拉乌拉的不停。

  这时,郡主伸了个懒腰,好像有被这动静弄醒的意思。九公子看过去,一个疏忽,那船夫破窗跳入河中。

  时值寒冬,河水冰凉刺骨,此人竟然如此慌不择路,实在是个亡命之徒。九公子朝窗外看了看,望着河中挣扎远去的身影放弃了追捕。

  九公子看了看又重新昏睡的郡主,伸手关上了刚才被撞开的窗户,放下了厚厚的棉帘。

  九公子很无奈,没了船夫,他是会划船,但不认路,总不能把她一个人丢下,自己飞身高处,独自返回王府。

  九公子用小手指上的护甲在自己另一只手的食指上轻轻划破滴到郡主水杯中几滴自己的血。

  九公子推了推郡主,把水杯放到郡主嘴边,第一次喂人喝水。偏偏睡着的郡主不配合,不肯张嘴不说,九公子一倾斜,水还顺着郡主的脸颊流到了脖子里。

  九公子连忙收回了水杯。看着昏迷不醒的郡主,将自己划破的食指塞进了郡主的嘴里。

  郡主迷糊中感觉到了,这次很给力的吸允了几下。九公子立刻感到一众酥麻奇异的感觉传遍全身,连忙抽了回来。

  郡主吸允了九公子的血,停了一会,终于醒了过来。看了看盯着自己的九公子一下清醒了不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嘀咕着喝了这么点酒,还醉迷糊了。

  又摸了摸脖子感觉有点湿,不明就里,只是不舒服的来回扭了扭脖子,嘀咕道:“怎么湿了?”又觉的嘴里有点腥甜的味道,低着眼睛看了看自己伸出的舌头,“我嘴里有血!”

  阿九听了,给了郡主一个背影,很不客气的说道:“你流口水了。”

  啊!什么!自己居然当着阿九的面睡着流口水流到了脖子里!还流出了血!这都叫什么事!郡主想凿开船底把自己掉到漠河淹死算了!

  九公子:“走,划船回去。”

  郡主以为自己听错了,强忍着羞愧诧异道:“船夫呢?”

  九公子:“有事,走了。”

  “哦。”郡主答应一声,跟着阿九出了船舱。

  郡主刚睡醒,热身迎上寒冬里的夜风,不禁打了两个喷嚏。阿九见她忘了披斗篷,提醒她回船舱取上。

  郡主慌忙披上斗篷出来,就又忙着抢过去船桨要划船。九公子见她这般积极,便站在了一旁。

  无奈,郡主坐船还行,划船实在属于只见过猪跑,没吃过猪肉型。再一次,郡主更加坚定了跳河的念头。只见这船原地打起了旋,累的郡主一身汗,就是不走。旁边路过的行船船夫见了,冲他们直吹口哨。

  郡主丢人现眼的败下阵来,把船桨让给了阿九,安静的坐在了九公子旁边的船头上,把头深深的埋在了膝盖里,没脸见人了!

  吹了一阵风,郡主的羞涩被冻却了不少,头脑也清醒了许多。渐渐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阿九在划船,而自己就坐在阿九划得船上。郡主做梦也没想到,二人竟然还有这番际遇。

  百年修得同船渡!

  郡主别过埋在双膝里的头,脑子里想起了那句话。偷偷的看了看阿九,想着自己修了怎样的福气,遇上了这样的阿九。

  两旁是漠河灯火,二人游离于水波粼粼之上,徐徐前进,船行岸移,把一切拉近又推远,伴随着轻轻的流水声,郡主忽然想让这条河无限延长,直通屠黎,让阿九这样带着自己远走高飞。

  每个女孩子都有过和自己喜欢的人私奔的念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