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明:我皇孙的身份被挖出来了 > 第456章 把消息散出去
  在朱大福发布会还未结束的时候,朱元璋那里已经收到了消息。
  听闻此,朱元璋愣了一下,随之叹了口气,道:“那孩子太仁义啊,这是怕咱再调查下去得罪人啊。”
  疼爱谁,自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往好处去想。
  朱大福这样做不排除有往着这方面考虑的原因, 但还有最紧要的一个,那就是他知在若干年之后有靖难之役发生,东宫那位迟早得下台。
  眼下先解决了这个问题,到那时再解决此事将会毫无阻碍。
  朱元璋已下定决心最近就让朱大福认祖归宗,自要提前把所有的阻力都解决干净。
  朱元璋停顿了片刻,问道:“东宫宫人那里还没结果吗?”
  蒋瓛在这个事情上一直没有松懈, 几乎所有的宫人都用过刑了, 仍旧一无所获。
  在锦衣卫冤死一个两个的那都属正常,但不管怎么说那曾是朱标的人, 即便朱元璋没说过什么优待这些宫人的话,但在这些事情没出结果之前,蒋瓛依然必须得保证这些宫人的性命。
  他若伤了无辜宫人性命,万一朱元璋想起朱标来,那他免不了是要被追责的。
  蒋瓛回应后,朱元璋倒也不见动怒,淡淡道:“把大福是咱嫡长孙的消息传于他们,看看他们的反应。”
  这些宫人现在不说很多人可能是觉有朱允炆庇护,只要他们能扛住锦衣卫的酷刑,将来他们就会是朱允炆的得力心腹。
  当朱元璋说的这个消息传出去,那便意味着朱允炆将不再是东宫的主人了。
  其实说来,朱元璋知晓这些事情与朱允炆的关系,现在紧要的是要抓到有关于朱允炆的证据。
  没有证据就处理朱允炆,那朱大福就显得有些得位不正了,将来也就不容易服众了。
  朱元璋下令,蒋瓛二话不说直接应答。
  他现在做的这些不仅仅是效忠于朱元璋,更多也是在效忠朱大福, 当然不能有半分懈怠了。
  从宫中出来后,蒋瓛便找来了诏狱的狱卒头子。
  蒋瓛掌管锦衣卫的年头也不短了,上上下下基本上都已换上自己信任的人了。
  因而朱元璋交代的事情也不用特意找自己的心腹去办,属于谁的管辖范围,安排谁去做就行了。
  那狱卒头子常年待在阴暗的诏狱中,更显阴郁,壮硕的身子,脸上横肉很多,看人时的眼神也透着几分狠辣。
  见到蒋瓛行礼之后,便不再多言了,只静静等着蒋瓛的吩咐。
  蒋瓛自也了解自己的手下,直接吩咐道:“有一个事情,你马上去做,安排人把一个消息传到东宫宫人那里,就说吴王是当今嫡长孙。”
  听到此,那狱卒头子脸上的横肉才终有些变化。
  有些事情本是不能多说了,为了让这狱卒头子尽心办差,也防止别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蒋瓛还是多说了一句, 道:“此事不假, 尽心去办吧, 凡有东宫宫人愿主动交代的, 别耽搁,马上报到这里来,还有,严守我等职责,此事只需传于诏狱,不可由我等兄弟口中传于第三方。”
  蒋瓛他们干的就是收集情报之事,深知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平日做事说话便异常小心谨慎。
  朱大福是嫡长孙之事朱元璋吩咐只需用于东宫宫人身上,那自然也就不会传出诏狱的。
  诏狱头子听了蒋瓛的第二句后,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对蒋瓛的吩咐应了一声扭头就走。
  之后,直接返回诏狱。
  刚一到诏狱便找了两个狱卒,把蒋瓛说的事情讲了一遍,道:“你们两个把这个消息传于东宫所有宫人耳边,一旦他们愿主动交代,马上报到我这里来,紧要的一点,除东宫宫人之外,此言不准善于任何人。”
  在锦衣卫干了这么多年,这么点规矩还是懂的。
  很快,两个狱卒提了一坛子酒坐在了关押东宫宫人的牢狱外面。
  “老余,来吧,今天我请客。”
  “行,少喝点,以防蒋指挥使过来。”
  “没事,蒋指挥使今天怕过不来了,吴王就将认祖归宗了,不少事情得忙。”
  这个时候,酒已经倒上,两个狱卒仰头喝光。
  其中一狱卒随之带着狐疑不解,道:“你说吴王怎就是嫡长孙了?”
  另一狱卒笑着打趣,回道:“人家投的胎,咱上哪知道去。”
  随之,又一本正经补充,道:“当初封吴王的时候,我还说外姓不王,这是早就有的,吴王这朱又非皇家的朱,怎就封了王,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有道理的。”
  那狱卒喝了口酒,接道:“不过,天潢贵胄果真不同寻常,吴王长于民间,但所做那些丰功伟业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说到此,基本已经差不多了。
  其中一狱卒又出了关键一言,问道:“你说吴王这怎就流落与民间了?”
  这个事情,这两狱卒并不清楚。
  不管怎么说,他们不过只是一狱卒而已,消息渠道总还是有些匮乏的。
  另一狱卒也没有真的探听这些消息的打算,只道:“这上哪知道去,这么大的事情想必应在封吴王王爵之前早就调查清楚了吧,现在都快让吴王认祖归宗了,肯定不会出错的。”
  该说的说完,两人只顾喝酒,也不再谈论这些机密之事了。
  这两狱卒不再多说,东宫的那些宫人可就淡定不了了。
  有一些人虽说没见过常氏,但在东宫干的时间久了,多少也会听那些老宫人们说些以前的事情。
  他们几乎都知道,常氏曾早产夭折过一个孩子的。
  那孩子比当下的二太孙年长些,算起来那与吴王的年纪的确差不太多。
  一旦让吴王回来,那东宫肯定是要易主的。
  朱允炆无论从长幼,还是身份,亦或者是能力上都难与吴王较量的。
  既如此,那他们还为朱允炆表这个忠心干什么?
  不过朱允炆伪装的太好了,普通的宫人根本无法知晓朱允炆的把柄的。
  在那两个狱卒一坛子酒喝光,这些宫人还没有开口的意思。
  两狱卒自也没必要多待了,直接起身离开。
  在离开之前,那个被称作老余年纪较大一点儿的狱卒还走进关押宫人牢狱跟前,道:“其实你们说不说的都一样,吴王认祖归宗后,你们这些人肯定是不能再留于东宫了,你们这些人离开东宫的下场是什么想必你们也都清楚。”
  这些人本就是东宫的宫人,他们这种情况还指望着再回宫去别处那是不可能了。
  唯一的办法只能是继续留在东宫。
  而东宫换了新主人,他们若想能混的下去那必须得是有所行动的。
  “让我等交代什么啊?”有人终忍不住问道。
  之前他们就没想过要说些什么,自然也就没关注过这个问题。
  见有人出言,老余也回道:“自然是还有谁与贺良平亲近,包括贺良平平日间的一举一动都要说。”
  他们平日虽与贺良平没有太多交集,但也是常见面,说说这些事情还是可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