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山未孤 > 第二章 假币
  男子没有说话,心却揪了一下。
  两人一起回了家。
  晏婴烧了洗澡水,接着支起火堆,把盆里衣服晾在火堆旁,又从屋里搬了两个小凳,对男子道:“坐啊。”
  男子走近凳子,似乎又觉不妥,把小凳拎到晏婴对面才坐下。
  晏婴眯了眯眼,啧,古人就是名堂多。
  两人都不说话。晏婴低下头拾掇柴火,眼睛却偷偷瞟向男子。
  他穿的破旧布衣,头发有些时日未打理,脸上也脏脏的,下巴上冒出了青色胡茬。可即便一幅叫花子打扮,都遮不住那身好皮相。
  轮廓深邃,剑眉星目,两片薄唇抿出倔强的弧度。
  明明也就是十八九岁的青涩模样,可他眼底却毫无生气。
  她率先打破诡异的沉默:“我叫晏婴,你呢?”
  男子思考了一会儿:“白曜。”
  “真好听。”晏婴说,“人也好看。”
  白曜:“……”
  气氛再度陷入诡异的沉默。直到被一个声音打破——
  “咕噜。”
  晏婴肚子叫了起来。
  算起来,她大半日未进水米了。
  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他:“我饿了。”
  “……然后呢?”
  她两手一摊:“不会做饭。”
  这倒是真的。自从她把家里锅烧坏之后,家里人再没让她进过厨房。人送外号“厨房杀手”。
  “…我试试吧。”
  几刻钟过后,木桌上摆上了香喷喷的饭菜。
  晏婴夹了一筷子,差点当场去世。
  这是什么神仙菜肴?!这么好吃?
  饿了许久的胃终于满足,她吃饱喝足后,躺靠在椅子上,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对着白曜打了个嗝。
  “太好吃了,嘻嘻。”晏婴笑起来,两只杏仁眼弯成两弯月牙,两颊上的小雀斑像夜空中的碎星。
  白曜吃的很慢。他应该也是饿了许久,可不同于她风卷残云般,他一小筷一小筷的夹,一口一口慢慢的嚼,并且并不多专注于某一样菜,而是雨露均沾。
  脊背挺直,动作优雅,丝毫不像个流浪人。
  许是什么落魄子弟吧,晏婴想。这种仪态确实不是装的出来的,那是骨子里透出来的器宇不凡。
  她也不催他,就这么托着下巴静静看着他吃。
  美人吃饭也这么美啊,啧啧。这要是换到她那个时空,妥妥的当红炸子鸡。
  白曜知道她在看他。其实他也不是没被人看过,以往那些见过他的女子都移不开目光。只是这般直勾勾的盯着,倒是让他有些无措了。
  饭吃完了,晏婴去洗碗。她冲白曜嚷了一声:“洗澡去,臭死了。”
  白曜面露羞色。也不多说,赶紧进去洗澡了。
  皂角真不好用。晏婴搓了半天,手都红了,看来明天得做个肥皂了。
  古代洗澡并不方便,尤其是穷人家。趁白曜洗澡的空当,晏婴把院里另一个闲置的东屋收拾出来。只是没有床,她找了一床破褥子打了个地铺。
  收拾完屋子,她转身出门,撞到洗完澡出来的白曜。
  他背着光,月色顺着他的轮廓氤氲出白雾,乌发如瀑,眼神清冽,气质绝尘。
  月神。
  晏婴脑子里只浮现这两个字。
  不过她很快收回思绪,指了指身后的屋子:“你睡这屋,没床了,给你打了个地铺,过两天我再弄个床回来。”
  白曜顿了顿,说:“多谢。”
  “别急着谢我,你虽然长得好看,我也不是活菩萨。明天开始家里的饭归你包了,懂?”
  “……懂。”
  这一夜晏婴睡得倒是很踏实,白曜却一夜无眠。
  翌日,晏婴起了个大早去镇上,把柜子里的绣花帕子装到篮子里。原主被赶出来后便是靠着绣工过活,村里人虽说她克夫,妇人们却很喜欢她绣的东西。这些帕子是镇上妇人们的订单。
  晏婴敲开一户人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个小厮。他认识晏婴,禀报了一声便带晏婴进去了。
  “晏姑娘手艺真是不错,镇上没有一个绣娘的绣工比得上姑娘。”说话的是何夫人,她是晏婴的老客户了,几乎所有带花样的东西都交给晏婴做。何夫人夫君在是青县县令,娘家又是商贾出身,因此出手都比较大方,加上何夫人性格善良,晏婴也愿意做她的生意。
  “再好的手艺也要夫人看得上才是。”晏婴笑道,拍马屁果然是从古至今都避不了的套路。
  两人聊了一会儿,晏婴还要去下一家,便告了辞。因来的次数多,所以也没有让丫鬟送她出去。走到凉亭边的时候,却听见小孩哭声,晏婴走近一看,竟是个八九岁的孩子。晏婴看着他衣服上的纹样,觉得有些熟悉,可一时又想不起来。
  小男孩胖胖的,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尤其可爱,他双眼噙着泪,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看见晏婴来了,赶紧擦了擦眼睛,壮着气说道:“我、我才没有哭!”
  “好。”晏婴在他面前蹲下来,“那你是为什么不高兴呢?”
  不问还好,一问,小孩的眼泪又漫上来。只听他奶声奶气道:“夫子出的题太难了,我不会做,爹爹就打我手心。”说着,还把红红的手掌举到晏婴眼前,“可疼了。”
  晏婴摸摸他的头:“什么题呀,能让姐姐看一看吗?”
  “喏——”男孩从怀里掏出一本书,给她指了地方,“就是这个。”
  晏婴看了一眼就放弃了,她不认识这个朝代的字,准确的说,这不属于她所知的任何一个时代的文化。
  “emmmmm你能把题念给姐姐听吗,姐姐眼神不太好。”
  小男孩念完后,晏婴嘴角一抽。
  这不就是小学二年级的算术题么...
  于是晏婴大神把当代数学精华之九九乘法表交给了他,不过小朋友脑子记不住那么多,只记住了1到4的口诀,不过也够用了。
  小屁孩很是开心:“姐姐真厉害!这样我三日后的考试就不怕了!”
  晏婴笑笑,起身欲离开。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何川岳!”
  姓何,穿着又不像下人。那应是府上公子了。晏婴想起来,他衣服上的纹样可不就是原主给绣的么,怪不得那么熟悉。
  “我叫晏婴。”
  “谢谢婴姐姐!”何川岳脑子不太灵光,倒是很懂礼数。比起恃才傲物的人,她更喜欢懂礼貌的,反正再聪明也没有她聪明,她可是14岁就成为门萨会员的人。
  出了何府,晏婴又把剩余的订单都结了去,钱不多,小口袋倒是装得满满当当。晏婴买了一些菜,还有一些猪胰脏和一小小块肥肉。
  回到家,只见家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白曜端着饭从厨房里出来,见她回来,喊了一句:“吃饭了。”
  “好香啊。”晏婴蹦蹦跳跳进了屋子,把兜里的钱都抖在饭桌上,“看,我的工资。”
  “工资?”
  “呃,就是酬金,卖刺绣来的。”晏婴洋洋得意,穿越的第二天就赚了钱,不愧是她。
  白曜看着桌上的一堆铜币,微微皱起眉头:“你卖了多少钱?”
  晏婴算了一算:“差不多有一两银子。”
  白曜数了数:“嗯,钱少了。”
  “哈?”
  “这里不足一两银子。”
  晏婴数了数:“不可能啊,这就是一两银子。”
  白曜捏起一枚铜钱道:“这是假币。”
  他在钱币里一划拉:“这部分都是。”
  ???
  造假造到她头上了?
  “怎么看出来的?”气归气,事情还是要捋清的。
  “煜国铜钱币中间镂空部分有一个小缺口。”白曜指给她看,“这是当年太子贪玩把铸造的模具磕坏了,时间匆忙未来得及重新制作,因此便保留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的?”晏婴的关注点并不在钱币上。
  “……我听说的。”
  “哼。”晏婴生气的躺坐在椅子上,只扫了一眼桌子,便道,“所以我今天只赚到了64文?”
  白曜点点头:“不过这些钱不是出自同一人,应不是故意蒙骗你。”
  “哪里可铸造钱币?”
  “全国钱币铸造地只有两地,一个是北方天子脚下的都城,虞都,一个是南方最繁华之城,青郸。”
  这两地距此都有些距离,古代货币流通速度并不快,都已经流到她这个小镇上,可见假币数量之大和造假时日之长。不管在何时何地,钱币造假都是重罪。不同于现代,古代钱币造假需要巨大的资源,并非常人可为,出现如此大量假币涌入且还未引起朝廷注意,始作俑者必定位高权重。
  一个国家的腐败,往往是从内部开始。
  两人面色都很凝重。
  不过白曜的凝重是因为权重者腐败,而晏婴的凝重是因为她白白损失了36文钱。
  于是她面色凝重的吃完了三碗杂粮饭。
  白曜似乎没什么胃口,不然晏婴也没有三碗饭能吃,毕竟有一半都是他的份。
  收拾完碗筷,晏婴有些困,便睡了个午觉。醒来时白曜不在院子,她也没觉得奇怪。
  晏婴把上午买来的猪胰脏洗净,加入草木灰研磨成糊状,舀入一勺猪油,均匀混合后,用菜刀压成四方形,再自然冷却后就得到了一块初级肥皂。她又将路边摘来的茉莉压碎捣出汁,以汁水混入剩余的胰脏草木灰糊,用作洗面皂。
  等晏婴忙活完肥皂后,白曜也回来了,背了一袋鱼。
  晏婴扒拉开袋子看了一眼鱼,捂住鼻子,满眼嫌弃:“腥。”
  白曜把鱼放到盆里,却不动了。
  “你在等鱼自己杀自己吗”晏婴问。
  “不是,”白曜面无表情,“我不会处理这个。”
  看看,用的都是“处理”,意思就都没见过怎么杀鱼的。
  晏婴倒是见过,可她也不会。
  两人一番商讨,最终一致决定去请教邻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