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1:00,当那只钢筋终于避开了心脏的位置, 而且陆文婷也修复了受损的肠道还有隔膜,以及其他重要的器官。在大家小心翼翼而又满怀期盼的注视下,那支钢筋终于被拔了出来。
直到此时,手术室里才终于变得热闹了起来。
大家已经精疲力尽了。
陆文婷的手甚至都有些发抖了。就连洪主任站在旁边做辅助,两条腿也已经站不稳了。
这个时候必须要换人接力了。好在接下来就是手术缝合。
于是大家一起合力。
终于缝合了所有的伤口,看着病人逐渐平稳下来的生命体征。
现场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此时没有掌声,也没有任何的欢呼。
大家唯一的感受就是累。
就连麻醉师此时都瘫坐在地上,然后看着还没苏醒的病人用力剪开了一瓶葡萄糖,随手递给了陆文婷。
陆文婷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喝着葡萄糖水。
刚凌晨2点的时候,手术室外面的灯终于暗了下来。
随后手术室的大门打开。
守候在这里的家属,还有单位的同事立刻围了上去,还有伤者的领导。
而与此同时,医院里也有一些护士过来接班。
听说今天手术室的人全都忙坏了。
大家也都过来纷纷帮忙。
就在这时,陈青峰终于看到了扶着墙慢慢走出来的陆文婷。
看到陆文婷,陈青峰笑了。
陆文婷似乎也来了精神。
“你等了多久了?”
“本来下班之后去食堂买了点饭,结果一直等你不回来,饭热了好几遍了,我刚才还说再给你热热,要不你先吃一口!”
“我不吃了,一点胃口都没有,我现在只想回去睡觉!”
陈青峰扶着陆文婷,然后走出了医院。
此时外面的天气已经有些冷了。
陈青峰把大衣披在了陆文婷的身上。
然后骑着自行车,陆文婷坐在车后的位置上头靠着陈青峰的背。
两人就沿着医院朝着宿舍楼的方向走去。
“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做了一个特别厉害的手术!”
“我听说了,原来那样的伤者你都能救回来,那你也太厉害了!”
“那当然了!”
陆文婷心里满是成就感,陈青峰也替她高兴。
不过路走到一半,陈青峰再说话,发现身后已经没有了回应。
等到他来到家门口的时候,才发现陆文婷居然靠着他,双手抱着他的腰睡着了。
陈青峰小心翼翼的把她抱了起来,然后来到了2楼单手抱着妻子,用一只手打开了房门。
陆文婷其实也就90多斤。
虽然个子高高瘦瘦的,但小小的身体却蕴含着大大的能量。
陈青峰把大衣取下来,然后把她放在床上。
晚上陈青峰也有些失眠了,但陆文婷却睡得很香。
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
陈青峰想起刚出病房时,家属那殷切的眼神,还有周围同事敬佩的目光。
陈青峰在心里由衷的为陆文婷感到高兴。
第2天,省人民医院就传遍了陆文婷在手术室做了7个小时的手术,把一名钢筋贯体的伤者从死神的手里拉了回来。
一大早,院里的领导也听说了这件事儿。
昨天晚上来参加抢救工作的医生,不是所有人今天都有班儿。
陆文婷早会没来。
但院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院领导怎么可能不说两句?
“同志们都听说了吧!昨天咱们医院外科干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把一名受了重伤的煤矿工人从死神的手里拽了回来,今天我听外科的同志们说患者的体温已经降下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打了一场胜仗啊!”
虽然没有陆文婷在,但大家还是热烈地鼓起了掌来。
而与此同时,底下也小声的议论道:
“首都来的专家就是厉害!”
“就是,而且还那么年轻,昨天那场手术听说小陆大夫一个人完成了好几个器官的修复,就连洪主任陪着,最后都站不住了!”
……
“同志们!咱们好不容易从首都请来了专家,支援咱们一年,目的就是提高咱们医院的整体水平,现在专家已经给咱们漏了一手,咱们医院的同志,尤其是年轻的同志,一定要虚心的向人家学习,争取一年之后,咱们把技术留在咱们医院……”
说实话,作为省城,省人民医院的水平其实不错。
但要是和陆军总医院比起来,那就差远了。
毕竟陆军总医院是站在全国顶尖的水平之上。
以前医院里的那些医生还心高气傲,有一些是工农民大学生,有一些是正儿八经大学毕业的,以为上过大学就怎么样。
可医生这个职业,说白了其实有点像手艺人,做手术的手法高低内行人只要静下心来一看就知道。
陆文婷昨天那场手术,参与的人也有几个今天上班的,尤其是当时在现场的护士,更是把陆文婷当时的情况描述的一清二楚。

医院里那些原本还轻视陆文婷的人,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
果然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大家怎么也想不到,陆文婷居然这么厉害。
陈青峰虽然只睡了几个小时,但他的工作性质已经让他习惯了。
第2天,陈青峰来到了单位。
焦队长就把他叫了进去。
“队长!”
“小陈,咱们省厅这边已经决定了,要成立几个大队,上面的领导让我推荐几个大队的负责人上去,我觉得你小子不错……”
陈青峰听到队长的话,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队长!你说啥?”
“我说,我打算把你和张庆禄还有马向东他们,一起调到三大队,你担任队长!”
“我?可是……我……”
陈青峰不是不想当官,但他自觉自己的水平不行,主要是学历。他现在静不下心来看书。
但现在一顶官帽就这么砸了下来。
虽然只是最基层的小官。
“过两天组织部的同志就要找你谈话了,你好好考虑一下,别给我丢脸啊!”
陈青峰这下认真了,因为人选是陆队长报上去的,自己要是表现的不好,那就是给队长丢人。
不过上辈子陈青峰一直是干活的,没有当过领导。
所以现在他内心中是责任感大于喜悦。
他是真没想到,提拔居然来的这么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